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陶方白上场
    记者发布会只有十分钟时间,因为十分钟后何向东就要开始相声演出了,从何向东答完“与我何干”四个字之后,他就不再说话了,反而招手把同学们叫上来,给同学们签名了。

    同学们早就等半天了,看到何向东招手他们立马挤开记者,立马拿着小本子兴冲冲过去了。

    何向东笑眯眯给他们签名。

    记者们则是一脸悻悻然,他们自是不甘就这样结束访问的,可是现在他们也做不了访问,何向东早就被同学们包围了,他们都被挤得老远出去了。

    记者们相视一眼,现在看来他们也只有等演出结束之后,才能追着何向东做访问了。

    不过何向东刚才回答的四个字就足够他们做很大文章了。

    何向东面对这些学生,他倒是有很大的耐心,一直在给他们签名,还跟他们有说有笑的,还时不时写句祝福语上去,有些时候还画个猪头在上面。

    得到这些特殊待遇的同学们都遭到了边上同学的羡慕嫉妒恨,接下来好多人都要何向东给他们写点独一无二的东西上去。

    何向东也是哈哈大笑,跟他们说:“一个一个来,先排队交钱,等着拿票叫号。”

    大家都笑。

    本来是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何向东给他们签名愣是弄了二十多分钟,后来等着要签名的同学实在是太多了,没办法,只能中途叫停了。

    同学们又都回到了座位上,何向东答应他们等把相声说完了,再给他们签名,同学们这才消停下来。

    马上就是演出了,这间礼堂的人都挤爆了,座位上,过道上都是人,何向东干脆让剩下的同学们上讲台了,他就预留了讲座后面一点点地方做舞台。

    反正他们是说传统相声的,传统相声其实很少用到很大身段的,有这么点地方就足够了。

    今天向文社来了四个演员还有一个学徒,他们打算说三段相声,何向东跟陶方白说一个,陈军和老三垫场说一个,最后一个是何向东和薛果的。

    陶方白是学校里面相声社的创始人,学校包括各个学院的演出,只要有大型演出,他们相声社肯定会受邀请参加的。

    四年下来,其实陶方白也算是个老演员了,他也演了几百场了,毕竟大学里面的演出真的不少。

    但是他之前都是野蛮生长,这人很有才华,他就跟那些编剧一样,能写一个很不错的本子,若是那些主流演员看见了,他们肯定很愿意用陶方白的本子。

    所以陶方白之前的相声演出都是建立在他的文笔才华上面的,但这在何向东看来,他还差了许多。

    各方面都还差的远了,所以把他拿过来重新规整规整,现在大半年过去了,陶方白已经学了很多了,有了点真正说相声的人的样子,何向东很欣慰。

    陶方白到现在还没上过场,嗯,没上过向文社的场子,这次是他毕业后的第一次演出。

    说实话,陶方白挺紧张的,比他以往的任何一次演出都要紧张。从前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天高地厚,自然是无所畏惧,现在真正开始学相声,他才知道自己的深浅,原先他一直就是井底之蛙,现在终于跳出来了,也终于知道害怕了。

    所以这一次的演出他准备了很久,他也很想何向东给他点意见。但何向东一点都没管,就是让他自己准备本子。

    陶方白是很认真去准备本子了,可是何向东半点意见都没给过他,问了也不说,还不让向文社别的演员给他指点,就让他自己弄。

    陶方白惴惴不安,花了老大力气才把本子弄好了,等找何向东对活儿的时候,何向东还是没理他,一直到现在何向东都没看过本子,陶方白都快被吓哭了。

    他在学校里面可是风云人物啊,又是相声社的创始人,底下这么多学弟学妹都看着呢,他们相声社的人也来了不少啊,这要是在台上露怯,他还活不活了。

    可是何向东根本不去管陶方白幽怨的眼神,他直接往讲台后面一站,冲着陶方白一招手:“来吧,演出了。”

    陶方白都快哭了,一步三回头上去。

    同学们一见是他,全都兴奋地叫好鼓掌。学弟学妹们还很感慨,看他们师兄多有礼貌,上场前还一个劲儿地回头看他们,真不愧是陶师兄啊。

    陶方白挤到讲台后面,哭丧着个脸:“师父……”

    何向东讶异道:“哟,怎么这表情啊,你座位上是谁给你竖了跟铁棍子上去吗?”

    “哈哈哈……”全场狂笑。

    陶方白脸都红了一下。

    何向东靠近了跟他轻声说:“等下你就只管说,师父给你量活,不管你怎么说师父都接得住。”

    陶方白轻轻点头,事已至此,也只能如此,他是不怀疑何向东的能力,他是担心啊,万一他师父抛出来的话,他接不住,那怎么办啊?

    何向东侧着身子看他,用眼神示意他一下。

    陶方白吐出一口气,冲着观众鞠躬,何向东也鞠躬。

    起身吼,陶方白说道:“今天观众来的不少啊,刨去空座都坐满了。”

    “哈哈哈……”

    “噫……”

    观众们全都是狂笑,还有起哄。

    这个是何向东最经典的包袱,没想到陶方白一张嘴就拿来用了。

    何向东也在笑,心中对这个小徒弟也是非常满意的,他是故意不帮陶方白弄本子,他就是想看看这个孩子的能力能到什么份上,现在看来他是真的不错,这孩子很聪明啊。

    何向东捧了一句:“嗯,盗用我的包袱啊?”

    何向东回的这句就是他本子里面没有的,陶方白以前说相声是照本宣科念本子的,其实那不叫说相声,那叫背相声。

    这回是真的说相声了,这对他来说压力也很大啊,幸好他还稳得住。

    他回道:“嗨,我又不介意。”

    何向东喷道:“废话,这是我的东西。”

    陶方白嘿嘿一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继续他的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