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挨打
    春晚的相声是一定要求要有主流价值观宣传的,如果是放在小剧场里面,何向东在台上胡闹一通也就可以下去了,但是在这里就不行了。

    其实何向东也不是反对价值观宣传,传统艺术也有劝人向善的东西。

    只不过这个东西很难处理,相声就是一门让人笑的艺术,让人笑就得好笑好玩,但是这种价值观又太正经了,一旦融入不好就会破坏整个节目,所以何向东特别担心这个问题,他特别怕观众反感。

    这个节目说到现在了,观众已经笑得不行了,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何向东才敢把这么正经的东西拿上来说,而且前面他做足了铺垫了,希望能融入成功吧。

    薛果也明白这段相声的成败关键来了,这一小段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观众不犯腻味,不反感,他就成功了。

    其实在定本子的时候,薛果也有说要不干脆这段还是还是让何向东来说好了,不过何向东最终决定还是把这个重担交给了薛果。

    原因有二,何向东嘚吧嘚刻画了半天的人物形象就是一个不干正事的人,结果回过头来,还得自己骂自己,没有这种道理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何向东相信薛果,其实外界人士都太低估了薛果的能力了,这也跟薛果太低调有关系,他出来不挣什么,说相声也是甘当绿叶,不去表现,所以太多人低估薛果的本事了。

    但何向东清楚,薛果的本事是非常强的,当今相声界捧哏功夫已经没几个人比他强的了,要知道薛果现在也才三十出头啊,再过几年那还了得

    而且就算他们现在红了,挣的钱也多了,电视台约的节目也多,但是何向东知道薛果就没有一天把基本功放下过,何向东相信他能完成这个重任,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

    薛果也觉重任在肩,但他稳住了心神,卯足了劲儿,语气正经,但却并不严肃;语速不急不缓,虽是质询之语,但还是让人听着如春风拂面。

    薛果看着何向东喷道:“你整天要说一个成功人士,可你干过一件正经事情吗?你要做一个成功人士,可你为了这个目标奋斗了吗?整天就知道斗气,挣面子,至于吗?还怕别人看不起,你有做一件让人看得起的事情吗?难怪你女朋友离你而去了,你就是活该。”

    何向东低头挨批评。

    “好……”观众叫好。

    何向东抬起头,晃一下右手食指:“我还有我们家祖传的大戒指呢。”

    观众又是大笑,谁也没想到这么正经的环节,何向东居然还会来这么一个包袱,果然是何向东啊。

    薛果拦他:“行了行了,别显摆你那个大戒指了。你这个人啊,你的价值观就有问题,成功并不是仅仅指的是发财。”

    何向东一愣:“那是什么?”

    薛果道:“成功与否得看你对社会有没有贡献,你对这个社会而言有价值来了,你不得好好反省反省吗?”

    话音落下,点到为止,价值观宣传结束。

    何向东恍然道:“哦,我要反省,我要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薛果点头应道:“这就对了。”

    何向东接着道:“我要去厕所反省。”

    薛果一愣:“你去那地方干嘛?”

    何向东道:“我去反省啊,我弄一盆水,洒自己脸上,我要冷静冷静。我要跟镜子里面的自己说‘何向东,你要好好做人,你要好好做事,你要做一个优秀的少先队员……”

    “哈哈哈……”

    薛果都要疯了:“怎么又扯上少先队员了?”

    何向东凑合道:“就那个意思嘛,反正我要对社会有贡献,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在干不正经的事情,我要好好做事,我要做一个真正的成功人士。”

    薛果点点头,满意道:“你能这么想就对咯。”

    “我给自己鼓励完了,从厕所出来,生活是如此美好啊。”何向东伸着懒腰,发出愉悦的呻吟,然后头往旁边一看,愣住了,眼珠子都瞪大了。

    薛果好奇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何向东呆愣愣道:“对面的洗手间出来一男的。”

    “啊?”薛果惊叫一声。

    “哈哈哈……”观众再次大笑。

    薛果傻眼了:“敢情你啰嗦半天,你是跑女厕了是吧?”

    何向东悲愤欲绝:“我也不知道啊,跑吧,后面一群人追着我打呢,都喊‘打流氓’,还有一大姐跟他老公说‘快打那个疯子,就是他在厕所里面啰嗦半天,太吓人了’。”

    薛果叹服道:“好家伙,这事儿都被你遇上了。”

    何向东做着跑路的动作:“我是一边跑,他们是一边追,最终我还是没能跑的过他们。给我围着一顿打啊,他们抓着我脑袋就往卷帘铁门上撞,哐哐哐的,真狠啊。”

    薛果想想都觉得疼:“嗬,真够狠的。”

    何向东身子一矮,手一伸,做升卷帘门:“哗啦啦,卷帘门升上去了,从里面出来一大胖娘们,满嘴的金牙‘谁呀谁呀谁呀,谁买早点’。”

    观众都笑得跳起来了,他们都没想到居然是这位。

    薛果也目瞪口呆:“还是老熟人。”

    何向东接着道:“我看见是人家,我赶紧伸出我这右手戴着的大戒指‘救我救我救我’。”

    薛果都无语了,急道:“都这会儿,就别对暗号了。”

    何向东手上比划着道:“那大胖娘们一瞧见是我,人家扭头就进去了,哗啦啦,她又把卷帘门给关上了。”

    薛果也道:“这是记仇了啊。”

    何向东一脸悲催道:“他们给他这顿打啊,打的我都快没人样子,从早上八点打到夜里三点啊。”

    薛果来了一句:“他们也不累啊?”

    就这一句让观众再次大笑,人都快被打死了,你还关心别人累不累啊?

    何向东看着薛果喷道:“你没人性啊。”

    薛果摸摸鼻子,干笑几声,问道:“后来怎么样了?”

    何向东道:“后来他们就累了呗,他们就抓着我头发问我,‘小子诶,你叫什么名字,我们要把你扭送派出所’。”

    薛果问道:“你怎么说的。”

    何向东笑道:“我跟他们说‘我叫薛果’。”

    “去你的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