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七章 书场?
    高玉培看的也是感慨连连,说实话他不认识站在舞台上的这几人,但是从何向东的介绍中,他知道了这些人就是北京曲艺界各门各派的顶梁柱啊,没想到何向东把他们都请来了。

    高玉培真的是给感动坏了,他们这次来北京就是一次文化的寻根之旅,他们就想见识一下中国的传统曲艺,现在人家把曲艺各门派的当家人都给请来了,他们还有什么不能满足呢。

    高玉培看着何向东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是何向东圆了他传统相声的梦,也圆了他传统曲艺的梦。

    至于阿冰,这小子更是乐的找不着北了,作为何向东的铁杆粉丝,他表示已经偶像做什么都是对的。

    台下的曲协领导还有相声大腕们也都没话说了,他们也给高笑相声团的请了一些曲艺界人士做交流了,不过那些人都是他们直接在文工团里面选调的。

    像台上这几位他们可使唤不动,就像古老师,人家是曲协副主席,除非人家自己自愿,不然谁能强迫他啊?

    还有牛先生,人家是口技门的当家人,有几个人的面子有这么大啊,能随随便便就请的动人家?

    中国口技是国宝,这话不是说着玩玩的,牛先生都是给外国元首做表演的,还得有自己国家领导人作陪,这都是参与文化外交的。包括出国做文化交流,牛先生是跟外国总统谈笑风生的人物,人家可是吃过见过的。这高笑相声团的分量还真的不够,除非他自己想来,不然没人使唤的动他。

    再说李艺振,这老头脾气多怪啊,没人降的住他,也没人敢请他,万一老爷子发飙,他们可吃不消。

    苏晓生也是京韵大鼓白派的当家人,也不是什么等闲货色,到了他们这个级别了,可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叫的动的。

    他们早已功成名就了,再说年纪也不小了,以功利相邀已经不管用了,得亏是何向东跟他们关系好,这才能请的动。

    就像牛先生,若不是两年前在湖北录节目的时候何向东用中国口技打败了外国口技大师阿比盖尔,扬了中国口技的威风,何向东还真的不一定能得到牛先生的赏识。

    台下众人也算是真正见识了一把何向东在曲艺界的能量了,在相声界他的人缘不怎么样,可是放眼整个曲艺界,他却是如此吃香。

    侯三爷也大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何向东在圈内混不下去,主要是何向东这性子太硬了,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侯三爷看着何向东的目光中满是慈祥,他是真正把何向东当成自己亲儿子一样看待的,真的特别希望他好。

    以前的侯三爷肯捧何向东,主要是为相声界贡献人才,若是有人能和何向东一样有才情有坚持,他也一样会去捧。

    但是现在,他对何向东的疼爱已经超越相声了,这已经是一种亲人之间的感情了,哪怕现在何向东解散向文社了,这辈子再也不说相声了,他照样还是会认这个干儿子,就是如此。

    ……

    台上何向东也介绍完了,接下来就是表演了,何向东走到古老师身边:“师哥,要不您给大伙儿说个评书?”

    古老师撸撸袖子:“行,我给来个全本的三国。”

    “嚯……”何向东吓一跳:“好家伙,这得连说仨月。”

    古老师也笑着摇摇头:“今天太晚了,先不说了,跟大家见个面聊两句就好。等改天,我一定过来给大伙说上几段评书。”

    何向东点点头,也对观众说道:“对,我们正准备跟古老师他们弄一个书场,一个说书的地儿,到时候我也会过去一起说书的,大伙儿有空来捧场啊。”

    “好……”观众满口应下了。

    台下坐着的相声腕儿们都被吓了一跳,何向东要开书场?向文社分社不是刚开吗?怎么又来一书场了?

    何向东是要跟评书界展开合作了吗?

    严亮扭头看侯三爷:“老侯?”

    侯三爷自己都有点发懵,何向东都还没跟他说这事儿呢,见着一群人都看着自己,侯三爷只能脸上撑出笑意,点点头,不说话。

    何向东也就点到这里不说了,开书场这事他跟古老师还有袁先生那边已经谈的差不多了,意向已经定好了,但是具体实施还没有启动,他在这里也只是做个预告。

    何向东道:“那成,师哥你就先去后面休息休息,赶明儿您再来给我们说书。”

    “好。”古老师应了一声,就跟观众鞠上一躬便下去了。

    何向东走到牛先生身边,说道:“牛老师,您可不能逃了啊。”

    牛先生微胖的脸上满是笑意,道:“怎么?我也要交点保护费吗?”

    “哈哈哈……”何向东也大笑了几声,他道:“不敢不敢,我是说你得表演一个节目,来一趟也不能白来是吧。”

    牛先生点点头:“行啊,那我们来一什么?”

    何向东说道:“您来定。”

    牛先生微微一笑,把话筒放在嘴边,运气出声:“唧唧唧,啾~啾啾啾~”

    清亮俏皮的百灵鸟声响起。

    “唔……”全场观众惊呼一声,他们都被吓到了。

    台上其他人都从下场门下去了,他们把舞台让给了何向东和牛先生。

    高玉培在上场门都看呆了,牛先生一出手就镇住了他。

    阿冰更是惊讶地张开了嘴。

    他们可算是见着高人了。

    何向东也是微微一笑,把话筒放在嘴边,婉转的黄莺鸣叫声便响了起来。

    “唔。”观众又是一声惊呼,掌声便响了起来。

    高玉培也在上场门鼓着掌,他也没想到何向东的口技功夫竟然也如此了得,这人真是厉害了。

    这场相声大会攒底的相声是介绍相声十二门功课的,何向东自然也把口技算上去了,只是因为后面还有口技表演,所以何向东在相声里面也就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

    现在的表演是见真功夫的。

    牛先生紧接着又学了画眉鸟鸣。

    何向东立马跟上了喜鹊的鸣叫。

    两人一来我往,短短七八分钟时间,两人竟然已经来了二十多种鸟鸣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