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先富带后富
    高本河看着侯三爷,道:“不是钉子,而是火种。”

    “火种?”侯三爷有些疑惑。

    高本河点点头:“文工团是我们的最后一块阵地,建国后相声前辈们纷纷进了曲艺团,到现在已经几十年了。这里是我们的大本营,是我们绝对不能放弃的地方。”

    侯三爷静静看着高本河的眼睛,心中却是大动。

    高本河继续道:“虽然何向东一直在说民间才是相声的大本营,可那是解放前的说法了,现在几十年过去了,世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谁知道民间还能不能让相声滋润地活下去,还有政策会不会收紧,这个谁也不能保证,所以文工团才是我们的大本营,是我们相声的最好退路。”

    高本河把面前的茶杯往前一推,两只手搭在桌子上,身体靠近了侯三爷,两对眼睛相互对视着,侯三爷从高本河眼中看到了谋略二字。

    高本河断然说道:“所以文工团的相声,我们要继续推广,还是要大力发展讽刺和歌颂型相声。至于何向东还有小冯,或者别人,只要他们有想法,只管去做,只管去闯,或许能给相声闯出来一个我们能看得见的明天,至于他们留下来的脏屁股,我高某人来给他们擦。”

    侯三爷缓缓点头,这一番话出来,侯三爷是很佩服高本河的,换位思考,如果把侯三爷放在高本河的位置上,侯三爷敢说自己绝对没有高本河做得好,所以他这个相声界当家人是合格的。

    侯三爷看着高本河的眼神柔和了许多,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味道:“那么丁锦洋呢。”

    高本河脸上露出了笑容,脑门上的光圈亮的厉害:“相声界的退路我都交给他守了,你说呢,如果将来不出意外的话,我这个位置就是他的。”

    ……

    其实在当下的这个社会,相声界的当家人必须是体制内的演员,这一点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何向东和薛果既然离开了体制,去了民间,那么这个当家人的位置就肯定与他们无缘了。

    其实何向东也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当家人,他可受不了要八面玲珑去平衡各方,以他的狗脾气,他要是当上当家人,相声界要不了几天就得分崩离析了。

    只是丁锦洋这货居然被高本河看中了,还要培养他当相声界的当家人,难怪他最近升的这么快,真是走了大运了。

    今天高本河和侯三爷谈话的内容,两个人都是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因为这话要是传出去,那肯定会引起相声界的轩然大波的。

    至于何向东的二审,有了高本河的亲自把关,那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了。不过审查组也提了许多别的要求,侯三爷也早就给何向东打了预防针了。

    在终审之前,审查组肯定会源源不断给演员提出新的要求的,演员要能适应各种新要求才行,要能及时做出改变来。

    既然本子没有什么大问题,何向东也就开始忙活其他的事情了,像何向东这么心大的,真是没有了。

    二审没事,又不代表后面也是安全的,有很多节目甚至终审过了,临到快要上场前才被打掉的,这都是很普遍的。

    何向东现在就一个节目,他应该要趁着个空闲时间,赶紧再多弄几个备选,可惜何向东根本不听,这孩子也真是心大。

    接下来就是元旦了,2006年的1月1日,向文社在工体办了大型商演,商演非常成功,一万多张票全都卖出去了。

    这是何向东第二次在工体办商演了,年初的时候方文岐的告别演出也在这里办的,也非常成功。

    向文社就像一匹快马,自己在前面跑的飞快,它已经跑在所有人的前面了。

    别人想望何向东的背脊都望不上了,现在的相声界就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状,向文社一骑绝尘,出尽了风头,也赚了大笔的银钱。

    可是相声界的颓势却还是没有太大改变,体制内的相声演员还是在靠国家工资养活着,民间相声团体还在苟延残喘活着,相声还是非常低迷,要改变这种现状,真的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

    何向东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向文社一家红不算红,要大家都好了,那才是真的好,就像国家也是在提倡共同富裕嘛,而且还要先富带动后富。

    现在的向文社绝对是先富起来了,何向东也打算遵从一下国家的号召,只是这事儿要从长计议,肯定得年后才能实施了,年前的时间是不够的,但是策划可以先做起来了。

    向文社的董事长是田佳妮,但其实真正做主的还是何向东,何向东把决定一说,田佳妮虽然不太想同意,可最终还是点头了。

    事情也交给了向文社的行政团队做策划和预算了,现在向文社兵强马壮的,很多事情就不需要他们这些老板亲自动手了。

    元旦过后,三审结束,何向东平安度过,相声里面已经有两组被打掉了,今年接到邀请的相声演员有七对,但是春晚上的相声也就三四个而已,所以肯定会有不少人被打掉的。

    现在三审还好,接下来的四审才是真正的鬼门关,想来那时死的人会更多吧,现在谁心里也没底。

    恐怕他们这帮说相声的,也就是阿冰和大曹最有把握,让他们上春晚是政治任务,他们是有免死金牌的,是妥妥能上的,其他人,包括冯爷,都没有绝对把握。

    冯爷现在在大力推行泛相声理念,今年的春晚也是如此,他要弄一个化妆相声,何向东看过他的相声,这就已经很接近小品了。

    跟他一起搭档的两个人都是春晚的主持人,其中一个是朱军,这人也是相声门人,是许秀林先生的徒弟,和何向东是同辈人,只是他平时不说相声罢了。

    霍明德和郭俊达也在卯足了力气往上冲,他们这些年长进挺快的,说相声的功夫深了不少,走的也是典型的津派相声的风格。

    至于来自湖南的那两位相声演员,这两人的演出风格有很典型的新派相声的风格。

    何向东说的是传统相声,他惯用一头沉,就是何向东是主要叙事的,薛果在一旁给他捧哏,掺杂进去,帮着翻包袱,主次分明。

    而他们两人就没有这么传统,形式灵活了许多,但是又不像冯爷改动那么大,属于微调。

    他们说的包袱有从传统相声里面继承下来的,也有根据现实生活新编出来的,挺好,挺有意思的,他们走的也是讽刺性相声d路子,很适合春晚这个舞台。

    何向东很看好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