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何向东请的大角儿
    何向东这话出来连高玉培都惊住了,阿冰也是一愣,他们当时在跟何向东对活儿的时候也就是顺嘴一提,说是想见识见识北京曲艺界的名家。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谁知道何向东还真的给他们弄来了。

    台下曲协的程理事也微微抬了抬眼,高笑相声团之前跟他们在文工团那边演出的时候,也提出过想见见北京曲艺界的前辈高手们,他们倒是也的确给人家安排了一下,也从团里面调出来几个演员了,可是没成想现在在向文社这儿演出,居然也来了这么一套。

    程理事倒是也没太上心,就是带着些许好奇静静看着,他也想知道何向东到底请了哪些大腕们来。

    曲协这次来的那位副主席也带着微笑看着这一切,他们倒是都淡定的很。

    何向东在台上介绍的差不多了,便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让我们掌声请出咱们曲艺界的前辈们,来。”

    何向东鼓动了一声,全场观众便轰然叫起了好。

    此时从后台走来四五个人,在经过上场门看见高玉培的时候,他们还露出了笑意,对高玉培微笑着点点头。

    高玉培脑子有点懵,呆呆看着眼前几人,这都谁啊,他一个都不认识。

    阿冰却是激动起来了:“哇哇哇,都是老前辈诶,都是顶级大咖诶。”

    高玉培扭头看他,问道:“你认识?”

    阿冰还是很兴奋,赶忙摇头道:“不认识啊。”

    高玉培都无语了:“不认识你瞎叫什么?”

    阿冰却道:“他们都是何老师请来的,肯定是大咖,没错的啦。”

    高玉培无奈地摇摇头,他对何向东的这个铁杆粉算是没话说了。

    五人上台,有男有女,台下观众看的也很好奇,因为他们也不认识,委实是现在曲艺太不景气了,这些人在业内虽然声名赫赫,但是他们的知名度还比不上一般的三线小明星。

    观众不认识是正常,可相声圈来的这些同行就都惊呆了,尤其是曲协的程理事,因为这里面大部分人“”都是他们曲协的人,甚至还有好几位都是他的领导。

    曲协来的那位副主席当时就笑出声了,这上面有他的好几位老朋友,都是熟的都不能再熟的,谁想到居然在这儿见到了。

    何向东一一给他们介绍,他先走到第一个中年男人那边,介绍道:“这位是古剑涛古老师,是我们评书一门的现任门长,就是看门的那种。”

    前半句还听有模有样的,后半句结果来了这么一个包袱,古老师本来还想客套几句的,结果一句话憋在嗓子里面说不出来了。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

    程理事神情有些僵硬,古老师就是他的领导,也是曲协的副主席,没想到何向东居然把这尊大佛都搬来了,真是够有能耐的。

    不过想想何向东的评书师父张阔如也就能理解了,古老师和张阔如是一枝儿的,他是张阔如的师侄,也是何向东的师兄,这就正常了。

    古老师也挺无奈的,他摇了摇头,对何向东道:“我还看门了是吧,你工钱什么时候跟我算啊?”

    何向东笑道:“待我给你寻摸一个工头来。”

    古老师轻喷道:“玩去。”

    何向东正经了一点,说道:“好了,不闹,刚刚只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我们古老师是我们评书门的前辈高人,一会儿让古老师给我们说一小段儿。”

    古老师挥挥手道:“别,还是你自己来吧,我可说不过你。”

    何向东赶忙道:“您这样我会骄傲的。”

    古老师指着他哈哈大笑:“你呀……”

    何向东也在笑着。

    台下观众也很兴奋,笑声掌声响作一片。

    严亮眼睛都瞪大了。

    方格志更是无语凝噎。

    何向东笑侃了几句,便开始介绍下一位:“这位是中国口技的门长牛先生,牛先生是我们口技大师周志成先生的徒弟,是中国口技的正宗传人。”

    牛先生冲着观众鞠上一躬。

    相声界好多人倒吸一口凉气,何向东能把古老师请来他们倒是不觉得很意外,毕竟他们两人是自家人。

    可是牛先生不一样啊,人家是口技一门的,跟说相声的说评书的都不搭边啊,甚至于说人家跟曲艺界都不搭边。

    口技最初也讲究说学逗唱,按照表演形式来分应当是归纳在曲艺里面的,只是当年口技前辈孙泰和周志成两兄弟从香港进入内地就直接去了上海杂技团,所以口技就归纳在杂技门类里面了,所以口技是属于杂技界的。

    这毕竟是两个门类的,虽说大家都在北京,但平时交流的还真不太多,台下有几位相声大腕就没能把人给认出来。他们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能请来这尊大神。

    连侯三爷都很诧异,这小子的人缘这么好?

    牛先生微胖,看起来非常文气,身上有一股子文雅的味道,对何向东不紧不慢问道:“我是不是也要看门去?”

    何向东笑着忙摆手:“别别别,我那是跟古老师开玩笑呢,您哪能啊,你要过去,那得给双倍工资。”

    牛先生大笑了几声:“那我不还是看门的嘛。”

    何向东道:“所以才是门长嘛。”

    牛先生纠正道:“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哪有什么门长,别乱说。”

    何向东也是一笑,没有在这上面多纠缠,就跟观众说道:“牛先生是我们口技门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人物,咱们口技艺人学口技用的循环呼吸法和循环运气法就是人家传下来的,包括我学的,也是牛先生所创造的成果,牛先生于我有半师情谊。”

    “好……”向文社观众大声鼓掌。

    牛先生只是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微微颔首。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口技艺术是咱们的国宝,这话不是我说的,这是周总理说的,只是现在传统艺术没落,越来越少人关注这门艺术了。今天也幸好牛先生在,等会儿我们让牛先生给我们表演一小段,好不好?”

    “好……”观众大声鼓掌叫好。

    牛先生也挺开心的,忙点头同意了,艺人图一什么呢,不就是图个观众喜欢和支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