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求皆苦,无欲则刚
    春晚主持人的报幕是站在台下观众席上报幕的,原因也很简单,这台晚会只有一个舞台,然后又是直播。

    所以主持人站在台下报幕,镜头正好切到主持人身上,趁着报幕的时间,工作人员赶紧上场捡场,把舞台收拾一下,把下个节目要用的道具搬上去。

    所以别看春晚的主持人是他们,但是他们真正站在那个舞台上的时间还真的不多。

    这会儿已经到第十五个节目,央视主持人李咏和周涛站在一起,正在为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做报幕。

    李咏道:“刚才一曲娓娓动听的歌曲《我爱唱歌》还在耳旁萦绕,真是悦耳之极啊。”

    周涛也应和道:“是啊,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李咏仰头一笑:“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们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已经过去一半了。”

    周涛道:“歌舞杂技,所有的节目都非常精彩。”

    春节联欢晚会是一台晚会,所以这些主持人的主持风格都是典型的晚会主持人风格,说话非常正式,跟一般的综艺节目大不一样。

    李咏再道:“接下来要上场的这二位,我相信他们一定也会给我们带来非常精彩的表演的。哎,涛儿,你说咱们这里现场观众坐满了吗?”

    周涛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哦?那得看要不要把空座给刨去了。”

    “哦~”全场观众开始惊呼了,央视的春晚就在央视大楼里面举办的,而来现场看春晚的基本上都是北京的观众。

    而北京却又正好是何向东的大本营,所谓冬瓜遍天下,北京的冬瓜可是相当多的。这年头都流行给粉丝团体起昵称,就像今年爆红的超级女声的冠军李宇春,她的粉丝就叫玉米。

    何向东的粉丝就叫冬瓜,冬瓜们的网上聚集地就是冬瓜藤论坛,何向东自然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他也经常拿冬瓜在他的相声里面砸挂,说是冬瓜管饱,减肥利尿。

    随着何向东的走红,冬瓜们也是越来越多了,当然最大的聚集地还是在京津一带,毕竟这是何向东的大本营。

    今晚上来现场的这些观众们里面就有接近一半的何向东的粉丝,有超过九成人听过何向东的相声,何向东火爆京城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所以这现场,那就跟向文社小剧场没什么两样了,都是自己人,都是懂相声的观众。

    这也是为什么主持人刚把何向东的开场包袱说出来,全场观众就惊呼了,因为他们太熟了,他们知道这是何向东和薛果要出来了。

    他们也太期待了,甚至还有好些人费尽心思弄春晚门票就是为了要看何向东和薛果。

    李咏也有些咋舌,何向东和薛果的人气是真高啊,他连名字都还没报呢,这些观众就都这么兴奋了,真是了不得。

    李咏露出笑意:“看来我们大伙儿呀,都猜着是谁了,那下面就让何向东和薛果这两位相声演员给我们带来精彩的相声表演。”

    “掌声有请。”周涛也落落大方说了一句。

    终于到何向东和薛果了,台下观众都伸着脖子往里面看,电视机前的无数观众也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电视。

    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在“今年春晚你最期待谁的节目”的调查里面可是拔了头筹的,现在不知道多少人在等着看呢。

    其实说实话何向东的名气是还没有到达那个程度的,但是观众对他的期待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大,因为他太另类了,而春晚又太正经了。

    把这么个另类的家伙放在春晚这么正经的舞台上,这本身就有很大的看点,观众怎么可能不期待啊。

    所以他们的节目拔了头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只是何向东自己都没想到,他今晚的演出竟然会给他的名气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报幕结束,工作人员冲着两人点点头,说道:“可以上场了。”

    何向东和薛果皆是微微颔首,两人同时用右手微微提起大褂前袍,左手放于腰上,脚下迈着四方步,不急不慌朝台上走去。

    薛果打前,何向东随后,两人目视前方,脸上带着从容的笑意。这一刻,两人都有恍惚之感,这么多年了,我们终究还是踏上了这个舞台。

    我们还是踏上了。

    没有屈辱地踏上了。

    在这个最闪亮的舞台说自己要说的相声。

    我们来了。

    两人迈步台前,薛果站在桌子里面,何向东在桌子外面,两人鞠躬。

    “噫……”

    也不知道哪位观众带头喊了一声。

    台下顿时嘘声响成一片。

    “噫……”

    “噫……”

    “噫……”

    别的演员上场,观众都是鼓掌叫好的,就算有忘了这茬的,还有观众席前的领掌人员指挥呢。

    可是何向东和薛果上场,全场观众立马开始起哄了,前排领掌的人冷汗都下来了,要死了,他赶紧站起来示意大家鼓掌欢迎,结果完全没人理他。

    主持人见识多些,知道这是观众在欢迎何向东,他们倒是不以为意,不过也在暗自感慨何向东的人气,别的演员出场可没这个动静。

    后台也是有电视机的,后台演员看见此景,也是苦笑不已,他们可不认为这是起哄喝倒彩,这是观众对何向东和薛果的爱啊,这是一个演员的荣耀。

    严家。

    严亮和严小华正在看春晚,看见何向东和薛果上场,又看见观众起哄连连,严亮笑着摇摇头,又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严小华怔怔看着电视机,喟然一叹,脸上带着复杂神情,有落寞,有无奈,也有欣慰。

    ……

    赵家。

    赵峰华现在跑到东北工作去了,不过过年了他还是会回来北京老家的,何向东和薛果上场之后,他也不想再看电视了,就自己一个人跑到阳台上去了。

    点燃一支香烟,零下十来度的北风吹得赵峰华直打哆嗦,手上的香烟也在明灭不定地闪烁着。

    ……

    丁家。

    丁以群虽然没有被蔡国强的事件牵连到,可是现在也大不如前了,风光不再了。

    他看着电视机上的何向东和薛果,心里头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总觉得堵得慌,眉头紧紧锁在一起,解也解不开。

    ……

    蔡国强还有刘卫东已是白身,因为他们屁股底下不干净,现在还有不少麻烦在身。过年了,他们也暂时放下麻烦,好好看看春晚。

    正好现在是何向东和薛果上场,蔡国强的目光一下子就凝滞了,看着台上风光无限侃侃而谈的何向东,又看看自己现在这副落魄的模样。

    他也谈不上恨,也说不上悔,只是心里有淡淡的失落感。在看见何向东的这一刻,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来八个字“有求皆苦,无欲则刚”。

    有求皆苦,无欲则刚。

    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