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絮叨的老头儿
    张文海自从入夏之后,就很少来向文社了,原先何向东还以为老头儿是在整理失传的段子呢,后来才知道他身体出了点毛病。

    何向东也询问过,可张文海总是含糊其辞,说只是一点小毛病,让何向东不用担心,他养养就好了。

    对于医学上的事情,何向东也不懂,也就让老爷子多歇着了,人上了年纪身体总归是会差一点,有些毛病也很正常。

    可是谁知道这才入秋没多久,张文海就真的给病倒了,还进了医院,就刚昨天的事情,张文海还让何向东把注意力都放在春晚上。

    何向东哪里坐得住啊,春晚那边的节目筹备会议一开晚,晚上跑完向文社的演出之后,第二天就去看张老爷子了。

    虽说张老爷子病了,但是向文社的演出是不能断的,相声艺人讲究的艺德就是戏比天大,答应了观众的演出无论如何都是一定要演完的。

    还有就是张老爷子也没有病到那个程度,就跟当年方文岐一样,方文岐当年身体也一直是不好,还常常住院,何向东也没多少时间回去看他。

    或许有人会说他冷血无情,可毕竟干他们这一行就得守这行的规矩,戏比天大,这不是说着玩玩的。

    再说何向东只要是时间宽裕一点,他还是会回去看看师父的。

    ……

    第二日何向东便带着田佳妮,还有小五一起去看张老爷子了,别看小五是个调皮捣蛋鬼,但他跟张先生是真好。

    小五这个混小子谁的虎须都敢捋,连何向东都不能例外,但唯独张先生他不敢,他跟张先生很亲,就跟亲孙子似得,所以何向东特地把这小子带上了。

    去看病人总不能空着手去,何向东给张先生买了不少东西,水果居多,还有一些小零食,其他的什么营养品一概没买,因为张先生从来不吃这些东西,他更信食补,所以田佳妮还给弄了花胶炖鸡,广式做法。

    所以现在小五除了捧着一个硕大的果篮之外,背后的背包里面还放着一个保温壶。

    果篮挺高的,小五还是十三四的小孩子,这果篮都快能把他的脸给盖上了,走路都有点踉踉跄跄。

    医院里面的人见到这场景都不免泛起了嘀咕,都不忍直视,很心疼小五这孩子。

    何向东自己倒是浑然不觉,鸭舌帽扣着,墨镜带着,背着个手慢慢踱步走着,完全不管小五这孩子累不累的,按何向东的原话来说,这叫能者多劳,谁让他调皮的。

    转眼上楼,到了住院区,等到了张文海病床门口,何向东才从小五手上把花篮拿过来放在自己手上,此举也惹来了小五的白眼连翻。

    何向东脸一点都不红,摘下帽子还有墨镜扔给小五,然后拎着果篮就进去了。

    张先生就在门口的病床上,何向东进去就喊:“张先生我来瞧您来了。”

    张先生躺在床上,精神还不错,就是神容显得很虚弱,眼神也没有往日的神彩,连说话都有些中气不足:“啊,你来了啊,都叫你别来了,怎么不听话呢。”

    张先生床边站着的就是张先生的女儿,他女儿一直在医院照顾老爷子。

    何向东把果篮交给了张先生的女儿,走到张先生床边,抓起了张先生的手,说道:“我可不得来嘛,您都这样躺着了,我哪里放心的下嘛。”

    何向东是今天来的,园子里面其他演员,包括范文泉、薛果他们昨天就来了,昨天何向东去央视开会了,所以迟了一天。

    何向东对张先生说道:“张先生你要不要先吃点水果啊?”

    张先生用中气不足的声音连忙道:“别了,这两天来看我的都是拿水果来的,我都快吃吐了。”

    何向东仰头大笑:“哈哈哈,我就知道他们送不出什么花头来,我带了好东西了。来,小五快过来。”

    小五背着背包跑过来。

    张先生见到小五也蛮高兴的,有些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小五来了啊。”

    小五忙点头:“张师爷,我来看您了,我跟您说,我师父他……”

    “去去去……”何向东把小五的背包扥下来,就赶紧把小五赶到一边去了,小五悲愤欲哭,田佳妮捂着嘴在笑。

    何向东把保温壶拿出来,盖子打开,汤还是滚烫的,诱人的浓香当时就飘了出来。

    张文海深嗅一口,露出了陶醉的神情,口水也快速分泌了出来。

    “真香啊。”张先生眼睛都亮了。

    病房里面还有好几个人呢,这群人也都被这味道勾的馋了。

    有一老头深吸一口,而后叹道:“嗯,真香,老张头啊,你是真有福气啊,下面人对你这么好,这是……这是你儿子吧?”

    何向东扭头喷道:“去,您这还帮着别人占便宜呢。”

    这一回头,老头终于看清楚何向东的样貌了,他惊叫一声:“哟,何向东……”

    他这一嗓子喊,病房其他人也都瞧过来了,何向东在北京的名气可不是盖的,毕竟向文社的大本营在北京呢,再说京城台的万象归春都还每周播放的呢。

    何向东顿时有些无奈,张文海这缺德老头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何向东赶紧应付了人家几声,这病房都是一些老头子,年纪大了,话多,但是不会像年轻人那么狂热。

    他们一直在絮絮叨叨说着,何向东也在随口应者,也在给张文海弄汤喝。花胶是最好的南海黄花鱼的花胶,是最顶级的,老母鸡也是养了三年以上的,是何向东特地让人去大兴那边农户人家买的。

    花胶炖鸡最是滋补,且不热不燥,属于温补,适合的人群很广,尤其是病人。

    张文海一个人也喝不了这么些,他就让何向东给病床里面其他老人都倒一点,那群人也算是沾光了,还都一直夸田佳妮手艺好,弄得田佳妮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前面那个跟何向东搭腔的老头儿也喝了一小碗了,他咂摸着嘴里的味道,脸上都发光了。

    这老头儿看起来身体也没什么大毛病,可能是待在医院里面静养吧,何向东估计他可能是个什么单位的退休职工。

    那老头把碗还回来,擦了擦嘴说道:“啊,过瘾呐,小何你是真的不错啊。”

    老头儿还挺会自来熟,这就小何叫上了。

    何向东就是低头笑笑。

    老头儿继续说道:“老张头有福啊,昨天就有好些人来看他,咱们这些老人图一什么,不就图一个热闹嘛,死不死的对我们来说都不算什么,人总归是要死的嘛,又不是老妖怪。”

    “生点病也很正常,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得病的,老张头也病了,但是现代医疗技术也好,总能治得好的,又不像以前那样迷信,还吃人肉治病,鲁迅不还写了人血馒头嘛……”

    老头絮絮叨叨说着,何向东也在微笑着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