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异类的交谈
    其实何向东对相声的理念跟冯爷是大相径庭的,何向东崇尚传统相声,虽说他对传统相声做过一些修改,也有推陈出新,但总的来说,各种表演技巧、表演的形式都是走的传统的路子。

    而冯爷恰好相反,他走的是泛相声化的路子,主动且大量吸收小品里面的元素,甚至还要推动相声小品化。

    现在相声界是都在求新求变,但是像冯爷这样大胆的,变化这么大的,整个相声界也仅此一家。

    其实在相声界主体看来何向东和冯爷都属于另类,从艺术角度来说,其实还是冯爷更另类一点的,好多相声界前辈都说冯爷是要毁了相声这门艺术。

    所以从道理上来说相声界应该对冯爷更有意见才是的,但实际上他们恨何向东比冯爷多太多了。

    冯爷毕竟是体制内的人物,也属于他们其中一员,而且又是马老师的爱徒,师出名门,再加上冯爷脾气好,挨了骂也不还嘴,笑笑就过去了。

    可是何向东不一样,他出身民间,还一直致力于把所有相声演员都弄到民间去,他这是在挖主流相声界的根基啊。

    再加上他们这枝儿又没出过角儿,在相声界没有半点影响力,别人也就没有情面可以顾忌了,所以方文岐在临死前让何向东认了侯三爷做干爹,这就是给何向东找靠山。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何向东的脾气太硬了,宁折不弯,跟他师父方文岐一模一样,他要是挨骂了,他肯定会咬回去的,所以这仇也就越结越大了。

    也得亏是今年年初钱国生来了那么一下子,把想害何向东的人都给震住了,不然现在何向东指不定还得有多少麻烦要处理呢。

    他还能这么优哉游哉准备春晚?

    怎么可能。

    那帮人肯定咬死不让何向东上春晚的,何向东连邀请函都不可能收到,所以这段时间是何向东极其珍贵的喘息时间。

    何向东也很明白这一点,钱国生的威慑力只是一时,不可能是一世,钱国生其实是不想管何向东的事的,他出手只是为了方文岐而已。

    任何威慑都是有期限的,或许要不了多久,等人们发现向文社还是那个普通民间草台班子的时候,他们肯定又会蠢蠢欲动的。

    所以何向东一定要趁着这段时间快速发展,赶紧把向文社壮大起来,给向文社打下一个牢不可破的根基,好抵御以后的风雨。

    这也是何向东肯来春晚遭罪的最大原因。

    现在何向东和冯爷对上了,相声界最大的两个另类对上了,后面好些人都在张望着,他们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这两个相声界最大的另类能聊什么呢,会不会吵起来,毕竟他们的理念截然相反啊。

    可事实上,冯爷跟何向东的聊天极有意思。

    冯爷跟何向东说:“你早饭是哪边吃的,是外面吃的还是在电视台食堂吃的啊?”

    何向东回道:“我吃了再过来的。”

    冯爷点点头:“哦,吃的什么啊?”

    何向东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就买了一屉包子,再弄了碗小米粥,这样就差不多了。”

    冯爷又问:“喜欢喝豆汁儿吗?”

    何向东摇头:“不喜欢,我受不了那味儿,现在也没几个人喜欢喝了,北京的这些豆汁儿摊都是靠外地游客养活着。”

    “呵呵……”冯爷干笑两声,说道:“我倒是蛮喜欢喝的,五棵松那边有家老店做豆汁儿做的好。”

    这两个相声界另类聊得内容跟相声完全不搭边,全是在聊吃的,聊北京城有哪些好吃的小店,聊得基本上都是一些很有味道的小吃店。

    其实真正交谈之后,何向东发现了冯爷这个人的脾气性格是真的蛮好的,说话和风细雨,慢吞吞的,很温柔。

    而且冯爷明显不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别看他在舞台上总是妙语连珠,但在生活中,他的话不多,比较沉闷,就刚刚两人的这番聊天,很多都是靠何向东来拉动话题的。

    冯爷的这种性格在喜剧演员身上很常见,很多喜剧演员别看在台上活蹦乱跳的,但是生活中的他跟在舞台上的他是完全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台上越是闹腾的,台下越是沉闷。

    就像喜剧大师卓别林,别看他逗笑了那么多人,但实际上他有非常严重的抑郁症,在生活中他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

    还有香港的星爷,星爷开创了无厘头喜剧,在电影他都闹腾的不行了,可是生活中他却跟个闷葫芦似得,很少说话,跟不熟悉的人更是没话聊了。

    何向东都还算好的了,至少他台上台下都差不多,在台下他也喜欢开玩笑,也喜欢闹腾几下,性格没有两极分化,其实这是一种福气。

    何向东和冯爷也没聊多少,一号演播厅到大门离的也不远,两人就聊了点吃的东西,正经事儿一句话都没说。

    后面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那些家伙们恐怕是要失望了。

    聊了一路吃的,到了门口了,冯爷是开车来的,有人来接他的,冯爷对何向东点点头,挥挥手道:“行了,我要先走了,回见啊。”

    何向东也道:“诶,好,您请。”

    冯爷微微笑了一下,转身便走了。

    何向东站在原地深深看了冯爷的背景一眼,皱着眉头,低头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嘴里咕哝了一声:“有点意思。”

    然后也转身走了,何向东现在也买车了,可是何向东不会开,他也懒得烦去学,现在给他开车的是他的经纪人常声,反正何向东去哪儿常声基本上都是跟着的,所以正好也能开车。

    常声这个经纪人也是有点悲催的,何向东是他的艺人,可也是他的老板,他根本管不了何向东,何向东去年到处骂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常声来向文社本来还想大有作为的,可惜现在被何向东压的束手束脚的,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帮何向东谈节目谈价格,哦,还有当司机。

    唉,真是够悲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