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全都跑人了
    传统的八扇屏是以逗哏损捧哏的为主,捧哏的说自己是小孩子说自己是粗鲁人,莽撞人,让逗哏演员原谅自己的行为。

    然后逗哏演员说捧哏的比不上小孩子也比不上粗鲁人,由此来说出一段段贯口,都是这样一种模式下来的。

    但是现在和高笑相声团的合作,何向东把八扇屏做了一些修改,八扇屏里面涉及到的人物很多,他就把这些人物都给他徒弟按上了,让他们一个一个来站在高笑相声团那边来挤兑自己。

    现在看来这种改动还是很成功的,观众很买账。

    说贯口是一件很费力气的事情,可不是说张嘴随便一背就能行的,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很复杂,除了嘴皮上的功夫之外,身上的动作也少不了。

    而且一段贯口背下来,演员头上就得见汗,很费力气。八扇屏大大小小有几十段贯口呢,没人能一场都背下来,通常演出的时候摘出其中两三段背一下就够了,四段其实都嫌多了。

    何向东也仗着自己园子里面演员多,他讨了个巧,找了个捷径,让他们一人来一段,这样刚好。

    台上,陈军在说完不是人之后,也冲后面一招手:“来,出来个不是人的。”

    老三郑大玉出来了。

    “哈哈哈……”

    “噫……”

    观众看的那叫一个热闹啊。

    阿冰还喜滋滋给观众介绍:“这也是我们的人,这不是人。”

    郑大玉一挥手,骂道:“去。”

    观众更是乐的前俯后仰。

    郑大玉跑到陈军面前,喷道:“刚在后台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到我上来的时候,你怎么给来了不是人的。”

    陈军一摊手,很无辜道:“嗨,临时给改的嘛。”

    “哈哈哈……”观众全都大笑鼓掌,太坏了,太坏了。

    郑大玉都要无语了:“合着您就把我给豁出去了是吧?”

    陈军用力点头道:“我一点都不骄傲。”

    郑大玉喷道:“我去你的吧。”

    何向东在一旁看半天了,这时候他才说话:“郑大玉,你怎么也跑那边去了?”

    郑大玉看着何向东,理直气壮道:“师父,我叛变了啊。”

    “哈哈……”台下观众掌声笑声都起。

    何向东眼珠子都瞪圆了:“嗬,孙子,你还有理了是吧?”

    郑大玉看了陈军一眼,也很嘚瑟道:“我也一点都不骄傲。”

    何向东喷道:“去你的吧。”

    阿冰也差了一句嘴:“我也不骄傲。”

    “玩去。”

    群口相声一般都是三个人居多,一般很少超过四个人的,因为人一多就容易乱了。除了马老师的《五官争功》这种就是经典之作之外,很少能见这么多人一起说相声还能处理的这么好的。

    何向东这会儿台上说的八扇屏也是,虽然台上已经站着四个人了,但是一点不乱,这就是能耐了。

    何向东指着郑大玉骂道:“你果然不是个人啊。”

    郑大玉嘿嘿一笑,应道:“师父,这不是人我可不敢比啊。”

    何向东讶异道:“这你怎么不敢比了,我看你足够格了。”

    郑大玉道:“这是一位古人啊。”

    “哦?”

    郑大玉面相观众,阿冰和陈军早就站到边上去了,台上之所以不乱,这跟他们的站位也是有关系的。

    郑大玉微微一笑,朗声而道:“我说说你听听,在想当初,隋王二世,次子杨广,杀父夺权,鸩兄图嫂,欺娘戏妹,宠奸臣,灭忠良,下扬州,观琼花。纳黍行舟,选来民间美女,赤体拉纤,船至中途,割断纤绳,使美女个个跌倒,以博昏王一笑。”

    “到后来,狄去邪探地**,棒打白利将,靠山王定计扬州夺印,雄阔海力托千斤闸,放走十八路反王,灭名山小罗成枪挑杨林,隋朝江山落在宇文化及之手。这一日,炀帝病卧东宫,那无敌大将军带剑上殿,逼索玉玺,炀帝道:“朕何罪之有?”无敌大将军言道:“你这昏王,贪酒色,逆人伦,**无道,真乃不是人也。”

    最后一声收尾,郑大玉收的极为漂亮。

    “好……”观众陡然叫好。

    来的同行们也心不在焉地鼓起了掌,正当红的向文社真是正当红啊,人家这现场还真不是他们能比的。

    郑大玉扭过头对何向东得意道:“师父,您瞧瞧咱这不是人。”

    何向东赶紧轰他:“去去去,赶紧边上玩去。”

    郑大玉被轰走了,阿冰又走了回来,对何向东道:“您瞧瞧咱这阵仗,这也是我们的人,你看看我们能耐怎么样,够格说相声了吧?”

    何向东不满道:“嘿,合着你是把我向文社一锅端了是吧?”

    阿冰却道:“那哪能啊,您不是没被我们收编嘛。”

    何向东挥手骂道:“去去去,还想收编我?你少跟我提这几个小家伙,回去我迟早得收拾他们,我们向文社是一个团结的家庭,那些老前辈能被你收编?”

    阿冰乐了:“老前辈?呵呵,来,上来个老前辈。”

    上场门那边,张文海揣着手就出来了。

    观众一瞧是张文海,掌声立马就起来了,张先生人气高啊。

    何向东都要疯了,诧异问道:“张先生,您怎么也叛变了啊?”

    张文海走到逗哏位置上,说道:“没办法,我禁不住他们的糖衣炮弹啊,那玩意儿太可怕了,我老头子受不了啊,他们说只要我跟他们去台湾,海鲜可以随便吃。”

    何向东嫌弃道:“什么海鲜啊,你在北京也没少吃啊,再说海带紫菜也是海鲜啊,您也吃这个?”

    张文海一愣:“这也能算啊?”

    何向东喷道:“废话,您糊涂啊,您是个糊涂人啊。”

    张文海摆摆手:“我可不是糊涂人。”

    何向东反问道:“您怎么不是?”

    张文海道:“这是一位古人啊。”

    “啊?”

    “我说说,你听听。”张文海也张嘴来了一段糊涂人的贯口,糊涂人说的是常遇春的故事,这不是传统八扇屏里面的贯口,而是何向东自己写的。

    一番贯口说完,观众自然觉得酣畅淋漓,大声叫好。

    可是台下坐着的同行们却是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