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
    薛果对何向东道:“没您这样说话的,您这话可太损了。”

    何向东却道:“我说话是损了点,但是老板很开心啊。”

    薛果讶异道:“哦,是吗?”

    何向东点头:“哪是啊,老板对我很客气‘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

    薛果无语道:“好嘛,这是客气吗?”

    何向东摇摇头:“没办法了,中午我就没好意思再去。”

    薛果也道:“是啊,您都这么臭不要脸了,哪里还好意思啊。”

    何向东继续道:“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啊,我是一个要成为成功人士的人,他就这样看不起我,我怎么能忍,所以我晚上又过去了。”

    薛果一愣:“啊?您还去吃啊。”

    何向东道:“那肯定啊,我得把这面子挣回来,我把我们最值钱的传家宝带上。”

    薛果问道:“什么传家宝啊?”

    何向东回道:“一个大戒指,半斤左右,铁的镀铜。”

    薛果无语道:“好嘛,要多不值钱就不值钱。”

    何向东却道:“但是这够分量啊,我把这大戒指往我这手指上一套,这就跟金戒指似得。”

    薛果叹道:“好家伙,这是装富去了。”

    何向东伸出右手食指,装作是把戒指带上去了,晃动着他的手指道:“我又去店里了,进门我就喊‘点菜点菜点菜’。”

    看见何向东这副样子,观众全都笑了。

    薛果道:“这是露富去了。”

    何向东又道:“这时候老板娘从里屋出来了,这老板娘大概四十来岁,大胖娘们,大脸盘子,还镶了一嘴的金牙。”

    何向东晃动手指道:“我在这儿喊‘点菜点菜点菜’,那大胖娘们呲着牙吼‘点呐点呐点呐’。”

    “哈哈哈……”

    薛果道:“这两人上这儿斗富来了。”

    何向东再道:“我就开始点菜了,先来个花毛一体。”

    薛果疑惑问道:“这花毛一体是什么?”

    何向东道:“就是花生拼毛豆。”

    薛果嫌弃道:“那你就说花生毛豆就行了,拽什么花毛一体啊,我还以为你要吃秋裤呢。”

    “哈哈……”就这一句,又把观众逗笑了。

    何向东也笑了几下:“就那个意思,叫了一个花毛一体,然后来了四瓶啤酒。”

    薛果道:“来了四瓶。”

    何向东转过身子,得意洋洋道:“老板娘,就我面前这四瓶啤酒,我可以不用起子,单用我这手,啪、啪、啪、啪四声就全给开了。”

    薛果讶异道:“嚯,你还有这能耐啊?”

    何向东再转过身子,扮老板娘,凶神恶煞道:“不信!”

    何向东一转身,瞪着眼珠子怒吼道:“不信你还不给我拿起子去啊?”

    “嗨。”

    “哈哈哈……”

    “噫……”

    观众皆是大笑。

    何向东的这段相声确实笑点非常密集,让人停都停不下来,而且金句频出,想来年后肯定也会变成流行语的。

    薛果都无语了:“您说您费那么大劲儿干嘛,你直接跟人家说要起子不就行了嘛,还绕这么大一圈。”

    何向东却道:“这样说显得我有身份,我毕竟是一个要成为成功人士的人。”

    “还是没忘了这茬。”薛果无力吐槽。

    何向东接着道:“就这四瓶啤酒,我喝到夜里两点半。第二天,我醒来,我还接着去。”

    薛果道:“跑这儿怄气来了。”

    何向东道:“这次我可就不是我一个人去了,我得带上我那一帮好哥们,我有一帮哥们,七个人,加我一个八个,我们每人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就过去了。”

    “到了店里了。”何向东伸出右手食指,晃动着:“点菜点菜点菜。”

    然后一个转身,龇牙咧嘴道:“点呐,点呐,点呐。”

    观众狂笑。

    薛果说道:“还是这老规矩。”

    何向东一撸袖子:“来个花毛一体,再来一瓶啤酒。”

    薛果一愣:“一瓶啤酒?你们这儿八个人呢,喝一瓶啊?”

    何向东道:“这一瓶啤酒只是个引子,我们背的这登山包里面放着三箱啤酒,而且是每人三箱。”

    薛果吓一跳:“好家伙。”

    何向东用手比划着:“我们桌子上这一瓶喝完了,立刻往登山包里面一塞,拿出一瓶新的来,桌子上看见的永远就这一瓶。”

    “好嘛。”

    何向东骄傲道:“我们是下午三点去的,一直喝到夜里两点半,我们这群哥们都吐得不行了。”

    薛果道:“可不嘛,二十四箱啤酒呢。”

    何向东再道:“老板都快哭了,就这个酒量就别看出喝酒了,看着太吓人了。”

    “哈哈哈……”观众再次大笑。

    何向东非常自豪道:“打那儿之后,老板再也没理过我。”

    薛果道:“是啊,理你干嘛呢。”

    何向东道:“反正我不管,我是把面子挣下来了,我是个要成为成功人士的男人。”

    薛果叹服道:“这执念。”

    何向东道:“我不管,我就要一个成功人士,我就要做一个人上人,我再也不听这破相声了,不高雅,太俗了。”

    这句话一出,台下都炸了,观众兴奋地都跳起来了,向文社可没少被人说低俗啊,平时何向东在小剧场时候就经常拿这个找包袱,没想到他上春晚了也这样。

    这货果然要在春晚上搞事情啊。

    节目组的人脸瞬间就黑下来了,你说什么不好,说这个,万一又惹起骂战来怎么办?

    何向东也没想那么多,顺嘴就说出来了,这个包袱也是他现场抓的哏,效果非常好。

    薛果却不乐意了:“谁告诉你听相声俗了?”

    何向东道:“不是都这么说嘛。”

    薛果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再挖下去了,他赶紧转移话题:“那你不听相声,你听什么去啊?”

    何向东答道:“我去听交响乐,去看芭蕾舞,去看踢踏舞。”

    薛果应了声:“哦,去看这些。”

    何向东兴奋地对薛果说道:“你没看过你是不知道啊,就那个踢踏舞特别有意思,就穿着皮鞋在地上踩,非常有节奏感。”

    薛果也来了兴趣了:“哦,是吗?”

    何向东道:“那当然,特别有节奏感,就那样响,哩哩咵哩咵哩哩咵,哩哩咵哩咵哩哩咵……”

    薛果一愣之后,赶紧拦道:“哎,不是不是,这不快板吗?”

    何向东神情一滞。

    观众大笑。

    何向东道:“这是踢踏舞,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这是高雅艺术,跟你们那破快板不一样。”

    薛果也无可奈何了:“好嘛。”

    何向东陶醉道:“你还别说,他们踢踏舞是真高雅啊,我就坐在第一排,就看着他们的那个舞蹈,哎……”

    何向东从陶醉里面出来,在胸前一摸索。

    薛果问道:“怎么了?”

    何向东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他们把鞋子踢下来了。”

    薛果吐槽道:“这破玩意儿,还不如我们快板呢。”

    何向东手上比划着:“我把鞋子收好了,在家放好了,明儿晚上我还去看踢踏舞。”

    薛果一愣:“你是还没挨够踹是吧?”

    何向东不满道:“这叫什么话?”

    薛果道:“那你还去干嘛?您是听上瘾了吗?”

    何向东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我这才一只鞋子,我不得去凑一对儿嘛。”

    “哈哈哈……”

    “噫……”

    现场火爆了,笑声嘘声响成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