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二章 大闸蟹和蒲草绳
    何向东在北大的访问也结束了,陶方白在去了向文社之后的第一次相声表演也结束了,尽管还有很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可他毕竟正经学相声才大半年时间,能说成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

    何向东和陶方白的相声说完了之后,陈军和老三也上去垫了一场,这两人的相声就成熟很多了,毕竟学的年头也长,有这份实力也正常。

    最后攒底的演出是何向东和薛果,这两人是黄金搭档,也是目前相声界最值钱的一对相声演员,他们都红的不成样子了,已经完全不输那些一线明星了。

    作为传统艺术行当从业者的他们,能做到这一步,真的很了不起。现场的学生们其实也都听过他们的相声,但是大多都是在电视上还有广播里面,真正现场去听的还真没几个。

    这主要是因为向文社的门票卖的太火了,他们根本抢不到票啊,现在总算是圆了他们现场听何向东和薛果相声的梦了。

    在北大访问做完了之后,何向东等人离去,媒体记者们还一窝蜂追过去采访,可惜何向东已经完全没有再多说什么的心思了,他上了车就走了。

    记者们无奈之下也就回去了,他们要开始准备明天的报道内容了。

    何向东也没去别的地方,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何向东直接让常声把车子开到大栅栏向文社分社去。

    进了门之后,小五这孩子眼尖,一眼就看见何向东了,他惊喜地跳了起来,立马说道:“师父师父,您可来了,您可来了,出了大事了。”

    何向东拍拍他的脑袋,说道:“我都知道了,你师爷呢?”

    小五回道:“师爷在后台呢。”

    “好。”何向东应了一声就往后台走去,小五跟在何向东身边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到了后台,何向东见了范文泉了,他坐在范文泉身边,问道:“师叔,这边还好吧?”

    范文泉道:“没什么问题,你在北大那边的访问还有演出怎么样?”

    何向东回道:“我那边很成功。”

    范文泉脸上露出笑意:“那就好。”

    说罢之后,范文泉又叹了一口气:“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何向东也是摇头一声苦笑。

    后来其他演员也是面色郁郁,互相都看着,可是什么话都没说。

    其实向文社真正能做主的也就三个人而已,就是何向东他们三个创始人,现在张先生已经生病住院了,向文社的能拍板的也就只有何向东和范文泉了。

    其他演员都没有插嘴,他们都在等着这爷俩商量出个结果来呢。

    范文泉道:“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我本来还让他们不要告诉你的,怕影响你那边的事情,可没想到那群记者多嘴,反倒是把事情都给说出去了。”

    何向东点点头。

    小五给师父倒了杯茶,给何向东拿过去,小五还是个半大孩子,也不怎么懂事,趁着送茶的功夫,他就插嘴道:“那对鸡狗真不像话,真是枉我们对他们那么好了。还有京城台的那个副台长,我们都是跟他们合作的,他还去那边站台。还有高秉生……”

    “好了。”何向东打断了小五的话,挥挥手道:“行了,你先边上呆着去。”

    “哼。”小五老大不高兴了,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就跑到边上去了。

    范文泉对何向东道:“反正事情你也都知道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你总得拿个主意吧?”

    何向东皱眉思考了一下,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咱们原来是怎么办的,接下来还是怎么办。”

    范文泉微微有些讶异:“就不管他们了?”

    何向东道:“怎么管啊?咱们是卖艺的,又不是做生意,你还搞价格战啊?还是找几个大胸女人在门口招揽客人啊?”

    这话出来,边上人都笑了。

    范文泉也哭笑不得,笑骂道:“去你的吧。”

    就像何向东说的那样,艺人做买卖,靠的是艺术,除了艺术之外,其他的商业手段是很难起到大作用的。

    比如价格战,这种东西在超市、商场很管用,甚至能拖垮一个企业。但是在艺人行当还真不管用,何向东的向文社就算把门票收到五十一张,照样有人来看,边上的相声社就算免费人家也不一定乐意去。

    他们卖的艺术,艺术水平太有个人属性了,人家就是冲着何向东来的,有何向东的场次,外面黄牛倒的票都能卖到好几百块,这就是能耐。

    何向东微微眯起了眼睛,在房间内的白色灯光的照射下,他的脸庞也显得有些发白发亮,但却十分精神。

    “艺人的对决从来都是不是靠钱的,也不是哪个资本涌进来就可以把人捧起来的,手艺人得靠能耐吃饭。”

    “老前辈都说艺人要想成名得有三分实力六分运气一分的贵人扶持,虽说实力只占三分,可这句话里三分实力是排在第一位的。有实力的不一定能成名立腕,可是想成名立腕就必须得有实力。”

    “云季和谢全两人的实力我很清楚,不是我看不起他们,就这两人成不了气候,他们的份儿也就到这儿了,所以我们不用干别的,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情就好。”

    众人点点头,何向东就是他们向文社的主心骨,有何向东在,向文社也就稳当了。

    何向东似是无意地瞥了在场的众人一眼,而后又眯着眼看向一处,嘴里似是在自语:“绑大闸蟹的蒲草绳,在它绑着大闸蟹的时候,它值二百块钱一斤。可当它被解下来之后,一毛钱就能抓一大把。”

    “蒲草绳要绑在大闸蟹上才会值钱,云季和谢全离开了我们向文社这只大闸蟹,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值多少银子。”

    何向东话说完,现场演员们的心里却都有些惴惴,互相看了一眼,脸色都不好看,因为他们都察觉到了何向东话里的意味。

    范文泉抬起了惺忪的老眼,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而后又垂眼,一言不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