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五十六章 访问学者
    “去北大做访问演出?”何向东一愣。

    “对啊,学校那边我已经去谈了,他们也是有这个意向的,等您确定我就可以跟他们确定了。”陶方白回着何向东的话。

    郭庆也是乐滋滋的,笑的眉眼都看不见了。

    北大啊,这可是中国的最高学府啊,跟北大来往做交流的可都是学术名人啊,一般人可没这个待遇,就拿当今的相声界来说,有资格去做访问的,也不过就那么三五个人而已。

    向文社就是一个民间的相声班子,还一直被外界诟病,可要是这次去北大做访问成功的话,那这对向文社的形象树立来说可是一大助力啊。

    何向东可没郭庆这么兴奋,他还是沉着气问道:“你先说清楚,是访问还是演出?”

    就这一句话,就给浮想联翩的郭庆当头浇了一盆冷水。是啊,访问跟演出是两回事啊,学者是访问的,可是演出却是什么团队都是可以的。

    若是向文社只是单纯跑到北大去演出,那这就不算什么露脸的事情了,充其量也就是换了个地方演出而已。

    仅此而已啊。

    郭庆也赶紧扭头看陶方白,他心中也不免有些责怪自己,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毛糙,听到北大邀请,自己立马就不淡定了,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兴冲冲去找何向东了。

    唉,真是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毕竟这是北大啊。

    何向东的心态倒是还蛮平和的,就微笑着看着陶方白,等着他的答复。

    陶方白也没卖关子,就笑着道:“师父,北大那边给的是访问学者的邀请函,是按照访问学者的规格来的。”

    郭庆用力一挥手,果然如此啊。

    何向东也露出了期待的笑意,却又有些迟疑道:“是嘛,这是好事啊,可是访问学者,我说什么呀,我除了说相声,我也不会别的啊。”

    郭庆却急了,他忙道:“废话,人家请你去访问肯定让你说相声的内容啊,不然找你干嘛?找你说意大利语啊?”

    陶方白也点点头:“是啊,北大那边请您过去谈论传统相声相关的内容,还给您安排了讲座了,至于具体要怎么说,说什么内容,这个就您自己定了,反正是传统相声相关的内容就好了。”

    何向东抬起了头,微微阖眼,陶方白只是给他说了个话题,可这一瞬间,他脑子里面却浮现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关于传统相声,他真的是有太多话要说了。

    陶方白继续道:“虽然是做访问,做讲座,但是咱们毕竟是说相声的嘛,不可能单过去嘚吧嘚说的,光说不练假把式,我想着咱们可能也是需要说上一两段相声的,对吧?”

    郭庆大笑道:“没错,咱们相声演员可不得说相声嘛。小子,这事你干的漂亮,哈哈,看来你在北大这些年没白混啊,这事情是你的大学办的相声社团促成的?”

    陶方白回道:“相声社团只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小团体,他们可没这么大能耐,我是直接去找的校长还有书记,我跟他们说了这件事情,他们也挺感兴趣的,觉得有必要做传统相声的文化交流,所以就同意了。”

    听了这话,何向东慢慢回过神来,似笑非笑看着陶方白,说道:“你们校长,那可是副部级的领导啊,你说见,人家就见你了,而且你还能把这件事情促成,看来你这个毕业生也不是一般的优秀啊。”

    陶方白谦虚道:“没有没有,那都是校长、书记爱护我们,再说也是师父您的确有这个本事,不然人家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何向东笑骂道:“你少拍我马屁。”

    陶方白嘿嘿一笑。

    其实陶方白在学校还真不是一般的优秀,他可是被学校公认为近几年最优秀的法律学生。

    单他在学校读书这四年里面,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文章就已经超过五十篇了,至于其他的一级二级期刊就更是无数了。

    他不仅自己办了一个相声社,而且还是学校辩论队的队长,带着自己学校的辩论队扫荡全国各大高校,拿了很多奖;而且在各大法律比赛里面,他都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给自己学校争来了无数荣誉。

    包括在跟国外各大高校交流的时候,陶方白都是代表北大法学院对外交流的,他不仅熟悉本国法律还对外国法律很有研究,精通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

    更厉害的是他还通晓三国语言,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有次在跟法国一所大学法学院交流的时候,他直接用法语跟人家开怼了,着实惊讶了一群人。

    后来别人问他为什么学这么多国语言,他的回答是为了吵架方便……

    这小子。

    陶方白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拿到保研名额了,国内国外的大学随他挑,本校的许多法学教授都很想收他做研究生。

    就算他不想读研,也有很多知名的律师事务所给他发了offer,事实上他读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有好几家律所的合伙人找过他了。

    所以陶方白真的很优秀,不然也不会等他毕业了还能想看校长、书记,就能看到,而且人家还能听他推荐何向东,委实是这个学生太优秀了啊。

    只是可惜,法律界眼巴巴等着的这个学生居然跑到向文社的方文岐相声研习社里去当学员了,拒绝了无数法学大教授邀请的陶方白居然在卯足了劲想拜何向东为师,想来知道这个消息的法学教授都得吐一口老血吧。

    这里面的内情何向东是不知道的,他也没有多问,他自己心中早就有了计较了。再说陶方白在大学优不优秀,跟他能不能说相声是两回事,何向东能管的只有这孩子的相声学习。

    晚上回了家之后,何向东靠在床上,目光迷离着,思绪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

    田佳妮洗完澡出来了,她用手散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看见何向东愣神的样子,她问道:“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何向东目光幽幽,语气深沉:“在想一些不能忘记的人,在想一些不能忘记的事。”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