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冯爷
    有黄导和高本河帮何向东在审查组里斡旋,再加上何向东的作品本来就没有太大毛病,所以他顺利通过了四审。

    四审打掉了不少人,霍明德和郭俊达也在其中,这两人走的时候脸都是白的,努力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上春晚。

    其他演员也被打掉了不少,相声这边只剩下了四对儿,台湾的阿冰和大曹、冯爷的团队、何向东和薛果、还有两位湖南朋友。

    今年春晚的相声节目估计也就是三个左右,反正最多四个,这已经是顶天了,春晚不可能给相声太多节目的。

    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这四组队伍就已经进了保险箱了,只要是还没踏上春晚的舞台,那他们永远都是有风险的。

    要知道春晚的审查组在农历腊月二十八都打掉过节目的,这是已经过了终审的,还有两天就要上春晚了,结果都被打掉,春晚的舞台从来没有百分之一百的保险。

    只要是没有在大年三十踏上那个梦幻的舞台,一切变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谁都不能掉以轻心。

    过了四审的演员们也还在润色自己的本子,还在积极找审查组的成员拿修改意见,提前修改总比终审的时候再被指出来的要好。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就何向东这个另类淡定无比,别的演员都恨不得把家安在央视了,就何向东整天不见人的。

    这小子也就只有审查的时候才会来央视,其他时候连他人毛都找不见,有时候春晚节目组打他电话都打不到,这么不上心的春晚演员,他们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与此同时,何向东将要上春晚的消息也传出去了,也有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网络上各大论坛也是讨论的厉害。

    零五年是草根文化最盛行的一年,各大卫视的选秀节目纷纷上马,出来了一大批选秀明星。

    网络红人芙蓉姐姐等人也赚足了眼球,热议度完全不输一般明星;草根歌手也大行其道,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等歌曲也红遍了大江南北。

    当然,在这批草根明星里面还有一个最典型的代表人物,那就是何向东。

    别的草根明星走红都是因为站在了时代的前段,都是占着新鲜劲儿,包括选秀节目、网络红人、还有网络歌手,这些都是新鲜事物,人们的关注度很高,所以他们红的很快。

    可何向东却是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家伙,他恪守了传统,在整个相声界全都在求新求变的时候,他背道而驰,结果反而成功了。

    现在的何向东红的发紫,热议度非常高,以前真的没有多少关注相声,现在因为何向东的出现,好些人又喜欢上相声了,又关注相声了。

    虽然这些人听的都是向文社的相声,可向文社也是相声界的一份子啊,向文社的相声也是相声啊。

    而且有向文社有珠玉在前,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导向作用,现在北京城里就开了不少家民间相声园子,天津也多开了好几家,这都是向文社带起来的,这就是相声界的新气象。

    但是何向东还有向文社对现在的相声界来说毕竟太另类了,而何向东和向文社的崛起也影响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了,所以战斗也就爆发了。

    去年,对何向东来说是战斗的一年,他都跟人打过多少次仗了,都快变成了斗战狂人了。

    所以外界很多人,包括曲艺界人士,相声界内部许多前辈,都认为何向东是一条疯狗,打起架来太厉害了,完全没有一点公众人物的样子。

    别的公众人物都很顾惜自己形象的,哪怕是遭受到了什么不公正的事情,人家也是慎着一点来,装成委屈的样子,一切冷处理。

    哪里像何向东这样凶猛无敌啊,所以很多老前辈对何向东的为人都还是颇有微词的,但是何向东这样的疯狗行为对向文社来说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别的有想对向文社动手动脚的人,都得要好好考虑考虑惹上何向东这条疯狗值当不值当。所以疯狗何向东保护了向文社许多。

    其实何向东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也是一个很随意的人,非常好说话的一个人,熟识他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在向文社里,何向东也只是对自己徒弟严厉,对其他人都很随和的。

    就像现在正在跟何向东聊天的冯爷,他也发现了何向东给他的感觉和印象中的不一样。

    他跟何向东不熟,之前就不熟,去年何向东爆红之后,冯爷耳朵边上听见的自然也全都是何向东的名字,本来冯爷还起了结交的心思,结果去年何向东的连番骂战,让冯爷还没行动就扫兴而归了。

    一直到今年,哦,不对,从公历来说,现在已经是06年了。因为今年的春晚节目,冯爷也才算是和何向东正式接触了一下,稍稍接触之后,冯爷就发现何向东跟他印象中的不一样。

    虽说这小子对春晚不太上心吧,但是人还是不错的,来央视这边跟人说话都是和风细雨的,也没见跟谁红过脸,对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也很好。

    三审的时候,在化妆间,有个工作人员一不小心把一杯咖啡倒在了何向东身上。冯爷已经做好了劝架的准备了,要知道何向东可是个斗战狂人啊。

    这一弄,工作人员把何向东的演出服都给毁了,这小子能不发飙吗?说不好还得打起来。

    谁知道何向东一点都没在意,只是开了个玩笑,说是下次喂咖啡要往嘴里喂,别尽往下面招呼,他下面不渴。

    一个荤腔玩笑让惹了祸的小姑娘都羞红了脸,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了,何向东也没怪她,让她另外找了一件大褂,虽说不怎么合身,而且和薛果的也不搭,但是他也没在意,就直接上去表演。

    也是这件事让冯爷对何向东的印象大为改观,所以也有了今天的谈天。

    其实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会谈,就是终审前,审查组又把他们这帮人叫过来开了一次会,会后往外走的时候,冯爷找上了何向东,两人边走边聊。

    后面还有一大群人跟着,好奇地张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