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陶方白的相声
    陶方白接过话头道:“刚刚只是跟大家开一个小小的玩笑,相声演员的四门功课是说学逗唱,我们师父教的也是这个。”

    何向东委屈道:“你可算还我清白咯。”

    陶方白笑道:“说学逗唱,没去向文社之前,我还真的懂得不多,都是自己乱学的。到了之后,我们师父重新给我们规整了一下,我这才知道原来相声里面的学问是如此之大。”

    这句话出来,现场站着的北大相声社的同学们也都陷入了沉思,他们都是相声爱好者,虽然都在说相声,但都是票友,都没系统完整学过,所在陶方白说完了之后,他们都有些愣神。

    可愣神归愣神,他们还是没有对这个行业太上心思的,他们毕竟只是爱好者而已,也不可能像陶方白一样毕了业直接去向文社当学徒。

    他们对相声的喜爱仅仅只是局限在平时喜欢听,还有偶尔上台演出的份上,这对一个相声票友来说足够了,可对一个专业艺人来说还是差的远的。

    何向东道:“那你都给大伙儿介绍介绍。”

    陶方白道:“首先这个说,嘴里得赶紧,说相声的嘴里不能有毛病,咬字要准,吐字要清,要把每一个字都送到观众耳朵里面,不能让观众听着费劲。”

    何向东点点头:“对,没错。”

    陶方白接着道:“所以这个说里面,我们还有一个很有技巧性的东西。”

    何向东问道:“是什么?”

    陶方白朗声道:“绕口令。”

    何向东捧道:“诶,这可有难度了,你给我们来来。”

    陶方白口条原本就不错,后来何向东又给他规整了大半年,他现在就已经很有模有样了,说起绕口令来是又快又清晰:“打南边来了一个喇嘛,手里提着五斤鳎蚂。”

    陶方白还使上了身段,一个扭身,手上并处双指比剑,嘴里不停歇:“打北边来了一个哑巴,腰里别着一个喇叭。提搂鳎蚂的喇嘛要拿鳎蚂去换别着喇叭的哑巴的喇叭,哑巴……说不换。”

    “嗯?”何向东一愣。

    观众也是一愣。

    何向东帮他把包袱抖出来:“啊?哑巴还说话了啊?”

    观众也是笑。

    陶方白用力点头。

    何向东叹服道:“那你可真太难为那哑巴了。”

    陶方白讨好一笑:“嘿嘿,我还小,说不怎么样,但是我学学的好。”

    何向东问道:“你都会学什么呀?”

    陶方白道:“我会学着像个人。”

    何向东一愣:“那还真是难为你了啊。”

    观众再笑。

    陶方白憋了一会儿,道:“我会唱。”

    何向东反问道:“就前面那个同桌的你?”

    陶方白道:“不是,我是说我会相声里面的本门唱。”

    “哦?”何向东来了点兴致了。

    陶方白跟现场的同学们解释道:“我解释一下,相声四门功课的说学逗唱里面的唱指的是太平歌词,因为这个太平歌词是我们相声演员的本门唱,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东西,这才是我们四门功课里面的唱。”

    “其他的,包括唱戏啊,唱曲啊,唱歌啊,这都属于学唱,因为人家是有他们专门演员的,我们是学人家唱,这是学唱,这个类别是要归纳在说学逗唱的学里面的。”

    何向东也在一旁默默点头,这一点他是在舞台上强调很多年的,想当初他还因为这件事情被封杀了好几年,但是现在情况早就逆转了,也有许多观众接受了何向东的观点了。

    现在向文社也在整天宣传这些东西,观众早就都站在何向东这边了,就像刚刚陶方白说了太平歌词,现场的同学们就没有大惊小怪,反而觉得很正常,因为他们早就接受了。

    北大相声社的同学们也来了精神,他们的老社长之前可是不会太平歌词的啊,这是去向文社之后才学的吗?

    陶方白张嘴便唱,还真是很有了几分味道了:“天为宝盖地为毯,人生世上浑水的鱼啊。”

    陶方白一张嘴全场就激动了,惊呼声连连,掌声也全都起来了,这热闹场面可比他之前唱同桌的你厉害多了。

    唱歌实在是太普遍了,会唱的人太多了,可以说人人都会,但是能唱曲的可就真的没几个了。

    陶方白也没多唱,他就摘了劝人方里面的几句唱了一下。

    唱罢之后,何向东主动给他叫了个好,他也蛮乐滋滋的,接着就道:“我还是刚学没多久,唱的也不好,大家就多原谅。”

    何向东给他捧道:“你客气了。”

    陶方白道:“其实我唱的最好的还不是这些传统曲艺,我最擅长的还是我们现代歌曲,尤其是爱情歌曲。”

    何向东啧啧道:“还爱情。”

    陶方白道:“是啊,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啊。”

    何向东惊愕道:“什么春?哪个少女,请让她联系我。”

    “哈哈哈……”全场狂笑。

    陶方白也哭笑不得,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来了一句:“师父,您真不愧是没上过学的。”

    何向东乐滋滋道:“可是我也没骄傲啊。”

    陶方白道:“去你的。”

    这场相声一直都是何向东把他把着节奏的,还把跑偏的话题重新拉回来:“先别管少女了,还是听你那爱情歌曲,怀春的歌曲。”

    话头已经递过去了,陶方白也就方便接了,他唱道:“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小薇……”

    《小薇》已经红了好几年了,包括在北大大学里面好些男同学向女同学表白都是唱这首歌的。

    陶方白一唱出来,全场都惊呼了,这是他们最耳熟能详的歌曲。

    陶方白一见反馈不错,他就更加投入唱了:“她有双温柔的眼睛,她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她还挂着鼻涕扭扭……”

    “嗯?”何向东一声惊讶。

    观众也傻了,然后都笑喷出来,他唱错了,唱跑偏了。

    何向东赶紧拦他:“嘿嘿,你唱错了,这哪里是小薇啊?”

    陶方白还很理直气壮道:“我本来就没说这是小薇啊。”

    何向东反问道:“那你唱的这是什么啊?”

    陶方白一摊手:“那谁知道啊?”

    何向东挥手:“去你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