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六章 我这是家传
    说真的,何向东在相声界的人缘真的挺一般的,有很多人不喜欢他,有些是纯粹是嫉妒,也有些是因为害怕,还有些老古板的老先生不喜欢何向东说相声的风格,也还有些人不喜欢何向东的为人。番○茄☆小說網△▽△ .w`.`c`o-m

    先前何向东就一直和那帮人硬肛,老是讽刺那些转业过来糊弄事的家伙,所以业内很多人都认为后来那么多骂战都是何向东挑起来的。

    中国人向来讲究以和为贵,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所以他们认为何向东不会做人,所以他们虽然很希望看见相声越来越好,但却并不喜欢何向东这个人。

    综上,何向东在相声界的人缘真的挺次的,所以台下那些腕儿也没指望何向东能请出什么大角色来,谁成想台上来的这几位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是他们都请不动的人物,他们也真是没话说了。

    不是说这小子人缘不好吗?

    台上的何向东在介绍完牛先生之后,开始介绍另外一位穿着浅色大褂的儒雅男子:“这位是京韵大鼓白派的前辈苏晓生。”

    苏晓生面相观众,抱拳行礼。

    何向东继续介绍道:“传统京韵大鼓有三大派,刘白张,我们苏晓生苏先生就是白派的正宗传人。”

    台下的程理事心中默默补了一句:“也是现在白派的掌门人,扛鼎之人。”

    当年第一届牡丹奖评选的时候,苏晓生因为白派现在已经很显颓势了,所以自己便冲上第一线评选,不过后来还是让贤退出了,何向东也是因为牡丹奖才和苏晓生相识的。

    京韵大鼓刘白张三派,刘派创始人是刘宝全,白派创始人是白云鹏,张派的创始人是张小轩,现在的张派已经差不多失传了,也没有传人了。

    因为张小轩先生在唱大鼓的太激情澎湃了,他唱大鼓的时候能把大鼓都击破了,还能把手上拿着板都给弄破了,太激烈了。

    在张小轩的那个年代里,喜欢张小轩的观众还是挺多的,所以张派也成为了京韵大鼓三大流派之一。

    只可惜后来观众的审美发生了变化,他们慢慢地就不喜欢这种形式了,所以张派也就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像骆玉笙先生的骆派京韵大鼓这都是后来出来的,发展的也很好,不比刘白张三派差,但是因为他们的更早,所以一般都是说刘白张三派。

    何向东也跟苏晓生约下了唱京韵大鼓的约定,介绍完了苏晓生之后,何向东就到另外一个老者身边了:“这是咱们北京小曲的传人李艺振先生,现在会这个曲种的人可不多了。”

    李艺振也向观众鞠上了一躬。

    台下相声大腕们都给何向东捏着一把冷汗,侯三爷有点坐立不安了,因为李艺振是出了名脾气古怪,谁也把不准他的脉。老头子要是发起火来,可不管你什么场合不场合的。

    这人可是有前科的,当初某位大领导在曲艺团做考察的时候,只是因为开玩笑说了一句北京小曲名字的地域性太强了,这老头儿当时当着人家面就开喷了,也幸好人家领导大度不跟他计较,但是这也能看出来这人混不吝的性格了。

    何向东怎么把他也给请来了?

    万一一个弄不好这老头儿在台上开喷就好玩了,台下有好几位想看热闹的,侯三爷和石先生也紧张起来了。

    可是台上何向东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他道:“北京小曲唱出来非常好听,我在向文社有些时候也唱,不过我唱的都不正宗,我们一会儿让我们李先生给大伙儿来上一段。”

    李艺振摆了摆手,老头子倒是也蛮有意思:“你少来这套,就想着坑我,我等会要是一唱,观众都说我唱的还没你好,那怎么办?”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您就给人家把票钱退了呗。”

    侯三爷面色一凝,紧张看着李艺振,他是真怕人家当初发飙啊,这老头性子太古怪了。

    方格志眼中燃烧着期待之色。

    “噫……”观众倒是先起哄了。

    李艺振居然一点都不在意何向东对他的态度,反而还笑骂出声:“你要脸不要啊?我都没拿钱,结果还要我给钱,讲理吗?”

    何向东一摊手道:“我有道理的时候,当然会讲啊。”

    李艺振鼻子都给气歪了:“合着你没道理的时候,就不讲了是吧?”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我没理了我干嘛还讲道理啊?”

    “嘿!”

    侯三爷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两人还真是对胃口,难得有能跟这个老头聊得来的。

    方格志也有些失望,得,没热闹看了。

    李艺振的脾气是古怪了一点,属于直性子人,肚子里面藏不住事情,什么不满就说什么,太随性了,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他很难相处。

    但何向东跟他倒是出奇的聊得来,爷俩都已经成为忘年交了,李艺振最欣赏何向东的就是他敢跟蔡国强他们开战,现在蔡国强等人已经成为过去时了,结果老头儿还鼓动何向东找别的对手,何向东也是无语了。

    随意说了几句,这篇便绕过了,何向东走到了最旁边一人身边,那是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是很大,但富有成熟的韵味美。

    何向东难得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微笑,他介绍道:“这是京韵大鼓骆派的传人,田佳妮,田老师。”

    没错,最后的这位就是田佳妮,田佳妮也是曲艺界的腕儿,在京韵大鼓一门的年轻一辈里面她也是绝对的佼佼者,当初在牡丹奖评选的时候,田佳妮也曾力压群雄的。

    只是在田佳妮嫁给何向东之后,演出就减少了许多,尤其是在生下了小何之后,她更是专心带孩子了,不过现在她是向文社的董事长,她是何向东的老板。

    何向东继续道:“这是我们公司董事长,是我老板。”

    田佳妮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观众纷纷讶异,向文社不是何向东还有张先生、范先生一起创立的吗?怎么多了个女老板了?

    何向东也看出观众的疑惑了,他笑道:“除了是我老板,这也是我老婆。”

    “哦……”观众纷纷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难怪了,老板就是自己老婆,还真是自家买卖。

    “哈哈……”观众笑了几声,又开始鼓起了掌。

    何向东道:“我们田老师也是个大腕儿,很小的时候就自己开办专场了,那时候我都还不知道在哪儿撂地卖艺呢,反正比我是强多了。只是跟我结婚之后,她就专心做家庭主妇了,也是我给曲艺界耽误了一个大角儿。”

    观众掌声起。

    田佳妮也笑着摇摇头。

    何向东接着道:“我有些时候在台上也唱些京韵大鼓,我这都是家传,对,家传。”

    薛果在一旁憋半天了,听到这句他忍不住了:“嗬,你对我们可没这么客气过啊。”

    “哈哈……”全场狂笑,何向东说相声从来都是占别人便宜的,自己什么时候吃过亏啊。

    何向东也大笑着一挥手:“去去,边上玩去,我这本来就是家传嘛,我媳妇会嘛,可不家传。”

    薛果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他对观众眉飞色舞道:“嚯,这感觉太爽了,这孙子也有今天。”

    “哈哈……”

    “噫……”

    观众更是大笑连连,嘘声不断,现场气氛非常火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