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唉……
    向文社。

    何向东的经纪人常声拿着行程安排表敲开了何向东办公室的门:“何老师,跟北大那边的访问已经谈妥了,时间定在4月28日下午一点半到四点半,你看看时间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我就跟他们答复了。”

    何向东点点头:“行,你安排时间吧,只要时间错的开就都可以。”

    常声点点头,准备出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也就是这时候,门被推开,又闯进来一个人,是何向东的大徒弟,陈军。陈军风风火火冲了进来,手上还拿着几份报纸。

    看见何向东,他就气呼呼冲了过来,把手上的报纸往何向东面前一摊,气道:“师父,你看看,你看看那两个混蛋是怎么说的?”

    何向东低头看报纸,眼睛微微一凝。

    常声也有些好奇,便上前了两步,也看那报纸。

    那报纸上映入眼帘的黑色大标题赫然是《若无不公,为何离开?》,副标题是云季、谢全离开向文社内幕。

    再看里面内容,笔者充分发挥了其想象力,用尽其能事来渲染云季和谢全在向文社内的遭遇的不公。

    可每每说到不公的细处之时,他却又擅用春秋笔法,一笔带过,都是点到为止。

    报道还详细地说明了那日酉戌班开张的新闻发布会上的状况,还阐述了云季在说出这八个字的时候的悲愤和无奈之情。

    常声看的眼珠子都瞪大了,他道:“这也太扯了吧?”

    陈军怒气冲冲道:“岂止是扯,这就是胡说八道。还若无不公,为何离开?我们什么时候亏待过他们了,我师父什么时候亏待过他们了?”

    “他们演出的钱我师父照高了给的,每次商演也都有他们的份,在钱上面我师父从来没亏过他们。还有电视宣传资源,我师父带他们上了多少节目了,就连他们鸡犬升天这个名号都是我师父给起的,没有我师父,他们叫得响名气吗?”

    “这两人有了点名气就到处去跑穴,园子里面的演出也不来,这都耽误多少演出了,我师娘都说了多少次了,还都是我师父给他们遮着的,这两人倒好,现在居然还反过来倒打一耙,简直就是两匹白眼狼,王八蛋。”

    陈军好一顿唾骂。

    常声也在一旁看的神色凝滞,面色也不好看了。

    何向东从脸色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来,他把报道看完,把这份报纸放下,又看垫在下面的那份,陈军拿过来的报纸有五六份,报道的标题都是大同小异。

    稍微翻了几下,何向东把几张报纸摞在一块。

    陈军看着何向东这不慌不忙的样子,他急了:“师父,你就不说点什么吗?”

    何向东反问道:“说什么?”

    陈军愤愤道:“他们都这样胡说八道了,难道咱们就眼看着他们往咱们身上泼脏水啊?我们不应该要揭露他们的丑恶面目吗?让大众都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什么样的人。”

    “哦。”何向东应了一声,抬头看陈军,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揭露他们的丑恶面目?你打算怎么样证明他们在胡说八道,你要怎么样证明他们在向文社没有遭遇不公呢。”

    何向东几个问题一抛出来,陈军就愣了,怎么揭露?怎么也没法揭露啊?

    有没有遭遇不公,这怎么说啊?你说你给他们一个月开一万块钱,对方说他们值三万块钱一个月,你给他们少了。

    你说你带他们上了十个节目,对方说你带别人都上了二十个节目了,带自己才十个。

    这怎么说?

    这本来就是一个模糊命题,根本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

    陈军气的牙痒痒,他道:“难道就这样随那两个白眼狼往我们身上泼脏水?难道我们就白白受这个冤枉气?”

    何向东却还是呵呵一笑,对陈军道:“你还小,等你在多经历一些事情你就知道了,冤枉气,咱们得受一辈子。”

    陈军气结,无语凝噎。

    常声对陈军解释道:“你呀,听你师父的,别中他们的圈套。”

    陈军一愣:“圈套?”

    常声道:“他们的相声班子马上就要开张了,他们现在巴不得我们跟他们吵起来呢,只有我们吵得越厉害,媒体的注意才会越多,他们的新班子才会更引人关注。他们往我们身上泼脏水,就是为了他们的新班子能尽快打开局面。”

    “靠,这俩阴险的孙子。”陈军又破口骂了一句。

    何向东微微摇头,陈军性格还是毛躁了一点,太沉不住气了,不过这个岁数也应该。毕竟像老二那么沉稳的年轻人,真的太罕见了。

    陈军转头问何向东:“师父,那咱们怎么办?不理他们吗?这也太憋屈了吧。”

    何向东回道:“不是不理,而是咱们不用主动理他们。”

    陈军还是不明白,问道:“师父,什么叫不主动理啊?”

    何向东道:“咱们不用说话,有的是人求着咱们回复。”

    “啊?”陈军还是没懂。

    何向东也没多解释,就抬头看常声,问道:“北大那边的访问是几号来着?”

    常声回道:“4月28。”

    何向东从手边拿出一份报纸,再看了一眼,抬头对常声说道:“好,就按照这个时间定吧。”

    常声点点头,就出去了。

    “师父。”陈军叫了一声。

    何向东对他说道:“行了,你也出去吧,可以准备下午的演出了。”

    “好吧。”陈军应了一声,闷闷出门。

    等陈军出去之后,把门关好之后,何向东才重重地往自己座椅上一靠,收敛了脸上所有的笑意,紧皱着眉头,目视着前方,可眼神却早已失焦,他怔怔出神。

    过了许久许久,一阵春风从窗户里面灌了进来,吹着何向东桌上的几张报纸颤动不已,还发出轻微的声响。

    何向东也被这春风唤醒,他扭头看窗外,现在窗外已经在下蒙蒙细雨了,春风也带着湿润的气息。

    “唉……”何向东叹了一声,伸手理了理报纸边角的褶皱,看着报纸上拍摄的新闻发布会的大照片,看着照片上穿着西装的云季和谢全两人,他又是一声长叹:“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