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八章 何向东、薛果上场
    百家姓是合唱歌曲,大陆还有港澳台歌手们一起合唱的,讲的是两岸三地同根同源的文化。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演唱者就有内地的歌手满文军,还有香港歌手谢霆锋,台湾歌手庾澄庆,还有来自澳门的武术运动员李菲的舞剑表演。

    歌曲结束之后,就是春晚的第一个语言类节目了,冯爷的化妆相声。

    表演者有三个人,除了冯爷,还有央视主持人朱军,还有春晚的老面孔牛莉。

    讲的故事也很简单,牛莉和冯爷是一对农村夫妻,牛莉要进城务工当保姆,冯爷放心不下,非要跟过来看。

    朱军扮演的则是城里来招保姆的东家,三人就因为招保姆之事弄了不少啼笑皆非的笑话。

    这个节目其实就是冯爷泛相声化作品里的典型代表,台上三个人,类似于群口相声,在这里面也能看出一些相声的捧逗色彩。

    但是他们这三个人又有很明确的人物身份,这个特定的人物身份也给他们之间的故事增添了不少喜剧矛盾冲突,这种身份就是很典型从小品里面吸收过来的。

    三个人的节目有相声的特征,但也带着非常明显的小品表现形式,这就是冯爷的泛相声化理念,以相声技巧为内核,以小品为表现形式。

    这也是冯爷改变相声的路子,虽然也被相声界不少人士指责为野孤禅,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这个作品,冯爷是花了心思的,里面妙句频出,在年后也迅速成为了流行语,事实上春晚也就是流行语的制造机。

    今年春晚的舞台基本上都是一到两个歌舞类节目后就会跟着一个语言类节目。继冯爷的节目后的是一个舞蹈,再后面就是小品了。

    节目在有条不紊进行着,对观众来说,其实观众是更喜欢春晚的语言类节目的,因为春晚的歌舞确实没什么花头,都太板正了。

    语言类节目虽然也很板正,过于讲究立意之类的,但是这年头的观众胃口还有那么刁,这年头正儿八经的喜剧节目还不是很多,所以观众对喜剧还是很渴求的,他们对喜剧容忍度是很高的。

    所以现在中国十几亿观众都还是非常期待春晚的语言类节目的,当然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几年了,等国内喜剧大时代的到来,那时候的观众就看不上春晚的作品了。

    后世大家都说春晚越来越不好看了,其实春晚的水平一直是很稳定的,只是观众的口味越来越刁了,春晚满足不了他们了。

    但至少现在,观众对春晚的期待值还是蛮高的。不过对于节目组来说,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语言类节目,倒不是怕演员出错,而是担心他们时间把握不准。

    歌舞类节目简单,曲子的时间都是恒定的,伴奏放完,你赶紧下去,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但是语言类节目,你说快几句,说慢几句,耽误个几十秒,一两分钟的很正常,一个两个节目累积起来,到了后来会出大问题的,因为主持人是要报响零点钟声的。

    所以你这里一耽误,他们后面就难办了,甚至还有可能导致后面演员的节目被临时被拿掉,所以说春晚的舞台,你只要没踏上那个大舞台,一切变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现在已经10个节目过去了,一些都还在正常进行着,时间也在合理误差范围内,节目组也大松了一口气。

    得亏今年还是正常的,等到明年,也就是2007年春晚,那时候的时间误差就大了,所以在后面的零点报时就出现了大问题了。

    零点报时给主持人多出来了三分钟时间,在这恶梦般的三分钟里面,主持人们纷纷撞车,台上一塌糊涂,史称春晚黑色三分钟。

    第十个节目也是相声,就是湖南那对小伙伴的,他们的相声属于新派相声,就不像冯爷那般改动大了。

    第十一个节目之后是歌曲吉祥三宝,这歌曲也在春晚上一炮而红,迅速成为了2006年最火的歌曲,也被制作成了彩铃,下载量无数。

    在吉祥三宝之后的就是2005年的流行歌曲,还是多个歌手的串烧,这年头流行串烧歌曲,庞龙的也登上了春晚,还有林俊杰的,水木年华和香港的twins也在里面。

    其实黄导除了要满足春晚的政治宣传需要之外,他很想满足观众对娱乐的需求,所以他强烈推荐何向东和薛果上春晚,同样的他也在春晚上设置了很多流行元素,从这些流行歌曲身上就可见一斑了。

    黄导为了收视率也是煞费苦心啊。

    歌曲串烧过后就是小品,这小品里面有一个演员是牛爷,牛爷也是相声演员,有门户的,他是常四爷的徒弟,属于文字辈的,比何向东还要高一辈,

    早些年,冯爷跟牛爷两个人一直是一起搭档说相声的,后来两人就咧了,牛爷也基本不说相声了,就基本在小品还有电影里面扎堆,前些年他还在安徽的一个县里面挂职副县长,这事儿还闹得蛮大的,不过去年他就请辞了,重新投身演艺圈了。

    牛爷的小品之后,就是歌曲,这是第十四个节目了,再过后,第十五个节目就是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了。

    小品演完之后,工作人员就去后台找何向东和薛果了,赶紧把他们带到舞台上场门那边候着。

    何向东和薛果倒是淡定的很,两人从容不迫地站起来,取下大褂穿好,工作人员都急的不行了,连连催促,何向东也只是笑笑。

    穿好衣服之后,何向东拢拢袖子,又弹了弹身上的袍子,眼睛瞪着前方,瞪眼凝眉,右手一撩前袍,一脚踹出,来了个京剧的“蹁月亮门”,嘴里念白:“走也,哇呀呀呀呀……”

    薛果仰头大笑几声,也跟着出去了。

    工作人员苦笑不得。

    后台离舞台不远,几步路就到了,何向东和薛果站在上场门前相视微微一笑。

    台上歌曲演出已经结束了,主持人李咏正在给何向东和薛果报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