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三十一章 高本河的布局
    北京城毕竟是古都,虽然也是一座现代化城市,但是它的历史文化底蕴还是非常深厚的,北京城里的老茶馆很多。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特别喜欢泡茶馆,包括外来游客到了北京也喜欢去茶馆喝几杯茶,感受一下老北京的味道,所以北京的茶馆文化是非常盛行的。

    今儿,侯三爷和这位客人也在茶馆里面喝着茶,茶馆正中心是一个舞台,舞台上正好有人在上面说相声。

    这里也是一家相声园子,这家相声社团的名字叫生生不息相声社,今年北京城新开了十来家相声班子了,但能做到收支平衡,甚至有点盈余的,也就这么一家。

    现在是下午,这家园子也是一天开两厢,下午一场,晚上一场。下午场的人很少,台下也就坐了十来个人,稀稀拉拉的,不过台上的演出还是很卖力气的,没有受到人数的影响。

    侯三爷和那位客人就坐在二楼的包厢里面,这种老茶楼的包厢不是密封型的,因为这是给有钱人看演出的,这是雅座。

    所以正对着舞台的那面墙是没有的,镂空的,好让人看的更真切一点。也有些园子的包厢建筑是有墙的,但窗户也是会开的很大的,反正都是为了方便看演出。

    侯三爷和客人坐在二楼包厢里面,因为包厢离舞台有些远,而且又是二楼,舞台上演出的那几人都瞧不真切,不然被他们认出来,恐怕是要被吓一跳了。

    侯三爷喝着茶,笑眯眯看着台上那两人的演出,脸上带着笑意,神色愉悦。

    那旁边的客人也是差不多如此模样,只是包厢内的灯照下来的时候,这位客人的脑袋上会出现一个小小的光圈,就跟天使下凡似得。

    没错,这人就是相声门这一代的当家人,谢了顶的高本河。

    那日的那个电话就是他打给侯三爷的,也是他给侯三爷出谋划策,给侯三爷明确了春晚的审查规则和标准。

    包括最后本子弄好之后,侯三爷还复印了一份带走,带走的这一份他也交给了高本河审核,经过高本河的确认之后,他才敢给何向东答复的。

    侯三爷是参加了好多次春晚了,可他毕竟是参加春晚的,他对审查的事情懂的也很有限,涉及到有些模棱两可的包袱,他也做不出明确的判断。

    但高本河不一样,高本河是春晚语言类节目的负责人之一,而且还是相声节目的总负责人,他参与审查春晚都多少年了,对其中的门道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春晚其实对审查细则是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的,所以审查规则本来就是模棱两可的东西,但是高本河干了这么多年了,他就算是猜也能猜的出来了,再没有比他更懂的人了。

    所以现在侯三爷也才敢这么自信满满跟高本河在这儿喝茶,一点都不担心何向东的相声二审。

    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裁判都给他们提前断过了,能有什么毛病啊?

    侯三爷喝了一口茶,把杯子放下,随手拿起了桌子上果盘里的橘子剥了开来,扔了一瓣入嘴里才说道:“老高啊,台上这两人活儿不错啊,挺板正的。”

    高本河点点头,头上的光圈也随之晃动了几下:“好好说相声吧,假以时日,他们未必不能成为新的何向东。”

    侯三爷也说道:“是啊,要是能多出几个何向东,那相声可就真的能完全复兴咯。”

    高本河也很感慨:“这是马老师的原话,只是何向东这种人几十年能出一个,咱们就烧高香了,哪里能这么贪心呢。”

    “哈哈……”侯三爷大笑两声。

    高本河又道:“现在外界都在说何向东的出现,让相声晚死了五十年,老侯,你怎么看这句话。”

    侯三爷想了想,才说道:“何向东的出现对相声肯定是利大于弊的,而他的的确确也振兴了现在低迷的相声市场,他自己也在努力复兴相声,他为相声做的足够多了。”

    “如果没有何向东,或许相声还会持续低迷下去,甚至慢慢无人问津,但是要是说相声就这么死了,我是不信的,相声是一门让人笑的艺术,只要人们还想笑,我就不相信相声会彻底死掉。”

    高本河对侯三爷的观点不置可否,没有发表什么评论,他只是说:“现在的相声想把人逗笑了,可不容易啊。”

    侯三爷点点头,叹道:“相声这门艺术的表现形式本来就很简单,说相声的人还给自己身上弄了那么多枷锁,这还怎么能逗笑别人啊,这得多难啊?”

    “而何向东的选择就是去掉相声演员身上的枷锁,回归相声本来的样子,什么包袱,什么段子他都敢用,当然挨骂也没少挨。小冯那边就是要丰富相声的表现形式,他要弄泛相声化,跟何向东的路子不一样,只是这骂呀,也没少挨。”

    高本河也笑出了声:“改革家,这两人都属于改革家,改革哪有不遭人恨的,挨骂太正常了,不挨骂那才奇怪呢。”

    侯三爷扭过头来盯着高本河,说道:“那你也不帮衬着点,就知道干看着,看着他们挨骂你很高兴啊?”

    高本河也看侯三爷,目光中多了几分无奈之色,叹息一声说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难处啊,你说家里人吵架了,我能帮衬谁呢,我又动不了家法,我只要稍微一动弹,这个家可能就要散了啊。现在这个家可散不得啊,我也不敢让他散。”

    顿了顿,高本河眼中多了几分深远之色,头上的光圈也更深了几分:“何向东在搞相声民间化,小剧场化,他要把相声恢复到最原本的形式,他恨不得全世界说相声的都去民间折腾,他是弄得开心了,可这屁股谁给他擦?”

    说着说着,高本河的语气恳切了起来:“如果大家都去了民间,万一民间这条路子行不通怎么办,我看不准现在的政策,万一哪天政策变了呢。这种风险,他何向东是不会去考虑的,但我不能不考虑啊,我得对整个相声界负责。”

    “小冯也在搞泛相声化,我也不知道他这套能不能行得通,只能说是暂且试试,我谁都不敢支持,我就怕万一弄错了,现在这么衰微的相声可经不起挫折了。”

    听了高本河的话,侯三爷默然了许久,再说话时,他想明白了许多事,也终于理解了高本河作为当家人的难处,不当家真的不知道当家的苦啊。

    侯三爷抬头看高本河的眼睛,缓缓说道:“所以……丁锦洋是你留在文工团的一枚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