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一十章 来一发炸裂的开场吧
    正式开场,何向东还带他们领略了一番传统相声的魅力,他们今晚上的演出是有开场小唱的,唱的是向文社的经典曲目《大西厢》。

    高笑相声团的演员虽然没有参与进去,但是当笙管笛箫一响,穿着大褂的何向东拿着折扇使出戏曲身段来的时候,高笑相声团的人心里都还是冒出来了两个字,传统。

    高玉培和阿冰对视一眼,阿冰挑着眉对高玉培得意一笑。高玉培脸上也露出了感慨非常的笑意,向文社是阿冰强烈推荐的,他们在台湾的时候也找了他们的相声来听,最后来北京的时候才确定要来这里,现在看来,果然是不虚此行啊。

    他们来北京做交流也差不多有一个礼拜了,跟着文工团跑演出也跑了好几个地方了,比这大的场面也都见过,有给职工表演的,也有给军人表演的。

    说实话向文社是个小场子,这里坐的满出来也不到五百个人,但是这里给他的印象太好了,尽管才开场几分钟,但是高玉培已经真正感受到了传统相声的味道了。

    是的,这就是他一直想感受的,却迟迟没有感受到的味道。

    他们也在说相声,但说的是台湾相声,台湾相声已经发展的跟大陆这边很不一样了,他也说了几十年相声了,也听自己师父说过当年旧社会时期那些相声园子里的情况。

    久闻其名,但未尝一见,他也只有在碟片里面看向文社的演出的时候,才有了那么一丝感悟,但却不能解渴啊。

    他这次来北京就是为了寻找那种传统相声味道,他想看看相声的本源是怎么样的,他也想看看传统曲艺是怎么样的。

    他这次来北京,就是一次文化的寻根之旅。

    但是来了之后的遗憾也是蛮多的,因为一个礼拜了,他也没有找到那真正的相声味道。

    文工团给他的演出的相声,那已经台湾相声差不多了,给不了他什么惊喜,他也不敢去品评这种相声的好坏,但是这种相声不是他想看到的。

    还好有向文社,幸好有向文社啊。

    高玉培觉得鼻头都有点发酸,老师啊老师,我总算尝到了您说的那种相声了,这种感觉真的很有滋味啊。

    高玉培眯起了眼睛,细细品味何向东唱腔里面的味道,真的很有味道。

    阿冰砸吧砸吧嘴,他也看过那种老电视剧,听这种小曲的时候就应该坐在下面弄杯茶喝着,弄张椅子靠着,再眯着个眼睛,用着右手在大腿上轻轻敲击,这样才是听曲子的正确姿势嘛。

    想着想着,阿冰都想着要下去到台下面去坐着了。

    开场小唱唱完,接下来就是相声的正式演出了,第一个节目是陈军和老三的,这两人是万年开场。

    当然这前提是有何向东在的场子,向文社人才都聚齐了,这两人就到台上给后面的演员探探底,探探观众的底子,再热一下场子,把场子热起来,后面好演出。

    要是寻常的相声演出,这两人都是小角儿了,做攒底差不多都够格了。

    一场演完,第二场就是何向东的了,这一场就不是何向东和薛果搭档了,而是何向东跟台湾相声演员阿冰的演出。

    阿冰是逗哏演员,何向东给他量活儿,反正何向东捧逗俱佳。

    两人一上台,观众就开始鼓掌叫好了。

    这一次也有好些人是冲着看台湾相声演员来的,大陆的相声演员他们都瞧多了,台湾的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吃的就是这个新鲜劲儿。

    尤其是跟台湾相声演员合作的还是他们最喜欢的向文社,何向东坏坏的风格,他们很想看看这两帮人能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来。

    现在总算能看到了。

    相声界来的那些腕儿们也在瞪眼看着。

    何向东和阿冰两人在台上站好了,冲着观众鞠了一个躬,观众掌声起。

    阿冰用很典型的台湾腔调说道:“今天人来的好多哦,要是不算这些空座,那就都坐满了啦。”

    “哈哈哈……”

    “噫……”

    笑声嘘声一阵接着一阵。

    这个包袱出来的效果特别好。

    这个包袱就是何向东最常用的迎门包袱,这都已经变成他的经典开场白了,现在被阿冰用台湾腔用出来居然这么有意思,当然这也跟何向东就在旁边有关系,若是何向东不在,那效果也就要大打折扣了。

    何向东倒是也不慌,脸上就带着笑意,等观众笑完了,他也用的台湾腔说道:“是的嚎,这里哪有空座了啦,都坐不下了啦。”

    “哈哈哈……”

    再看何向东这副说台湾腔要死的样子,他们乐的都不行了。

    何向东也露出了会心的笑意,他就知道用这样的形式来抖包袱肯定会很响。

    果然一切不出所料。

    阿冰一看现场这热烈的气氛,他也激动起来了,状态也渐渐好了起来,他双手合十,凝眉绷脸,脚下迈着四方步,走出来谢观众了。

    观众们都快乐疯了。

    来的都是向文社的老观众了,他们太熟悉这个动作了,这就是何向东的招牌动作。

    一般是在演出结束之后,何向东通常会双手合十出来拜谢观众,至于四方步还有凝眉绷脸,这些戏曲动作都是他不自觉做出来的。

    平时观众也瞧着也瞧惯了,倒是也不觉得新鲜,现在被阿冰这样用来,就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就连何向东也有些不忍直视,脸皮厚如他竟也觉得有些羞恼。

    何向东在后面吼道:“孙子诶,你回来,没完了啊?”

    “哈哈哈……”阿冰仰头大笑几声。

    “噫……”观众嘘声响成一片。

    台下的相声大腕们好些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演出的时候可没有这热闹场景,台上这都还没怎么样呢,观众就兴奋成这个样子了,这不科学啊。

    侯三爷和石先生对视一眼,两人眼里都是笑意。

    严亮轻轻叹一声,仰头看着向文社的牌匾,这字还是马老师写的,未来终归还是向文社的,他们这群人终归还是败给了这个叫何向东的年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