<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七章 拆西厢
    全国巡演的队伍自然就是向文社的演员们了,但是由于向文社的两个小剧场还是要进行日常演出的,所以这些演员们也不可能会跟着何向东跑完所有演出,肯定也是走一批换一批的。

    所以在演员安排方面,何向东也是下了许多心思的。

    央视那边的第三届相声大赛也要开始录制了,大概也就是七八月份的样子,这个时间也正好是何向东进行全国巡演的时间。

    所以陈军和老三,还有顾柏墨和李泉江这两对搭档的演出的需要压缩一下,要先顾着相声大赛那边的录制。

    这些东西何向东都是要考虑到的。

    向文社里面还有一个人也进入了何向东的考虑范围,那就是高刚龙。

    高刚龙是何向东首批徒弟里面的一个,首批徒弟是何向东在05年之前收的,05年之后的徒弟现在都在方文岐相声研习社里面学艺,属于坐科学艺。

    这些坐科学艺的徒弟,何向东也是按照富连成的规矩给他们坐科排字的,张文海给说了八个字“南山于飞,四海龙腾”,到时候这些字都会放进他们的艺名里面。

    而何向东的首批徒弟是没有进入研习社的,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得到这些字,事实上首批徒弟里面有艺名的也就高刚龙一个人,何向东觉得他的名字太不讨喜了,就给他取了艺名“高有成”,希望他有所成就。

    但是可惜啊,这孩子还没开窍。上次上场失败了之后,到现在一年多过去了,何向东愣是没让他再上第二次。

    高刚龙来的还蛮早的,03年的时候就已经来了,到现在整三年了,按照相声行内的规矩,三年学艺两年效力,高刚龙这都到了出师的时候了。

    可是他却连上场都还不行,跟他一起来的陈博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演员了,现在基本上每天都在小剧场里面顶场演出。

    比他来的晚的小龙和小虎两兄弟现在也能上场说相声了,也会说不少段儿了,现在也在小剧场锻炼着。

    就连后面研习社里面学徒都有好多上过场了,李耕这样原本就有功底在的学徒,现在早就在小剧场里面说了很多场了。

    陶方白也跟着何向东去北大说了一场,研习社里面的其他学徒也有上场说过相声的,最不济的也能上场唱个快板,唱段太平歌词,或者说段绕口令。

    研习社里面这二十来个学徒全都上过场了,而且人家的首次演出都没有出现问题。

    反观高刚龙都来了三年了,现在不说上场说相声,就连让他上场随便唱个什么,他都来不了,他已经落后师兄弟们太多了。

    陈军也跟何向东说过好几次了,高刚龙根本不适合干这行,勉强留在向文社也是耽误人家前途,让他走算了。

    向文社里面其他演员也跟何向东说过这件事情,委实是高刚龙太不成器了呀。

    何向东一直都没肯答应,他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徒弟赶出去的,哪怕他再不成器,何向东也愿意养他一辈子。

    师徒如父子,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何向东是一个很传统的艺人,他也是真正把这几个字记在心里的。

    儿子再没本事,当父亲会抛弃他吗?

    不可能的。

    何向东说相声几十年了,他当初愿意收下高刚龙做徒弟,就是看出了这孩子身上有说相声的那股劲儿。

    只是这人还没开窍啊,相声艺人是需要开窍的,何向东从生下来那天起就开窍了,他天生就是干这个的。高刚龙到现在二十好几了,也没有开窍,连何向东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开窍,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开窍。

    何向东并不敢确定高刚龙是不是真的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相声演员,也不敢确定这人到底能不能指着说相声吃饭,他心里没有底,但是他仍然愿意去维系这样一份情同父子的师徒情谊。

    等到日后开了窍的高刚龙火的连亲妈都不认识的时候,何向东又是别有一番心境了。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曾想到高刚龙会有如此成就,但他很庆幸自己看走了眼。

    现在,何向东觉得有必要让高刚龙重新上场了,他还是想带着高刚龙去全国跑演出的,虽然这孩子不能上场说相声,但是让他跟着看,这对他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正式开始全国巡演之前,何向东得让他能站在台上了才行,若是这次他还失败的话,那何向东也就不必再带他跑什么巡演了,因为这孩子可能这辈子都不敢再上场了。

    何向东是带着些许沉重的心情到的相声研习社的,高刚龙现在除了在小剧场里面帮忙,他也会来研习社和师弟们一起学习。

    刚开始安排他过来的时候,何向东还有些担心这孩子会不会自尊心受不了,毕竟他是自己的首批徒弟,又是这些学徒的师兄,别的师兄都没过来学艺,就他一个人过来跟着他们一起学。

    何向东知道高刚龙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怕他的自尊心受不了,但是出乎何向东意料的是这孩子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直接就过来了,而且现在是一有时间就过来跟大家一起学艺,都不用何向东催他。在研习社里,他学的也很认真,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何向东知道这个孩子是真正踏实下来了,这也是何向东想再给他一个机会的最大原因,人不踏实下来,终究是不会有所成就的。

    “去,把高刚龙给我叫来。”何向东随便指使着一个小学徒去叫人了。

    很快,高刚龙就小跑过来了,高刚龙这两年也胖了不少,脸上也很有肉了,脸很圆:“师父,您找我啊。”

    何向东在椅子上坐着,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高刚龙坐下。

    高刚龙依言而做,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跟他说:“小高啊,你那快板书唱熟了吗?”

    高刚龙回道:“不敢说熟,反正我是觉得这门艺术很深,越唱越觉得自己不会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也需要钻研。”

    何向东点点头,又问:“现在你的师兄弟们都上过场了,就你还没有,着急吗?”

    高刚龙默了默,小眼睛里面说不出是什么味道,就静静垂着眼眸:“我听师父的。”

    何向东看了他一会儿,才说:“明晚让你去唱个开场,敢去吗?”

    高刚龙是带着竹板的来的,他右手紧紧攥着竹板,点一下头,说道:“好。”

    何向东问道:“想唱哪段?”

    高刚龙抬起头,扭过头,看着何向东的眼睛,说道:“拆西厢。”

    何向东对视着高刚龙,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