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六十一章 高秉生驾到
    4月28日。

    云季和谢全两人的酉戌班正式开张,地点在鲜鱼口的一家老式茶楼里面。

    北京前门大街外面有两个自古以来就很繁华的地方,鲜鱼口和大栅栏,这是两条街,每条街上都有很多百年老店,而且两条街挨得很近。

    属于面对面,街口是正对着的,两条街的距离大约也就三五米的样子,他们属于同在一条直线上的,从左往右,或者从右往左都能走通。

    在离鲜鱼口不远的大栅栏上有向文社的第一家分社,德庆楼里的向文社分社,所以酉戌班跟向文社的大栅栏分社的距离不会超过四百米。

    很近很近了,走路都能到了。

    所以在知道酉戌班的选址之后,媒体朋友们也都激动起来了,云季和谢全这是真的要对老东家直接宣战啊。

    这是两家打擂啊,两家的园子都挨到这么近了,这也太近了吧?

    4月28日开业当天,北京城的媒体朋友们闻风而动,全都挤到鲜鱼口去了。

    于此同时,何向东的车子也慢慢驶入了北京大学,记者们也全都赶过去了,北京城的媒体都分成两波,赶往两处了。

    ……

    上午11点半,酉戌班开张。

    开张剪彩,舞龙舞狮。

    云季和谢全两人喜色满脸,穿着一身天青色大褂,站立中间剪彩开张,恒洋娱乐老板江一生亲自给他们站台。

    京城台来了一位副台长给他们站台,央视也来了一位主任,还有一家全国性娱乐报的一位负责人也来给他们站台了。

    就连相声界也来了好几位前辈,其中最显赫一人名叫高秉生,这人从辈分上来说,属于明字辈,跟何向东是同辈人,但是他的年纪却比何向东大很多,他已经五十多岁了。

    虽然这人的辈分不是很高,但是在相声界的地位可是非常显赫的。八十年代是相声繁华的时代,一直到现在,相声都没有当年那么繁华。

    八十年代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各种家用电器走进了千家万户,电视广播把相声传到了中国的每个角落。

    而那个年代从旧社会时期就叱咤江湖的艺人还有很多,他们在八十年代也绽放出了自己无与伦比的光彩。

    那是相声界群星璀璨的年代,那也是到目前为止相声界最后一个群星璀璨的年代。

    可就在这群星璀璨的年代里面,高秉生依然绽放了属于了他的夺目光彩。在那个年代里面,高秉生在相声界当红的程度绝对可以排进前五名。

    要知道这个成绩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八十年代的相声界可不跟现在一样,现在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何向东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八十年代可是群星璀璨,名家无数的年代,可就是在那个年代,高秉生还能排进前五,这就真是实力惊人了。

    在九十年代之后,相声渐渐没落了,已经没多少人听相声了,整个相声界都是如此。高秉生在九十年代中后期就已经很少再说相声了,反而开始混迹官场了,从曲协往上爬,现在也已经身居高位了。

    他的人生经历跟蔡国强有些类似,但是他在相声界的地位却比蔡国强高太多了。首先一点,他是真的会说相声,也是真的懂相声,单这一点他就能甩蔡国强八条街了,蔡国强就是来混日子的。

    虽说蔡国强也混了官场,级别也比较高,可是在很多相声界人士眼里,他们都是看不起蔡国强,毕竟这人不会说相声啊,结果还是经常以相声艺术家身份自居,还是用相声演员的身份在文化部门混。

    但是高秉生就不一样了,从相声艺术上来说,没人敢给他挑毛病。而且从行政级别上来说,他也比蔡国强要高。

    上一代相声界的当家人是马老师,在他准备退休的时候,本来是打算把担子交给高秉生的,相声界其他人的意见也是如此。

    只是在后面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或者说是小事故吧,结果担子没能传给他,反而是给了文字辈的前辈高本河了。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他的能力,这可是个险些就拿下相声当家人位置的人物啊。

    所以他还真的不是蔡国强之流的人物能比的。

    在关于向文社的事件上,高秉生一直是保持中立的,不管向文社做出了什么成绩,或者遭受了什么非议,他都没有出来说什么。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不愿意掺和向文社事件,可是谁知道这次云季和谢全要开酉戌班,他居然出来给他们站台了。

    这可就惊爆媒体圈了,难道高秉生是不支持向文社的?不然为什么给酉戌班站台。

    在剪裁的时候,云季和谢全反而沦为配角了,所有记者的火力全都集中在了高秉生身上。

    “高老师,请问您今天为什么要给酉戌班站台呢?”

    “高老师,请问您对向文社是什么样的看法?”

    “高老师,请问您是支持向文社分家的吗?”

    “高老师,有知情人士透露您在打压向文社,请问这是真的吗?”

    ……

    媒体一个一个问题抛出来,这都快把高秉生给淹没了。

    高秉生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身材微微发胖,面颊有肉,笑起来很好看,也有味道,让人感觉很舒服。

    记者已经对他提了这么多问题了,可他还是笑而不答,就是微笑着看着众人,时不时还点点头。

    还是江一生先把话头接过去的:“诸位诸位,诸位媒体朋友,这里是大街上,也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样,我们在咱们茶楼里面给诸位备下了午饭,大家可以先进来用午饭。”

    “等用过饭之后,咱们就在我们酉戌班里面开一个小小的新闻发布会,我们的云季和谢全老师,还有我们的高秉生高老师也都会在场,到时候我们再一一回答诸位的问题,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江一生都这么说了,媒体朋友们也都很给这位娱乐圈大佬的面子,很快就规规矩矩不问了。

    高秉生脸上笑容更甚。

    这时,从酉戌班门口围观的人群中挤出来一个瘦小的身体飞快往大栅栏的向文社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