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三章 计划搁置
    当晚,酉戌班开张,首场演出,爆满。

    当晚,向文社天桥总社,大栅栏分社,爆满。

    翌日,向文社。

    向文社总经理拿出一份计划书给何向东:“何老师,资助其他相声班子的计划书还有资金计划都已经做好了,你过目。”

    现在向文社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场所了,就在天桥向文社旁边,他们在一栋写字楼里面租了两层下来,地方非常宽敞,何向东也有自己的个人办公室。

    何向东办公室的装修风格就是走的是中国古典风,但总的来说就是简单大气。

    何向东坐在椅子上,没看总经理拿过来的计划书,他直接把计划书放在了一边,说道:“这个计划先行搁置,至于什么时候启动,日后再说。”

    “啊?”总经理一愣,稍顷之后,他脸上迅速扬起了笑意,乐道:“好的。”

    他是巴不得这个计划不实施的,他也是一直都是反对的,可是何向东强行要如此,他也没办法,现在计划搁置了,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么这个计划是什么呢?

    就是扶持北京城其他民间相声小剧场的方案。

    何向东在去年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自从向文社走红之后,北京城里面新开了不少家相声小剧场,可是去年一年就倒了近三分之一了。

    何向东知道在民间开小剧场的难处,他当年就是这么过来的,也吃了无数苦头,这条路特别难熬,特别难过。

    所以他就想着趁着现在向文社很红,他就想带一带那些经营困难的小剧场,他太想民间相声发展起来了。

    按照他原本的计划,可以邀请他们那些班子里面的主要演员来向文社串场,何向东去捧他们,介绍他们给向文社的观众认识,给他们一些机会,扶持扶持他们。

    还有些班子经营困难,没什么钱,他也可以给他们一些资金,帮助他们可以顺利经营下去。

    何向东等于说是又出钱又出力了。

    可是这个计划却不被向文社内部看好,在他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就招惹来了许多反对的声音,只是那时候他正在准备去年的春晚,所以这个计划也就暂时停滞了。

    等到了今年,何向东就要求他们拿出计划书了,何向东是向文社的实际控制人,他强势惯了,只要是他做出的决定,别人就反对不了,行政团队那边也只能无奈去做计划了。

    计划书弄好了,今天向文社总经理把计划书拿过来,结果何向东当时就给束之高阁了,总经理不仅没有颓然,反倒是大喜过望。

    何向东挥挥手,说道:“行了,你自己去忙吧。”

    “好的。”总经理是笑着出去的。

    何向东低头看桌子上的计划书,默默看了一会儿,然后他拉开了自己办公桌最下面的一个抽屉,把计划书放进去,然后把抽屉合上。

    他靠在自己椅子上,把椅子转了个方向,看着窗外风景,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两个大拇指在无意识地绕着圈,眼睛眯了起来。

    他是很想民间相声发展起来,因为他坚信这才是振兴相声的最好途径,所以他想扶持这些相声班子,哪怕是向文社内部反对声音很大,他还是想要这么做。

    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就像他在北大做讲座说的那样,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真的爱相声的,这么多班子开起来大部分人都是为了赶相声这波热,人家是指着赚钱来的,结果几个月没赚到钱,他们立马就走了,这不是爱相声啊。

    何向东是不可能去帮助这样相声班子的,就像现在新开的酉戌班,人家酉戌班背后的大老板是恒洋娱乐,可如果恒洋娱乐要是看到酉戌班是个赔本买卖,他能坚持多久?

    艺术要发展是需要钱,相声想要振兴,首先要这个行业能赚到钱才行,但是这个行业要想真正变得好起来,还得靠那些真正热爱这个行业的人才行。

    何向东是很想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也想扶持他们发展,但他想帮的是那些真正爱相声的人,想捞一笔钱就走的,何向东就没有这份心思了。

    就像他在讲座里面说的那样,相声且得熬着,让那些人先熬着吧,如果真的让他发现真的很爱相声的那些人,他也是不会吝惜自己的资源的。

    这一点他也是前不久才想通,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太想当然了,也是他太急躁了,直到云季和谢全出走了,他才被当头一棒喝醒。

    何向东这段时间虽然什么都没说,但这并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想法,他只是把这些想法都压在心里而已。

    他对云季和谢全两人真的不薄,该给他们的他都给了,不该给的,他也给了。前两年这两人出去跑了多少次穴了,都耽误园子里面演出多少次了,田佳妮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他都只是笑笑就过去了。

    他真的很珍惜和他们的感情,这是从向文社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在一起的感情,何向东很不愿意去破坏。

    哪怕是他们决定离开向文社了,何向东都还是跟他们说希望一直都是朋友;哪怕是他们离开向文社,投入到何向东的对头恒洋娱乐怀里了,他都还是没说什么。

    直到云季那一句“若无不公,为何离开”才真正刺伤了何向东的心,何向东是以真心待他们的,可换回来的却是这么一句。

    他心寒了,他甚至在想就算他这么无私去帮助那些生存困难的小班子,人家会不会回过头来就给他一刀?

    他不敢多想,甚至不敢多去推敲,因为人性是最经不起推敲的。

    何向东选择把计划书先搁置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他是真的痛怕了。

    他肯定还会去帮助其他困难园子发展的,但这种帮助肯定不会是现在,也肯定不会是他现在这份技术书上写的那样了。

    何向东是个老江湖了,在待人接物、还有艺术风格上面,他都非常成熟,远超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

    可是在某些方面,他又天真幼稚的厉害。只是希望这次事件过后,他能记住这次的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