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先来试试
    央视大楼,春晚筹备组。

    筹备组组长的台里的副台长,尚云,尚台长。这个尚台长何向东当年也见过,何向东冲击春晚的那一年,尚云还不是台长,还只是一个台里的主任,现在也升迁了,还负责了春晚的筹备工作。

    这一次春晚的导演叫黄斌,黄导,巧的是何向东冲击春晚的那年,黄斌也是春晚导演,今年还是他。

    黄斌是春晚的老导演,已经连续导了好几年的春晚了,经验很丰富,今年还是他。

    尚台拿起茶杯啜饮了一口,缓缓说道:“其他准备工作都定的差不多了,邀请函的名额也都定的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何向东的了,你们诸位都是什么意见啊,都说说吧。”

    黄斌看看面前坐着几人,他是导演,虽说经常接春晚这种政治任务,但是对他来说,他还是很有艺术追求的,在当年何向东还是一文不值的时候,他就力挺何向东的节目上春晚,可惜最后还是给否了。

    现在何向东已经爆红了,名气也有,号召力也有,实力也有,黄斌再为何向东说话也就有底气多了。

    当年何向东就是因为相声太传统了的问题被否决的,现在就不用慌,何向东已经用他的传统相声把他的向文社带的大红大紫了,已经证明了观众对他说的传统相声是认可的。

    再说了,到二十一世纪之后,国家对传统艺术的扶持力度很大,现在春晚上必须要拿出一定的比例留给传统艺术。不然的话,或许春晚连一个传统曲艺节目都留不下来了。

    所以政策这一关,何向东也是没有问题的,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何向东会不会乱来了。

    按理说,一般人不管在台下如何肆无忌惮,到了台上尤其是春晚的舞台上,他肯定是会慎着一点的。

    但是何向东确实让他们放心不下,何向东去年跟蔡国强他们打过多少次嘴仗了,开战多少次了,还有在京城台录节目也是嘴上没把门的。

    所以何向东留给他们的印象就是野性难驯,他们很想用这匹野马,但是又怕这匹野马尥蹶子,给他们惹麻烦。

    黄导看看众人,说道:“我的意见你们反正是都知道的,去年我就提议给何向东发邀请函,你们没肯啊。今年都这样了,反正我还是建议邀请何向东。”

    筹备组有一位副组长叫高精深,也是央视的人,这人中年男人模样,微微发福,面容敦厚,声音也很厚实,说话总是不紧不慢。

    “何向东要来肯定是说相声的嘛,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对他的相声艺术水平,我是外行人,我是不了解的,但是我们春晚是做给全国十几亿还有海外侨胞们看的,艺术这种事情,咱们说了不算,得他们喜欢才行。”

    “何向东呢,能力方面是适合咱们这个舞台的,因为他已经证明了他的相声是为大众喜欢和接受的,所以他的能力方面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呢,同样是因为我们节目是面相十几亿人的,而且还是直播,所以一点点的小问题在十几亿人面前都会变成大问题,我们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黄导面色一凝,得,说了半天还是不想让何向东上场呗。

    果然如黄导预料的那样,高精深接着便道:“所以嘛,我觉得给何向东发邀请函,还是要慎重一点,何向东身上的毛病咱们也都清楚,他也的确有不适合咱们舞台的地方。我想用这个人,可是也怕用这个人。”

    “所以。”高精深环顾众人一眼,说道:“我不同意今年就用何向东,再等两年吧,等这人身上的那股子不受控制的野性下去了再说吧。”

    黄导开始给何向东说话了:“你们担心的无非就是何向东会在直播上乱说话而已,其实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何向东都三十岁的人了,轻重缓急他还能分不出来吗?他又不是傻子。”

    高精深盯着黄导,问道:“那你能给何向东做担保?”

    黄导:“我……”

    尚台赶紧打断两人的争吵,在会议上领导一般是不说话的,领导的作用一般是定基调,还有就是控制局面,保证局面不失控:“好了好了,你们两人就先别吵了,我们听听专家的意见嘛。”

    众人便把目光投在了谢了顶的高本河身上,高本河是相声界文字辈的前辈,也是现在相声界的当家人。

    何向东冲击春晚那一年,相声界出现了拖家带口上春晚,严亮他们也保着自家孩子在往上跑。

    相声界几个大头目开了个会,就把这群人给赶走了,当时主持会议的就是高本河。

    现在高本河也是春晚语言类节目的负责人之一,主要负责相声这一块,所以尚台在何向东问题上也是需要问他的意见的。

    高本河往上捋了捋自己已经不剩几根的头发,脸上带着淡淡笑意,稍稍一思忖,说道:“相声里面有个技巧叫现挂,就是演员会根据现场的情况还有观众的反应,会临时抖出几个包袱,这种包袱往往会很响,何向东的现挂功夫可以称得上是当今相声界的第一人。”

    围坐众人都点了点头,高本河的评价很中肯,可这也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

    高本河继续道:“现挂的话,可以在节目里说,也可以不说,这都是演员自己决定的,你们当然也能提出要求。现挂的种类也有很多,这个就不一一例举了。”

    说完之后,高本河点点头,自己喝了口茶。

    黄导还等了他一下,看对方真的不说话了,他愕然道:“这就没了?”

    高本河点头道:“说完了呀。”

    黄导无语了,好嘛,这老家伙什么都没说嘛。

    会议又陷入了沉闷,也没什么人说话了。

    尚台估摸着今天会议是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来了,春晚还有好多事情要做,不可能在何向东身上耽搁太多时间的,所以这时候就需要他来做决定了。

    尚台看着众人道:“先给何向东发邀请函吧。”

    尚台压压手,压住了想说话的高精深,继续道:“先发邀请函,咱们春晚有那么多次审查,如果这个人真的不行,那咱们到时候再打掉就是了,也要亲自接触接触这个人才能真的了解啊。”

    “不然单靠一个传言,或者一些事情,咱们就对一个人做出判断,这种判断是不理性的。所以呀,先让他来试试,毕竟决定权在咱们手上嘛,难不成他还能翻了天啊?好,这事就先这么定了,开始下一个议题。”

    黄导长出一口气,眉头舒展了许多,这事情最终还是这般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