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走开,我没钱
    何向东和薛果的春晚相声《我要做成功人士》表演结束,这段相声取得了炸裂般的效果,全场观众疯了一样地鼓掌叫好,久久不歇。

    这段相声也有春晚的典型色彩,就是薛果痛斥何向东的部分,但是这一部分他们也是做过了一些技术处理的。

    前期做了足够的铺垫,好让观众更加容易接受,不会很突兀,再加上薛果的水平确实很高,所以观众都没有产生反感腻味的心理。

    这一番教育完毕之后,何向东又用比较长的篇幅来抖新的包袱,这是一个双保险,就是怕万一有观众觉得这个东西太正经了,他们听了觉得不自然,犯腻味,那么后面还能补救一下。

    后面这一番的效果也非常好,全场的观众都已经笑得不行了,所以何向东也终于放下心来了。

    所以说喜剧这种东西真的不适合做命题作文,真的太难了,就拿何向东的这段相声来说,非得要给他加上教育性宣传,这就难办了。

    喜剧一旦被加上要求了,这就会变得很难操作了,就连何向东这种实力的演员,他都得废了老鼻子劲儿了才处理妥当。

    可见,主流相声得多难说啊。

    春晚演出结束之后,何向东和薛果没有在央视多待,他们都要赶回家去陪家里人过年。

    到了后台,演完了的演员一般不会去找准备演出的演员的,主要是害怕影响到他们的演出心态。

    所以何向东和薛果也没去跟他们打招呼,两人把衣服就赶紧出门了,张清丰早就派司机在门口等着了,就等着他演出完了回家过年。

    薛果也买车了,这两年向文社大红大紫,何向东和薛果两人也赚了不少钱。

    相声界有很多搭档在没钱的时候都能搭的蛮好,可一旦成名立腕了之后,逗哏的就觉得自己是个腕儿了,就想着要多分一点钱。也因为这事儿,相声好多很出名的搭档都给咧了,名利害人啊,多可惜啊。

    薛果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就算何向东少分他一点钱,恐怕他也是不会介意的。

    但何向东必然不会如此,他所有的演出,只要是和薛果一起演的,那么两人的收入必然是对分的。

    不管是小剧场,还是商演,亦或者出去跑堂会,两人从来都是如此。

    而且何向东还给向文社下了铁律,凡是向文社的相声演员,甭管腕大腕小,只要是一起出去演出,所得收入必然是一人一半。

    这是铁律。

    何向东是绝对不会允许捧逗演员因为分钱问题闹不和这种事情在向文社发生的。

    现在薛果真的挣了不少钱了,而且因为腕儿变大了,水涨船高之下,现在都有不少广告商找到薛果做代言了。

    薛果都打算年后在北京买房子了。

    唉,遥想两年前,他们还是刚够温饱的两个穷光蛋,现在居然已经买房买车了,真是发迹了。

    薛果自己是会开车的,他自个儿开着车就回家去了;何向东是被张清丰的司机带回去的,为了早点到家,这司机就跟开飞机似得,弄的何向东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们演完是十点左右,何向东到张家别墅是11点,司机在路上跑了一个小时。

    张家的年夜饭早就吃完了,见何向东回家来,田佳妮又去给他热菜,煮饺子,她知道何向东肯定饿坏了。

    像他们这些演员的正经餐都是在演出后吃的,何向东四点多吃的晚饭,现在他都饿的不行了,肚子里面空空如也。

    田佳妮给他下了三十个韭菜猪肉的饺子,还有好几碟子卤味凉菜,何向东把饺子还有菜都端到客厅里面,看着电视就着菜,吃的可香了。

    电视上现在正在放的是阿冰和大曹的相声《新说绕口令》,都是老朋友了,何向东也在看他们的相声。

    张清丰就坐在旁边,现在的张清丰也发福了不少,身材粗壮了好几圈,肚子也鼓起来了,他扭头问何向东:“这就是台湾来的相声演员?”

    “对。”何向东嚼着饺子,含糊不清地说着。

    张清丰点点头,又把目光投向电视,眼中露出思索的神色:“最近好像国家在大力推进两岸交流啊。”

    何向东还在埋头吃饺子,小何也被何向东勾起了馋虫,也过来吃了,何向东抽空问张清丰:“怎么了,大哥?”

    张清丰淡笑着摇摇头:“不太清楚,但也要往这方面关注关注了,如果国家政策要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话,那我们就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了。”

    何向东一怔,随即叹服,张清丰真不愧是商界巨擘啊,就一个小小的春晚节目,他就想到了这么多东西。

    要是换做何向东,何向东顶多就是对这段相声的好坏进行点评一下,至于像张清丰这样的发散思维,他是没有的。

    他是一个优秀的艺人,但却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商人。

    所以何向东瞬间就对张清丰高山仰止了,他的溢美之词都到嗓子眼了,可惜还不等他说出口,张阔如就板着脸说话了。

    “大过年的,不许谈生意了。”张阔如冷着脸扔下这么一句话。

    张清丰苦笑不止,张阔如对他做生意的意见挺大的,他自己一年到头都在外面跑,钱是赚了不少了,可是真正能回家陪老父亲的日子却并不多。

    他于心也有亏欠,张清丰叹了一声,低下了头。

    小何挑何向东碗里的饺子,他用叉子插住了一个饺子,就往张阔如那边送:“爷爷,吃饺子。”

    见着是小何,张阔如冷若寒霜的脸庞才春水化冻,笑眯眯叼了饺子入嘴里,赞道:“还是小家伙听话,真乖,爷爷再给你一个大红包。”

    小何顿时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何向东翻起了白眼,这孩子,还真是自己亲生的。

    张清丰也被小何逗得哈哈大笑。

    小何不停歇,赶紧又去插了一个饺子给张清丰拿去:“大爷,您吃饺子。”

    张清丰问道:“那我需要再给一个红包吗?”

    小何特别不好意思地笑着,眼睛里面却闪着金钱的光芒:“嘿嘿嘿……”

    张阔如也看了过来。

    得,张清丰在自己老子的眼神逼视之下,硬生生被小何宰了这么一刀,他是哭笑不得。

    张清丰的媳妇也有孕了,看着小何这活宝的样子,他突然觉得自己要是能有个孩子,那倒是也应该蛮有意思的。

    这还是他第一次觉得生小孩有意思,而不是像是之前那样躲不过去要完成任务的悲催。

    张清丰现在也四十了,也没有个后代,他怔怔看着小何,这个商界强人眼中竟然露出了慈爱之色。

    小何得了好处,再接再厉:“王爷爷,您吃饺子。”

    王弥苇隔着老远,张嘴就喷:“走开,我没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