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这是直播啊,大哥
    大年三十,春节来临。

    2006年春节终于来了。

    到了真正的年关了,热闹的北京城也冷清下来了,其实中国的大城市都是靠外来人口支撑着的,真正的本地人没几个。

    这是城市化进程,农村人往城市挤,小城市人往大城市挤,所以越是大城市越是繁华,越是乡村越是冷清。

    只有到了年关时分,这种情况才会得以改变。

    何向东是个孤儿,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哪儿人。

    他跟着自己师父浪迹江湖二十几年,别的人过年了都会想着回老家,可是他却没有老家,有师父在的地方就是故乡了。

    包括现在的何向东也是如此,有家人的地方就是他的故乡。尽管何向东今年要上春晚,但他还是想回家和家人一起过春节。

    何向东的相声是在春晚的中间段,他演完就得赶紧回家,还能陪家人一起吃上一顿饺子,也能一起守岁。

    张清丰早就派司机在央视里面等着了,开着车过去的,就等何向东演完,他好赶紧把何向东给接回去。

    何向东和薛果他们上午就到央视了,上午时候进行了最后一遍彩排,下午就待在央视里面准备了。

    三餐都是在央视解决的,演员们有什么想吃的,或者有什么需要的,可以跟工作人员说,能提供的央视一般都会满足的。

    何向东也没什么特殊的要求,吃饭他也是吃的大锅饭,他们做好用快餐盒送过来的。何向东演出前喜欢吃点水果,也没劳烦人家工作人员,人家也挺忙的,他自己去食堂那边拿的。

    他弄了个塑料袋拿了一大袋子过来,还全都分给了化妆间里的演员们一起吃,别的人都在准备春晚事宜,有在调整状态的,也有在战前动员的,还有在试装的,反正都在忙活着,像何向东这么闲的就没有了。

    何向东把水果拿回来,他们一人拿了一个,也笑眯眯跟何向东道了谢之后,就又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何向东耸耸肩,自己拿了两个橘子,就喊上薛果一起出门溜达了,央视何向东也来过好几次了,但是一号演播大厅他还真的不怎么熟,他就跟薛果两人出门闲逛去了。

    这两人是真的心大啊。

    何向东揣着两个橘子,剥着吃着。薛果兜里放着好几把开心果,也在剥着吃着。这两人还便走便聊天,太惬意了。

    刚出门何向东就瞧见来往匆匆的人,何向东摇摇头,把一瓣橘子丢进嘴里,说道:“唉,他们真忙。”

    薛果手上剥着开心果,嘴里还念叨:“是,就您最闲了。”

    何向东笑道:“过年嘛,可不就得揣着零食水果,边走边玩嘛,我要是不来春晚,没准我现在正在家里贴春联呢。”

    薛果也乐了:“得,还是春晚耽误你了呗。”

    “哈哈……”何向东仰头大笑着。

    这边的笑声也引起人注意了,就在离何向东不远的地方就有摄像机还有记者,这个记者也是央视的。

    在春晚前几个小时,有一个直播春晚准备工作的节目,他们也会随即采访演员们的,正好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在这儿逗闷子弄得哈哈大笑,引起了那边记者的注意了。

    女记者闻声扭头看来,看见是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她眼睛一亮,忙扭头对镜头说:“哎,那边有笑声传来,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跟我来。”

    说罢,女记者就带着摄像师过去了。

    节目是直播的,现在镜头一切就切到了直播室,直播室里面也有两个主持人,男主持哈哈一笑:“不知道我们的小可又发现了什么?”

    女主持人道:“真不愧是春晚的舞台啊,还没上场我们就听到了笑声阵阵。”

    男主持也道:“是啊,这两人笑声这么爽朗,你猜猜他们是谁?”

    女主持人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应该是我们春晚的老面孔了,不然一般人可没这么洒脱。”

    男主持人也道:“我也觉得是老艺术家。”

    “那让我们看看是谁吧。”女主持人扭头朝大屏幕上看去,这时候镜头已经采访到了。

    大屏幕上已经切到何向东和薛果了。

    瞧见这两人了,两个主持人都懵了,倒不是说他们对何向东有多大意见,而是他们刚才吹了半天白吹了啊。

    淡定洒脱的春晚老面孔,哪里来的老面孔啊,这两人是第一次上春晚。还老艺术家,这两人像个鬼个艺术家啊?

    谁家艺术家是这副死德性啊?

    何向东啃着橘子,往手里吐橘子核的样子,这市井模样哪里有半分老艺术家的样子啊。

    还有薛果,薛果的那副死德性也别提了,还真当还是去你家亲戚串门呢,手里还剥着开心果,他倒是有素质,还给自己弄了个塑料袋用来装果壳,但这逛大街的模样确实跟跟春晚的舞台有点不搭。

    演播室的两个主持人,饶是见惯了场面,面对这场景他们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什么好的说词来了。

    最后男主持人憋着来了一句:“原来我们的相声演员,何向东和薛果两位老师啊。”

    女主持也尴尬一笑:“哈哈,是啊。”

    男主持人道:“两位还真是悠闲啊,哈哈,让我看看现场小可和他们是怎么说的吧。”

    男主持人非常聪明地把皮球踢回去了。

    屏幕一切,电视上开始显示何向东和薛果两人的怂样子,春晚准备节目收视率也是非常高的,两人这副形象一露面,电视机前的观众全都笑翻了,这两人也太接地气了吧。

    尤其是薛果,面对镜头他倒是不吃东西了,也有点不好意思把垃圾袋给镜头看,于是用手一抓,两手一拢,来了一个典型的农民揣。

    女记者小可还笑眯眯跟何向东说道:“两位老师这是在干嘛呢。”

    何向东看了镜头一眼,他也不知道这是直播,还以为是录小样呢。导演组是有嘱咐过直播的,但是何向东一开会就犯困啊,这会儿他可大胆的很呐,就道:“没干嘛,我们这儿瞎逛呢。”

    说着,何向东又给自己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女记者小可都惊呆了,你是够随意的啊,我们这儿摄像机都架起来了,全国直播,好家伙,您这儿这么随便啊?

    直播室的两位主持人眼睛也瞪圆了。

    女记者也没办法了,硬着头皮道:“呵呵,何老师真有闲心啊。哎,这次是何老师第一次上春晚,您为春晚准备的相声能不能跟我们稍微提前透露一点啊。”

    何向东脱口就是一句:“我不是审查过好多次了嘛,你也是全程看过的,上次就有你,我都看见你了。”

    女记者要吐血了,看你妹啊,还录不录节目了?

    电视机前的观众更是笑得跳起来了,你要不要这么坦白啊?

    何向东把最后一个橘子分了一半给女记者,递过去:“你要不要吃?”

    女记者:“……”

    摄像师:“……”

    直播间的两位主持人:“……”

    薛果汗都下来了,他赶紧拉了何向东衣服一下,急切说道:“大哥,你要疯啊,这是直播啊。”

    “啊?”何向东音调都变了三变,眼珠子都瞪出来了,脸色都变了。

    见到这场景,电视机前的观众都笑疯了,他们早就料到这不正经的小子八成是要搞事情的,结果这春晚还没开始他就来这一套,真是太逗了。

    何向东这相声还没说呢,估摸着明天这热点新闻就跑不了他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