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吃鱼
    这顿饭何向东是吃的有点哭笑不得的,在他看来他相声里面的包袱都是一听一乐就可以过去的事情,正所谓理不歪笑不来,谁会当真啊。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家饭店居然给他来了这么一出,何向东在哭笑不得中也还带着几分得色,毕竟能被如此认可,这对艺人来说也是莫大的荣幸啊。

    这年头是信息爆炸的年代,同时也是商业非常发达的时代,所以商家为了提高营业额肯定会是想出一些招数的,其中最常见的就是蹭热度,什么热就蹭什么。

    很显然,何向东也被蹭了热度了,这同时也说明现在的何向东是真红啊,凭着春晚的相声,现在连餐饮业都往上蹭了。今天才大年初五,热度还在持续爆发中呢。

    据老二说,现在的冬瓜藤论坛的关注人数已经超过五十万了,年前都还不到二十万呢,这过去才几天啊。

    而且现在涨势还非常凶猛,老二说出了正月,恐怕这个论坛的关注量有可能会破百万。

    老二现在正在组织论坛的几个管理在论坛上作宣传。放何向东的一些采访信息,还有一些相声段子,包括向文社的票务信息。

    这些东西对外人来说恐怕不太容易拿到,可是对老二来说,这东西就在眼把前,随手就可取。

    老二现在除了好好说相声之外,他还要把这个论坛经营好,粉丝需要有一个交流的平台,很多东西都是需要交流才会深刻的。

    他师父何向东现在正是当红的时候,也在电视台做各种节目,接受各种报纸媒体的采访,名气是越来越大了,认识他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但是要想把这认识他的人变成喜欢他的人,把喜欢他的人变成爱戴他的人,这个难度可是不小,这也不是上上几个节目就能做到的。

    粉丝团体是需要经营的。

    这就跟战士开疆拓土一样的,何向东把大片疆域打下来,但是打下来的土地并不代表就是你自己的了,这是一定得要好好巩固才行的。

    老二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如此,他早就已经混到了冬瓜藤的第二号人物了,现在也趁着这个身份大搞特搞。

    还有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是好几年过去了,冬瓜藤的一众粉丝都还不知道原来他们的二号管理居然就是何向东的二徒弟。

    就连他们论坛的管理层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只是以为老二获取资源的能力很强罢了。

    何向东还经常说,看看老二这头脑,就能知道这小子上辈子八成就是干特务的。

    既然老二有这个心思,何向东也就放心把论坛交给他经营了,只要不耽误这孩子的正常学艺还有演出就好了。

    明天是向文社新年开张演出,他们现在的开张演出都会弄一场商演,作为新年的开箱演出。

    明天的商演地点定在民族宫,这个剧场不大,只能坐八百人。向文社平时一般的商演都是定在北展,北展能坐两千七百多人,这样就差不多了。

    若是有盛大的演出,那么会定更大一点的场子,像去年元旦跨年演出,向文社就在工体热闹了一番,这可是一万多人的场子啊。

    像开箱这种演出也属于大型演出,一般是不会定在民族宫这样的小型剧场的,只不过今年有点特殊。

    何向东吃着饭店赠送的半份价值二百元的粤式早点,边吃边问向文社的总经理:“凤凰卫视那边的摄制组都安顿好了吗?”

    总经理点点头:“都安顿好了,酒店就定在民族宫边上,走路就能到的。”

    “好……”何向东应了一声,把自己面前的豉汁凤爪往田佳妮面前推了一下,让她尝尝这个,这都是饭店赠送的。

    说是价值二百元,其实这也就是一个噱头,里面没几样东西的,就一个豉汁凤爪,还有一个虾饺,再有一份艇仔粥,就没有别的了。

    何向东啃着凤爪,饭桌上的氛围也还是比较轻松的,大家都是吃着聊着,另外一张桌子上几个小年轻在拼酒,也倒是蛮热闹的。

    何向东啃完一只凤爪,出声问道:“老二,云季、谢全两人还没回来吗?”

    老二性子比较稳,不愿意太闹腾,所以一直都是跟在何向东身边的,听见何向东问他,他放下筷子,看着何向东说道:“还没,我电话问过了,他们要明天才能到。”

    “嗯,不耽误演出就好。”何向东点了点头,也没往心里去。

    田佳妮看了何向东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半晌后,他们其他菜也上了,这回上菜的还有之前在前台接待的那个小二,这小二托着一盘鲤鱼跃龙门就来了。

    包厢里的房间很暖和,何向东都已经把羽绒服,帽子都脱了,他都快吃出汗来了,胖子就是这么不耐热。

    小二非常熟练地单手托菜进来,进门就乐颠颠喊:“诸位爷,菜来咯,鲤鱼跃龙门,祝各位新年鱼跃龙门呐。”

    所谓鲤鱼跃龙门也就是糖醋鲤鱼,取黄河鲤鱼,这鲤鱼还得是雄性鲤鱼,因为雄鲤鱼不太肥,容易成型。

    然后改刀,正面七道,反面九刀,最后裹上面粉下锅炸,造型要把握好,中间塌下去,两头要翘起来,做出飞跃的姿态,最后浇上糖醋汁,这就是鲤鱼跃龙门了。

    这小二倒也是个秒人,满嘴的吉祥话,托着鱼就往中间放,他边放还边说:“这放鱼还得有讲究,这鱼嘴是一定要对着这桌子上最尊贵的客人的。”

    向文社的总经理是个很精干的中年男人,他来了兴趣了,笑着问道:“哦,那你觉得我们这儿谁是最尊贵的人呢?”

    小二笑了:“那我眼拙,我可得好好瞧瞧了。”

    一扭头,一打眼,正好瞧见干掉一只凤爪,正在拿餐巾纸擦嘴的何向东,他当时眼珠子就瞪出来了。

    “你你你……”小二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两个包厢是打通的,几十号人全都笑出声了,何向东前面进门的时候就跟他们说了前台遇见的趣事了,他们这群说相声的都憋着坏等着看那个有意思的小二,这回可算是见着了。

    他们是笑了,小二却是傻了。

    何向东擦擦嘴,笑眯眯问道:“你老看我干嘛,再看,我要收费了。”

    “何……何……何向东?”小二犹然不敢相信。

    何向东笑了:“干嘛,你打算来个打假吗?”

    得到确认之后,小二终于死心了,脸腾一下就红了,因为他们饭店做营销用的全都是何向东的包袱,结果还没跟何向东打招呼。

    若是何向东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现在人家正好撞上了,自己还眼瞎不认识人,还在人家正主面前耍宝,这就尴尬了。

    小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何向东也没难为他,笑了几声,就道:“行了,别杵着了,这鱼头你还没确定好冲着谁呢。”

    小二满脸尴尬的讪笑:“何老师,嘿嘿,您看这事儿闹得,您看……我也不知道您来,我一会儿就找我们老板去,让老板来接待您……”

    何向东压压手,示意无妨,又指了指桌子上的鱼,让小二赶紧动手。

    小二稳了稳尴尬的心神,看了桌子上几人一眼,便手握盘子一转。

    所有人目光都落了上去。

    盘子停下,鱼头冲着的人的是范文泉。

    众人见状哈哈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