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所谓大师
    何向东轻声一叹,无奈而道:“我们相声界有一个老前辈叫张永熙,我们行内人都尊称人家为张永爷,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三岁了,一直定居在南京,他还有一个外号叫江南旗。”

    “为什么叫江南旗呢?相声是一门起源于北方的艺术,一直是盛行在北方一带的,在南方的市场并不大。而张永爷因为久战江南,矢志把相声艺术传播到江南土地之上。他还授徒传艺,传承相声香火,把相声发扬光大,所以被尊为江南旗。”

    “所以说现在相声的南方市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张永爷扩张的,他在里面是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的。我们相声界也有一个说法叫北侯南张,北侯指的是侯宝林先生,这是说张永爷对相声的贡献是可以跟老侯爷相提并论的。”

    “就人家对相声有这么大贡献,又是在南边开宗立派,传承“”香火,就是这样的人物,我前段时间见着人家,我说了一声他是艺术家,老爷子差点没大嘴巴抽我。”

    在场的同学们听了都笑了出来,媒体朋友也在笑,可是笑完了之后,心中却沉重了许多。

    何向东叹道:“就是这样的人物,他都不敢把艺术家三个字往自己头上揽,老爷子还一直跟我说他就是一说相声的,只是一个相声艺人而已,就是一个相声艺人而已啊。”

    何向东面上带着无奈和嘲讽的味道:“而外面那些狗屁不懂的家伙却还在恬不知耻地用艺术家自夸着,艺术家三个字也正是因为有他们,才会变得这么不值钱,变得这么烂大街。”

    “真正有本事的人,真正对艺术有追求的人,真正为了这个行业好的人,他是不会随便乱捧自己的。满满的一桶水提起来是不会有声音,有声音的只是那些半桶水晃荡的家伙,稍微有点动静,他们就响个不停。”

    “你们看老侯爷,相声界公认的相声大师,这是不是艺术家,当然是,可人家从来没有用大师和艺术家来自居过。艺术家真的没有那么廉价,相声界出了很多大师,但是这些大师也没有自称自己为艺术家。”

    其实话说到这里了,何向东也总算开始了他这次讲座的真正核心话题了,相声曾有大师。

    何向东吐出了一口气,说道:“一门艺术的发展,经济因素是基础作用,就拿人体来说,经济因素就是人的身体,但是单纯有这具躯体,这个人是不完整的。”

    “人要活着得有一个好的身体,身体健康了这个人才会健康,做这门艺术能赚到钱了,能赚很多钱,这门艺术就会发展的很快,但是不是会发展的很好,这个就不敢保证了。”

    “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人身体再强健,他如果没有灵魂,那么一切都空的。他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灵魂,那他的身体就算再强健,那也不能健康地活下去。”

    “对艺术来说也是一样,艺术的灵魂是什么,艺术的灵魂就是这些大师,这些真正的艺人为了艺术而奋斗,不顾惜自己羽毛,甚至是要饿着肚子也要去搞艺术,去发展艺术的人,这才是艺术的灵魂。”

    “这种灵魂,这种精神才是指引艺术健康发展的最大保证,没有这种精神,你砸再多钱进来也是白搭,艺人得有认真作艺的精神,艺术就得凭能耐吃饭,艺人就得为自己热爱的艺术付出,这才是艺人,一个真正的艺人。”

    何向东这句话说完,全场静默。

    稍后,掌声轰然而响,全场叫好。

    蔡教授也在给何向东鼓掌,不只是为了这种精神,也是为了何向东这个人,另外,蔡教授也非常佩服何向东的演讲技巧。

    蔡教授是做惯了讲座的人,也经历过无数的演讲,但是他还是不得不佩服何向东。何向东用的就是典型的欲扬先抑的办法,前面他那样的打压就是为了后续的爆发,压得越用力,爆发的就越厉害,现在看来,他很成功啊。

    何向东见全场都炸了,他的古井不波的心态也扬了起来,他也激动了,他道:“相声曾有大师,什么是大师,大师不是说他的艺术水平有多高,不是说他的相声说到天下无敌了,他就是大师了,不是。”

    “什么才是大师,什么才是相声大师?你得把相声爱到骨子里面去才行,你要为相声这个行业做出很大贡献来,你要拼了命努力发展相声,这才是大师。”

    “没有这种精神,没有这种热爱,没有这种疯狂。你就算艺术水平再高,你就算收的徒弟再多,那都称不上是大师。这种大师的精神,才是鼓舞着这个行业健康发展的最大动力。”

    何向东目光迷离,言语也缓和了不少,也带上了遗憾:“现在我们向文社红了,民间也开了新开了不少家相声班子,能赚到钱的一家都没有,能达到收支平衡的也就这么三五家。”

    “去年北京城新开了几十家相声班子,可是不到半年时间,就倒了三分之一了,班子也散了,说是经营不下去了。嗬,什么经营不下去,只是你们还不够爱罢了,只是你们看见我们红了,以为这个市场振兴了,想跑过来分一杯羹罢了,失望了吧?”

    何向东无奈摇头:“我们当初多惨啊,我们台上演员比台下观众都多,我们挣一个月连房租都交不出来,我最惨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就这样,我们还足足坚持了八年,足足八年才有了转机。”

    “你们凭什么呀,来个三五个月,就想红成我们这样?我不否认,有相声班子可以做到我们向文社这个样子,但是你们且得熬着吧,不苦熬个几年,什么都没用。而能让你们苦熬下来的,只有你们对相声发自骨子里面的热爱。”

    这句话说完,同学们倒是没有太大反应,但是现场媒体记者们却是齐齐心中一跳,难道他影射的就是酉戌班?

    何向东最后一声长叹:“相声曾有大师,且得熬着吧。等把相声爱到骨子里面的人再多几个,相声这行才算是真正有的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