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就是一个小小的学徒而已
    李耕出色的贯口表演引起了这些大腕们的注意,严亮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其他大腕们也都扭头看侯三爷了。

    这里就侯三爷跟向文社最熟了,这里面的情况他肯定清楚。

    侯三爷看着几人,摸了摸鼻子,说道:“这孩子还没拜师呢。”

    方格志一愣:“没拜师?”

    侯三爷点点头道:“对,这孩子叫李耕,是他们研习社南字科的学员,才入科两个多月,还什么都不会呢,哪能拜师啊。”

    听得这话,一群人都傻了。

    石先生无奈摇摇头,老侯这嘚瑟的模样,真是够欠揍的。

    严亮听得直嘬牙花子:“这水平才学员啊?”

    侯三爷非常淡定道:“嗨,这都不算什么,还得学好几年呢。”

    严亮:“……”

    方格志:“……”

    大腕们:“……”

    方格志目光沉沉看着台上几人,又深深看了何向东一眼,最后叹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严亮也神色莫名,他是一个有私心也有公心的人,他很想帮自己儿子,也很想捧自己的徒弟成腕,但是对何向东这个优秀的相声艺人,他也是欣赏居多的,从来都是如此。

    只是他儿子严小华跟何向东杠了许久,上次在向文社商演的时候,他还跟赵峰华去捣乱,结果捣乱没成,还惹了一身脏,自己的名声也臭了街。

    赵峰华更是被人人喊打,只能无奈躲到东北去了,说来也是命,也幸亏他躲到东北去了。他要是还留在北京,蔡国强攻击方文岐用生命商演的时候,赵峰华铁定是急先锋。

    那样的话赵峰华肯定要完了,所以这小子跑到东北去,反倒是让他躲过了一劫,真是世事难料。

    严小华因为有严亮这个老子,他受到的波及就没有赵峰华那么大了,可这名声还是臭了,现在上节目的机会也很少了,只能是在团里面跑跑演出了。

    说真的,虽然严小华沦落如此,但严亮对何向东还是欣赏居多的,因为这事儿本来就跟何向东无关,另外现在严小华总算是能踏踏实实跑演出了,没那么浮躁了,严亮都老怀大慰了。

    原先的严小华太浮躁了,太想红了,但是又不踏踏实实作艺,整天钻营怎么上电视上报纸。

    艺人成名是有三分实力六分运气一分贵人扶持之说,有实力不一定能成名立腕,可是你想成名立腕必须得有实力才行啊,这是根本啊。根本不去强化,那最终都只是无源之水了。

    好在现在的严小华总算是踏实下来了,也不跟何向东继续掐架了。

    还好,幸好啊。

    严亮目露慈祥,感慨叹息。

    台上的八扇屏就说完了,接下来郭庆和老二上去垫了一场,再往下就是台湾团的阿冰和大曹,这两人又说了一段。

    事实证明,台湾的笑点跟大陆真的不太一样,尽管向文社的观众已经很给面子了,可效果依然是不怎么样。

    不过好在他们对这种结果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所以也就没有太大惊小怪了。

    阿冰和大曹说完,何向东和薛果上了,两人合说了一段八大改行,这是何向东的炫技,展示自己柳活儿呢。

    效果自然是好的不得了了。

    再往下的一段还是高笑相声团的,他们出了另外两个演员,这两人说的就是纯粹的台湾相声了,看着还蛮有意思的,他们吸取了很多话剧的营养,丰富了相声的表演形式。

    最后攒底的是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这一段是《相声十二门功课》,上面领导的指示不是说要全面展示相声的传统魅力么,不是说展现大陆演员的相声水平么,不是说要跟他们产生文化共鸣么。

    那就展示基本功好了,反正都是说相声的,不管怎么变化,基本功都是一样的。

    相声四门功课说学逗唱,拆分开来有十二门之多,这学全了可不容易,所以这既能激发文化共鸣,又能展示咱的水平,多好。

    何向东果断选择这个。

    台下有些大腕的脸色就不好看起来了,可是他们却什么都没说。

    曾几何时,何向东就是因为宣传相声十二门功课的事情被封杀,甚至被逼离开文工团,狼狈逃窜,仓皇如狗。

    现在时移世易,何向东又在台上说相声十二门功课了,台下大腕们坐了一圈,有人庆幸,有人不满,有人愤怒,再不满再愤怒,他们也得憋着的,现在的何向东可不是个任他们揉搓的小角色了。

    何向东和薛果在台上嬉笑怒骂,又把相声十二门功课说了一遍,台下记者媒体忠实地记录着这一切。

    阿冰、大曹还有高玉培就在上场门看着,看何向东展示属于相声艺人真正的本事,尤其是在看到口技还有白沙撒字的时候,他们真是叹为观止。

    李耕也没走开,他就在下场门那边,看了许久之后,他把目光投在了向文社的招牌上,马老师写的向文社三个大字很遒劲有力,他笑了。

    相声已经全部都结束了,按说接下来就是返场的时间了,何向东却没有要返场的意思,他对观众说道:“今晚的相声呢,说到现在也就说的差不多了,本来我们返几次场也就结束了,老来的观众都熟悉我们的流程,是吧?”

    “是。”一群人应和。

    何向东接着道:“但是我们今晚呢,就没有返场了。”

    薛果在一旁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何向东道:“因为我们就这么不要脸。”

    薛果吓一跳:“嚯,好家伙,上这儿诈骗来了。”

    “退票。”也不知道是哪位观众大喊了一声,全场观众顿时哄然大笑。

    何向东都无语了:“你这可不讲究啊,这相声都听完了,你跟我说要退票,你信不信我掐死薛老师。”

    薛果急吼道:“掐我干什么。”

    何向东理直气壮道:“杀鸡给猴看。”

    薛果道:“好嘛,我是鸡了。”

    “噫……”观众起哄。

    何向东挥挥手道:“别闹别闹,这因为是台湾朋友来了嘛,我们得向他们展示一下我们北京曲艺界的底蕴,所以今儿我们向文社也来了许多曲艺界大角儿,你们算是来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