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全国
    北京城这段时间最热闹的就是向文社和新开的酉戌班打擂的事情了,酉戌班的班主是从向文社出走的演员,向文社也展开了狙击,这些天有关双方的新闻都占满了京城娱乐版业的头条了。

    酉戌班开张,一群业内大腕给他们站台,可谓是赚足了眼球;而何向东那边也毫不示弱,人家直接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进入北大做访问做讲座,也抢了酉戌班不少风头。

    可是不管双方怎么打擂,这个炒作的热点是越来越热,酉戌班还有向文社等字眼在媒体上的出现频率一直居高不下。

    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新开张的酉戌班在这两天迅速火热了起来,江一生也是大喜过望,继续在背后推波助澜,大肆炒作。

    酉戌班已经开张一个星期了,他们每场演出观众都是爆满,虽然比不上向文社这样人满为患的场面,但他们这样就已经足够瞧了。

    北京城这么多民间小剧场,除了向文社也就是他们了,别的小剧场都没有他们这样红,而他们开张到现在也才一个星期啊。

    何向东在北大接受采访时说的欢迎其他人来向文社挖角儿的话也被媒体传出去了,这段时间,也的确有不少触手伸进了向文社。

    资本从来都是哪里热往哪里钻的,资本看到了向文社现在的大红大紫,他们便认为相声这个行业可能是要振兴起来了,便想涌入进来,趁着这个大势分上一杯羹。

    他们有钱,但是他们不懂这个行业,他们需要有真正懂行的人,所以向文社的演员们就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了。

    当今相声界最好的选择其实是何向东,也有很多资本商找过何向东,他们希望往向文社里面注资,帮着何向东一起把向文社尽快做大做强。

    如果单纯从生意的角度来说,有了外面资金的注入,何向东能在很短时间内招收到大批演员,还能把向文社分社开遍全国,让向文社飞速发展起来。

    但可惜何向东不是个合格的生意人,他拒绝了所有想注资的人,哪怕对方想要的股份很少。

    何向东是要求向文社的股份必须是百分之一百在他的手上的,剩下的多一分他都不会往外拿的。

    那些资本商没办法从向文社这里获利,别的相声班子又太弱小,一时半会又成不了气候,所以他们就瞄上了向文社的演员们,这是仅次于何向东的第二选择。

    云季和谢全就是这样被挖走了,而现在外面挖人的铁楸越来越多了,他们知道这些人身上都没有合同,所以也就挖的更加欢快了。

    向文社有许多内部人士都对这件事表示忧心忡忡,尤其是向文社的行政团队,他们都认为他们的大老板何向东肯定是疯了,正常人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不过还好向文社其他核心演员都顶住了资本商的糖衣炮弹了,其实这个结果也早就在何向东的预料之中了。

    向文社的核心演员也就是那么些人,顾柏墨、李泉江、郭庆还有薛果,这些人是他们向文社一路走来的老伙伴了,也一起经历了很多困难,要走他们早就走了,何必等到现在,何向东对他们很放心。

    还有新来的蔡生意、苏生德师兄弟,还有管洪和洪晓鹤,这些人是后面来的,但是他们现在连核心演员都算不上,他们连陈军和老三都比不上。

    何向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知道外面的人在蠢蠢欲动,许多双手都已经伸进来了。

    何向东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走,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是儿不死,是财不散,他们若是真的想走,何向东绝不会挽留,心不在了,人还在不在就无所谓了。

    向文社接下来会有很多大动作,那些心留不下的人走了也就走了吧,何向东也不心疼,只是但愿他们看见向文社接下来的大动作的时候,心里不会后悔吧。

    何向东不禁又想起了高俊生,当初高俊生的话剧社和他们向文社一样遇到了拆迁的问题,向文社的人没散,一个都没走,大家一起共度难关。

    可是高俊生的话剧社却被人趁机挖角儿,短短几天便树倒猢狲散,高俊生也被逼出了北京,远走武汉。

    现在这才过去几年啊,高俊生不仅已经杀回了北京,还把新班子做的风生水起,已经在北京城闯下了偌大的名气了,商演也办了好几场了,而且还去周边城市演出。

    再看他曾经的那些伙伴,现在依然还在一家不知名的小剧场里面苟延残喘着。

    何向东又想起了他的大闸蟹和蒲草绳的理论,蒲草绳离了大闸蟹真的就不值钱了。

    想来高俊生当年那些伙伴一定很后悔吧,不知道云季和谢全会不会有后悔的那一天呢。

    何向东眯起了眼睛,他倒是很期待这一天,他也相信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进来的是陈军,他过来就跟何向东说道:“师父,云季和谢全那边的电视节目已经敲定合作方了。”

    “恩。”何向东应了一声,没有多余的话语。

    陈军往何向东跟前一座,神秘兮兮道:“师父,人家节目马上要开始录制了,是恒洋的团队给他们做的,你知道播出方是谁吗?”

    “谁啊?”何向东漫不经心问了一句。

    陈军有些惊叹:“央视。”

    何向东抬起了头,看着陈军,他也微微有些讶异:“江一生这是花大本钱了啊。”

    陈军啧啧道:“是啊,央视啊,这可是全国覆盖的。嗬,这两人现在肯定很得意吧?”

    何向东没说话,只是眯着眼睛,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陈军见师父不说话,他又说道:“师父,我从小道消息探听到他们节目的模式跟咱们万象归春差不多,也是访谈加相声演出,这俩家伙都走人了,还不忘在咱们身上挖肉。”

    何向东还是没说话。

    陈军不免有些急了:“师父,他们节目跟咱们的节目雷同性这么高,而且人家的播出平台又是央视,这是全国覆盖的,有电视的地方就能看到他们的节目,咱们太吃亏了呀。”

    版权这种官司其实很难打,虽说云季和谢全两人的节目形式跟万象归春很类似,但只要人家经过相关的更改,你就只能抓瞎了,所以有些事情真的很难办的。

    何向东轻叹一声,他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他跟陈军说道:“小军啊,遇到事情不要急,你看你毛躁的样子,你这样急能急出什么办法来吗?越是遇到难题,越是要冷静。”

    陈军抿抿嘴,眉头皱着,他顿了顿之后,说道:“是,我是知道我性子急,我没老二那么稳。可是这事情毕竟变得难办了呀,人家傍上了央视的大腿,节目都播放到全国去了。硬桥硬马竞争,咱们不怕,可是京城台的播出覆盖地域比不上央视啊,人家央视是全国的,别的地方根本看不到咱们节目,这对我们来说太吃亏了啊。”

    何向东摇头笑笑:“一个全国就把你吓到了,你看看这个。”

    说着,何向东把一份文件扔到了陈军面前。

    陈军接过来一看,眼珠子都瞪大了,嘴巴也惊得长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