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大喘气
    何向东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全场所有人嘴巴都张大了,连蔡教授都惊讶地合不拢嘴。

    他是专业研究传统文化,他对艺术产生的原因是非常了解的,毕竟他是做学术研究的。

    任何一门艺术的产生,都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包括社会的,文化的,还有艺人自身的,外部的内部的都有。

    但是在这里面起到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经济因素,毕竟是人就得要吃饭啊,只有这门艺术能赚钱了,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来。

    只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了,这门艺术才能壮大,才能慢慢完善。包括这个完善过程,其实也是经济因素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何向东说的也没错。

    但是蔡教授知道何向东说的只是根本原因,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也同时起作用的,这些因素也是不能忽视的。

    当然最让他闹不清楚的一点,就是何向东为什么要这么说啊。中国的国情和中国人的心理就是觉得谈钱很俗的,尤其是艺术,所有人的潜意识里都是认为艺术是不能谈钱的。

    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他为什么要自己挖自己的墙角啊?

    蔡教授是真的闹不懂了。

    北大的同学们也很纳闷,但他们还是比较淡定的,毕竟北大历史上出了太多的奇人怪人了,所以北大的校风就很兼容并蓄,什么妖孽什么奇怪观点他们都能接受。

    何向东的发言把向文社的人都吓了一跳,何向东的经纪人常声都要坐不住了,他立刻往媒体记者那边看去,见着媒体朋友们兴奋地要飞起来的样子,他一颗心就一直往下坠。

    老大陈军和老三郑大玉也是大眼瞪小眼。

    薛果是何向东的老搭档了,他非常了解何向东,他知道何向东经常跟怼天怼地,但其实他非常有分寸,何向东虽然说了这些话,但他必有下文,所以薛果是最沉得住气的。

    何向东在台上依然非常洒脱,他非常清楚他刚才的话会给现场这么多人带来什么样的心理震动。

    这是一个相声演员应该要掌握的东西,一个相声演员站在舞台上,他需要知道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会带给观众什么。

    所有的东西,他都是有所预测的,包括观众的反应。现在的何向东也是如此,对这一幕他早有预测,而现在现场观众的反馈也如他所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何向东呵呵一笑:“很惊讶?不用惊讶,别觉得谈钱俗,没有钱就没有艺术,或者我换一个词,恩,你们学术上应该叫经济因素,这个词会不会委婉一点?”

    “哈哈……”同学们都在笑。

    蔡教授也点点头。

    何向东也笑了几下,继续道:“刚才我们说了相声的起源,也说了艺术的起源,所有的起源都是钱,哈哈,那么艺术的发展和完善呢,靠的是什么?”

    “钱。”下面有人搭茬大声喊了一句。

    何向东一指他,笑骂道:“同学,你很俗啊。”

    众人大笑。

    何向东挥挥手:“别闹啊,你们可都是有身份证的人。”

    众人再笑。

    何向东也跟着笑,他挺喜欢这里的,他虽然没上过学,但是非常喜欢学校的氛围。

    他点点头,说道:“没错,还是钱。”

    众人心中一坠,果然还是钱,有些期待的剧情反转的同学们也不免有些失望。

    蔡教授也苦笑一声,恐怕何向东的讲座就是要这样说了,他是不打算改了。

    现场最兴奋的就是那些媒体记者了,他们可太喜欢何向东的讲话风格了,何向东讲的越出位,他们就越兴奋,这可都是最好的新闻报点啊。

    “但是。”还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何向东就大喝了一声,众人心中一摄。

    难道……

    何向东看着全场所有人,他用右手戳了戳自己的心脏,眼神有力,说话更是质地有声:“经济因素是艺术发展的源动力,这是最根本的因素,不只是艺术,其他各行各业都是如此。但是除了金钱之外,还有我们的艺人的心,一个艺人滚烫的内心。”

    何向东说的话诚恳无比,眼神也非常真挚,所有人都感到了何向东内心的赤诚,他们又想起了媒体曾经报道过的向文社的故事,他们相信何向东说的是真的。

    这一刻,他们的内心被何向东震了一下,同时,心里也有骂街。你他妈下次有反转能不能早点说,这么大喘气想吓死谁啊?

    何向东也不去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他用手指了指后面的幕布,幕布投影上去的是何向东让人做的PPT,只有一张,只有六个字-相声曾有大师。

    “相声曾有大师。”何向东又重复了一遍。

    他道:“相声从清末到现在已经一百五十多年了,在这一百五十多年里面出来了无数相声艺人,也涌现了无数的相声大师,我所说的相声大师跟现在外界吹捧的那些大师不一样。”

    “现在外界那些所谓的相声大师,学了个三五天相声,连个屁都不懂,也根本没有为相声做出过半点贡献,也没有多少热爱相声,就这种狗屁都敢在外界以相声大师的身份自居?一滩狗屎。”

    “哗。”全场哗然,谁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这么激烈,说的这么露骨,这么赤裸裸,而且他骂的也太狠了吧,太不给人留情面了吧。

    蔡教授也瞪瞪眼珠子,默然无语。

    向文社的人就更是苦笑不迭了,他们太了解何向东了,其实何向东是很和善的一个人,基本不会生气,脾气也很好。

    可有一点他是绝对容忍不了的,那就是他受不了别人糟蹋相声,一旦他发现这种事情,他就会跟高温的煤气罐一样,一点就炸。

    向文社的人已经司空见惯了,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们也拦不住何向东,就随他去了。

    现场的媒体和同学们却都很兴奋,媒体记者兴奋很好理解,他们想要大新闻,何向东太符合他们的要求了,所以他们媒体圈盛传的那句名言是很灵验的。

    至于同学们,也很好理解,这都是大学生,都是年轻人,都还是活跃和叛逆的时候,听到何向东这样的话语,他们怎么能不兴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