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相声曾有大师
    下午两点整,何向东进入礼堂,同学们全都欢呼了起来。

    还有一大群人喊:“噫……”

    何向东刚进门就哈哈大笑。

    薛果那些人都已经在台下坐着了,北大也有好几位老师过来听讲座,这里面有喜欢何向东相声的,也有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的,想来听听何向东这个专业人士对传统相声的看法。

    何向东站在了台前,笑着说道:“别起哄啊,再起哄我要收钱了啊。”

    “哈哈哈……”台下同学全都哈哈大笑。

    在坐的都是年轻人,活力四射,非常热情,他们不会藏着笑声,所以何向东抖出来的包袱都非常响。

    何向东也在笑,他道:“今天也来了我们北京大学,我很欣慰啊,我这是回母校了,想当年啊……”

    “噫……”台下嘘声响成一片,谁不知道何向东没上过学啊。

    这里来的听讲座的几位老师都在摇头苦笑,这么能逗闷子的学者,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不过考虑到对方是相声演员,他们也就能理解了。

    不过话说过来,这讲座的氛围到还真是不错,学生很配合啊,他们平时开讲座的时候,学生可没这么活跃。

    记者媒体们也在纷纷拍照,这可都是新闻报点,明天可是要见报的。

    何向东没有上过学,也没听过哪个教授开讲座,他根本不懂,他站在讲台上是拿这里当舞台用的。

    不过他也清楚这跟相声舞台是有区别的,他是要活跃气氛,也喜欢跟大家逗闷子,但是他也清楚他是来做讲座的,他要把他要说的东西表达出来。

    这才是最关键的。

    ……

    于此同时,酉戌班的新闻发布会也开始了,媒体朋友们一开始就把火力都集中在了高秉生身上。

    “高老师,您这次出来帮酉戌班站台,请问您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

    高秉生头发倒竖着,露出饱满发亮的额头,这在面相上来说属于富贵官相。他微微发胖的脸上也堆满了和煦的笑容,这回他倒是没有避开问题了。

    他回答那记者道:“为什么来站台啊?呵呵,就是为了支持我们酉戌班啊。酉戌班是个新班子,民间的相声剧场也是新鲜事物,还是处于幼苗阶段,还需要我们用心去呵护和守护。”

    ……

    北大。

    何向东继续跟大家逗着闷子:“好吧好吧,你们都学坏了,你们都会起哄了,再起哄我要收钱了啊。”

    同学们又笑。

    何向东道:“刚才只是跟大家开个小玩笑,上学呢,我是没有上过的,我也不懂什么讲座,也没听过讲座,所以来这儿跟你做讲座,我心里还是犯怵的,毕竟你们可都是高材生啊。”

    何向东面露苦涩道:“来这边是我那徒弟陶方白帮我联系的,陶方白你们都认识吧?”

    “嗯。”全场的同学都应声了,还有好些老师都纷纷点头。

    陶方白自己还愣了一下,他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会提到他。

    何向东心中了然,他就知道这陶方白在北大肯定是个风云人物,他继续苦着脸道:“就他跟我说的,让我来做讲座,我说我不来,我来不了这个。他跟我不要紧的,只管来。”

    “我说真不行,他说来,来这儿能红,好多人都想来的,娱乐圈能来的可没几个。我说不行,我说我不会做讲座。他说来完之后,我这身价倍升了,我说身价倍升我也来不了啊。后来他说,来吧,这里有好多漂亮女同学,我说好吧。”

    “噫……”同学们又开始起哄,尤其是女同学。

    陶方白也乐不可支,他现在已经系统地学了不少相声知识了,知道何向东所使用的技巧是三翻四抖,不过这也得看谁使,何向东使出来的效果就是好啊。

    相声有人保活和活保人之说,何向东就属于典型的人保活,不管段子是皮薄还是皮厚,在他的嘴里都特别响,这就是能耐。

    何向东稍稍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意,他要开始入活儿了,不对,这叫开始正经讲座了,他道:“好,咱不闹啊,不管怎么说呢,今天都很荣幸能来跟大家聊聊天。”

    “我是一个相声演员,也没有别的什么能耐,我也就会说相声,所以今天来这里呢,我也就跟大家聊聊关于相声的东西。哎,现场有懂相声的吗?”

    “有。”现场还真有搭茬的。

    何向东马上接茬道:“好,请你出去。”

    全场大笑,那个搭茬的学生也在哈哈大笑。

    何向东也笑:“咱得把这个懂行的人轰出去才行,不然我这都不太好忽悠了。”

    众人再次大笑。

    何向东道:“那咱们接下来开始聊聊相声……”

    ……

    酉戌班。

    记者们的火力还是集中在高秉生身上,他们很想挖出高秉生是不是对何向东有意见,一旦能证实这一点,那明天的新闻可就真的是要爆了。

    所以记者们的提问也越来越大胆,越来越露骨:“高老师,请问您对向文社还有何向东怎么看?”

    高秉生依旧是笑容满脸,从外表上看这人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他道:“现在好多媒体都在谈论主流相声还有民间相声,其实民间相声剧场很早就有了,更早的时代咱们就不提了,就拿现在来说,我们李金斗老师的周末相声俱乐部就是民间相声小剧场,也开了好几年了,现在也是民间相声小剧场的领头羊。”

    “包括向文社,向文社也是民间的相声小剧场,人家现在是声名大噪,顾客如云,热议度非常高啊,就连我们在这儿开新闻发布会,你们都还一直在提向文社,啊,哈哈哈……”

    记者们也在笑。

    高秉生继续道:“至于对向文社呢,我是比较欣赏的,或者从更高层面的角度上来说,我是非常喜欢和欣赏民间相声班子的。虽说我是一个体制内的相声演员,但我更提倡相声多元化,这也是我会支持酉戌班的最根本的原因。”

    “现在咱们经常会说什么体制不体制的,呵呵,但是在解放前,在旧社会时期,那是没有体制内演员的,大家都是在民间小剧场里面说相声,都是民间的草根艺人。”

    “可就是在这批草根艺人里面却出了无数的名家大师,相声最辉煌的年代就在这里,再反观现在,相声已经很没落了。我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也在考虑怎么拯救相声。从向文社身上,我们也看到了许多,学到了很多,或许民间相声会给现在的相声界带来不一样的变化。”

    “其实说实话,咱们现在相声界就没几个成器的年轻人,相声新生代都快要断层了。我们除了要发展好主流相声,也要关注和引导民间相声,我们也希望民间相声能给相声界带来新的活力,或许民间相声能培育出新的大师来也不一定啊,毕竟相声曾有大师啊。”

    ……

    北大。

    何向东道:“相声起源在清末,现在也有很多学者,说宋代啊,唐代啊就有了相声的影子和萌芽,但那种说法就比较牵强了,相声真正形成和发展的阶段还是在清末。”

    “所以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就是我们相声的历史,是我们相声的故事,因为有些人、有些事不能被我们遗忘。”

    说着,何向东敲了一下鼠标,黑板上的投影仪露出了第一章ppt,这也是何向东讲座的题目-《相声曾有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