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四十章 太吓人了
    台上何向东也是仰头大笑,他也没想到观众居然会来这么一出,他都以为自己来到向文社的小剧场了,这还是春晚的舞台吗?

    何向东大笑几声,当时就开始现场抓哏了:“哎,你们这样可不行,别人上来你们可都是鼓掌叫好的啊。”

    “噫……”何向东话音没落,台下观众又是起哄声一片。

    后台演员看着电视都是咋舌不已,何向东这人气真实无敌了。

    冯爷的节目是第一个语言类节目,他演完就回家陪家人过春节了,家人也在等他一起吃年夜饭,这会儿饭都还没吃好呢。

    饭桌放在客厅里面,客厅的大电视机正在播放春晚,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冯爷端着酒杯的手也凝在半空了,看着何向东人气爆棚的样子,他也不由得露出了苦笑。

    张家别墅,小何更是激动地蹦了起来,非嚷嚷着要给他们班里同学打电话,田佳妮都无语了,何向东每周都在京城台做万象归春,也没见这孩子怎么着了,怎么到了春晚,这孩子这么激动了呢?

    侯家,侯三爷看着台上的何向东、薛果,眸子里面流露出欣慰之意,何向东和薛果都是他的干儿子,有子如此,夫复何求啊。

    马家,马老师畅怀大笑,弄得他家马公子都频频侧目,他家老爷子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除夕夜,笑声满中华。

    春晚的舞台上的何向东的状态更是已经到了巅峰,台下有工作人员每分钟都会举一下牌子,提醒台上演员时间。

    原本的何向东还是很注意的,可是现在被现场观众这么一勾搭,他立马热血上脑,状态是到了巅峰了,可顾忌却也少了许多。

    何向东对着观众一挥手:“再见。”

    见状,薛果赶紧拦他:“回来。”

    何向东很听劝,扭头就回来了。

    观众见了也是哈哈大笑,他们就喜欢何向东跟他们这样逗闷子闹着玩,何向东是最没架子的艺人,特别喜欢跟观众打成一片。

    春晚毕竟是有十几亿人在看的,何向东的名气可没覆盖到这十几亿人里面,这里面好些人都是第一次看何向东的演出。

    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开场,他们对何向东的好感顿时上涨了不少,确实何向东身上具备很强的亲和力,让人见了就欢喜。

    以前是曝光度不够,现在有了春晚这个舞台,他还不飞了天啊。

    台上演出在继续,薛果劝何向东:“观众是在跟咱们闹着玩,这是欢迎咱们呢。”

    何向东恍然大悟:“哦,欢迎咱们啊,受宠若惊啊。”

    薛果点点头:“是啊。”

    何向东抬眼看了一下观众,问道:“今儿观众来的不少啊,这都坐满了吗?”

    “噫……”观众纷纷发出嫌弃的声音,何向东又要说他的万年不变的迎门包袱了。

    薛果笑了,道:“那得看算不算空座啊。”

    何向东和观众皆是大笑。

    笑罢之后,何向东对观众解释道:“这是我们的一个小小的迎门包袱,因为我经常说,所以这都变成我出来的口头禅了。我们演员都有口头禅,就我们冯巩老师,冯爷一出场准说‘我想你们死……”

    “嚯……”薛果吓一跳,惊叫一声,赶紧把何向东给拦住了。

    有些期待何向东上台搞事情的观众这会儿都跳起来了,这货果然不消停啊。

    节目组的人汗都下来了,你要干嘛?

    薛果赶紧拦何向东:“没有,这没有,人家说的是‘我想死你们了’,好家伙,您这一说,差点就出事故了。“

    观众都笑。

    冯爷在家也是哭笑不得,何向东就喜欢拿相声同行砸挂,这人真是没法没法了。

    黄导也是眼珠子一瞪,他是生怕何向东在台上胡来啊,当初可是他极力推荐何向东上春晚的,何向东乱来他也是要担责任的。

    可是现在何向东都站在台上了,他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了,就只能祈求何向东千万不要乱来,要冷静克制。

    黄导敢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这么操心过。

    春晚节目组好多人也都黑了脸了,他们早就说不邀请何向东了吧,你看看这事儿闹的,开场说半天话了,没一句是本子上有的。

    高本河已经回家了,他是春晚语言类节目的负责人之一,也是相声节目的总负责人,但是现在所有节目都敲定了,都排好上场了,也用不上他了,他就在家里陪家人一起看电视了。

    作为相声节目总负责人的他自然是清楚何向东和薛果节目内容的,也很清楚他们本子里面没有这一段。

    但是作为一个专业的相声演员,相声界现在的当家人,他也很清楚他们说的是没有问题的,这只是开场砸挂的包袱,要不了几句就入正题了,所以他不慌。

    他是不慌,春晚节目组的人却急的跟热锅蚂蚁似得。

    何向东在台上是不知道这一切的,就算知道了肯定也是不会往心里去的,说相声他是专业的,我管你们这些外行急不急啊?

    何向东解释道:“说秃噜嘴了。”

    薛果也叹道:“好嘛,我这儿冷汗都被你吓下来了。”

    何向东一笑:“不玩笑了,上了台呢,还是需要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相声界一个不值一提的小学生。”

    薛果笑着捧道:“您客气。”

    何向东一转身,伸出手来:“再来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老师。”

    薛果摆摆手:“老师不敢当啊。”

    节目组的人总算松了一口气,黄导也擦擦头上冷汗,你们总算是说回到本子上的词儿了,吓死我了。

    何向东道:“这位是薛果,是我们相声界一位非常优秀的捧哏演员。”

    薛果点头笑笑,难得没客气:“您可算是正经介绍我一回了。”

    “哈哈……”何向东大笑。

    现场观众亦是大笑,现场九成以上的人都听过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都知道何向东每次在介绍薛果的时候都会出幺蛾子,什么时候正经过啊。

    所以薛果一抖出这个包袱来,全场观众都笑翻了。电视机前的向文社的观众也笑翻了一片,而那些没有听过何向东相声的人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

    包袱不错,可节目组刚收起的冷汗又下来了,怎么又来了一句本子上没有的。

    其实语言类节目也没有说完全要按照本子上来,因为春晚的舞台也是会出现小事故的,这时候就需要随机应变了。

    就比如当年陈佩斯和朱时茂二位先生的小品,《主角与配角》,民间称呼叫队长别开枪,就在台上发生过事故,演一半道具坏了,两人就随机应变表演着,然后把不慌不忙地枪带子又绑上了。

    包括赵大叔有一次上春晚,上场之后才发现包忘带了,他又若无其事下去拿了,回来之后还现场砸了个挂,观众一点没发现。

    再比如赵丽蓉老师在春晚表演《打工奇遇》的时候,在一段舞蹈里面她就摔倒了,然后不慌不忙站起来,还来了一个亮相,观众一点没发觉,反而觉得这个摔倒很有意思,还以为是他们事先就设计好的。

    所以春晚的舞台是允许你随机应变现场砸挂的,但是像何向东和薛果这么频繁的,他们是没见过的,太吓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