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二十四章 我来搞定
    春晚筹备组是打算慎重使用何向东的,结果何向东自己也不是太愿意去,这两帮人结果还凑合到一起了,真的是世事奇妙啊。

    既然是已经确定要去试试春晚了,何向东的工作重点也要做出一点调整了,园子里面的相声演出每周他都是要跑几次的。

    还有听书轩,他挖下去的《济公传》的大坑,还在每周两次慢慢挖着,看他这副样子,他是不打算填上了。

    电视台节目那边也在录制当中,下半年的商演也在筹备了,合作方还是老搭档环天传媒。

    现在的何向东是真的挺忙的,现在又多了个春晚这个活儿,看来又得忙活好一阵了,说不好还可能是白忙活。

    春晚筹备组那边也找了他们这些接到邀请函的演员们过去开了个会,主要是强调一些政策问题,也是一个动员大会。

    何向东对这种体制内的会议听得很是头疼,何向东在向文社里面也开会,他自己就简单直接多了,问题一说,意见一提,解决方案一说,这样就搞定了,其他人有别的意见也可以说出来一起讨论,很自由。

    春晚最可怕的就是你不知道自己会死在什么地方,它有要求,也有标准,但是没有特别清晰的标准,所以有些时候演员自己都不知道哪个地方触线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次会议还好,都把相关规定都细化了一遍,让他们这些演员心中都有了点数。不过他们这些收到邀请函的演员还是有特权的,至少不会一有错就打掉,还是会给你修改的机会的。

    在会议上何向东也见到了不少春晚的老面孔,包括东北的赵大叔,还有他们相声界的冯爷,论起辈分冯爷是何向东的师哥。

    冯爷是马老师的徒弟,马老师又是老侯爷的徒弟。而何向东又是侯三爷的干儿子,所以他们这都是沾着亲的呢。

    传统艺人行当就是如此,非常讲究门户传承,要有师承门户才好干这一行,所以发展下来,许多艺人就有会沾亲带故,甚至还有同门之谊。

    冯爷这两年都在推行泛相声概念,何向东虽然不清楚冯爷具体想出什么节目,但估摸着应该不会跳出这个框框。

    还有熟人,当年和何向东一起竞争春晚那对湖南籍相声演员搭档已经裂了,其中一人找了新的搭档,今年也在邀请之列。

    还有熟人,就是高笑相声团的阿冰和大曹,他们前段时间还来了北京做相声交流,今年春晚也要上了。

    阿冰坐在座位还一直在对何向东挤眉弄眼打着招呼,何向东也冲他笑笑,算是也打了个招呼了。

    大曹面容憨厚老实,也对何向东点头笑笑。

    还有别的几对相声演员,这都是在相声界很有名气的人物,天津的霍明德和高俊达也在邀请之列,又是何向东的熟人。

    何向东突然有种世界真小的感觉,当年跟他一起冲击春晚的人,现在都已经成长到能获得邀请资格的地步了。

    现在的相声界还是以体制内的主流相声界为主,民间相声界还是刚刚发展起来,民间相声艺人中也就是何向东得到了邀请,别的人都没有。

    会议开完了之后,大家也就各自都回去了,他们这些要上春晚的演员背后都是有一整个团队来给他们出本子的,他们也要忙本子了。

    还有春晚节目组也会专门聘请编剧来写本子给演员们用,写本子的人有不少,但是能用的很少,是精品的就更少了。

    何向东倒是也没急着走,他跟那几个熟人聊了起来,跟霍明德等人属于交浅也不言深,随便聊上两句也就散了。

    跟阿冰他们可算是聊的够欢乐了,主要是阿冰是个话唠,嘚吧嘚说个不停。

    何向东也在笑,挺高兴的:“行行行,好好,哎,你们现在是住哪儿?”

    阿冰道:“我们住在酒店啊。”

    何向东说道:“哪家酒店啊,咱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阿冰开心道:“好诶,我要吃烤鸭哦。”

    何向东一挥手,果断道:“再见。”

    阿冰和大曹两个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大曹愕然道:“嚯,你这样子抠门可不行的哦。”

    何向东也大笑道:“那你们也不能这样坑我啊。”

    阿冰和大曹两人也是大笑。

    正当这边聊的正欢乐的时候,黄导走过来了,何向东见了打了个招呼:“黄导。”

    阿冰和大曹也喊了一声。

    黄导笑眯眯的,对着几人道:“你们好,你们好。”

    何向东也问道:“黄导,您这是要回去了?”

    黄导看着何向东,笑道:“我呀,是专门来找你的。”

    “我?”何向东一愣。

    阿冰和大曹也很识趣,随口聊了两句就告辞了。

    等到两人出去之后,何向东和黄导开始交谈起来,两人就站在门口,也没另外找别的地方。

    何向东对黄导笑笑,说道:“不知道黄导找我有什么嘱咐呢,要不咱们找家茶馆,喝着聊天?”

    黄导摆摆手:“这倒不用,我就随便说两句。”

    何向东道:“哎,您说。”

    黄导扭头看看后面,发现后面没人过来,他便对何向东道:“春晚呢,也就是那么回事,你是相声演员,说白了,你弄一个好的相声节目就是了。”

    何向东是个老江湖了,黄导如果只是想这些话,那他完全没有必要支开别人单独跟自己说,这人肯定还有下文,他还在等着。

    果然,黄导又接着往下说了:“这些年的春晚收视率也不太好,社会上各界评价也不高,我们也着急,也想做出好节目,这次邀请你来,也是想你给春晚弄一个好节目出来。”

    何向东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黄导靠近了何向东几分,声音也压低了几分,他盯着何向东眼睛道:“所以你得去认真弄一个好作品,我要真正的好作品,一个能被全国观众津津乐道的作品。你弄得只要不违反大规定,其他的小毛病,有我,审核我来搞定。”

    听得此言,何向东眼珠子都瞪大了。

    黄导拍拍何向东肩膀,冲他意味深长一笑,不再多言,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