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零九章 演前祭拜
    向文社的门票向来都是很火的,也常年有黄牛驻扎在这里,现在除了向文社的演员是指着何向东吃饭的,这批黄牛也是如此。

    偶尔见到何向东的时候他们还会奉上几支香烟,弄得何向东也是哭笑不得。按理说这些黄牛倒票损害的其实是观众的利益,因为还有好多想来向文社看演出的观众买不到票,就都只能去买他们的高价票。

    所以按照道理来说,何向东应该是对这帮黄牛很厌恶的,但事实上何向东倒是也还好,他不喜欢这帮黄牛,但也称不上厌恶。

    黄牛是个社会问题,可不是单单一个向文社就能解决的,包括现在过年回家的火车票都有黄牛在倒票。何向东也没法子,他也只能是出台限制购买量的措施罢了。

    再说何向东毕竟闯荡江湖多年了,又常年经受方文岐的老派思想灌输,所以别看他现在才三十出头,但他一脑子全都是老江湖的思想。

    在他看来,世上百种行业都有养人的路子,除了那种真正的大奸大恶之外,其实很多行业都是善恶并存的,这世上也并非是非善既恶的。

    就拿说相声来说好了,何向东当年是撂地出身,在撂地时候为了多打些钱,他们也会使出很多手段,说很多难听的话,你说这是不是恶,当然是恶,但是不能仅仅因为这个就否定了相声这个行业啊。

    黄牛自然也是恶,而且是恶大于善,这是一个弊大于利的行业。但是又却是一个离不开的行业,就像医院专家号经常也有黄牛在倒票,这其实是因为医疗资源不够充沛,所以才导致如此的,单纯靠禁止黄牛,这是禁不了的。

    所以何向东不喜欢黄牛,但也称不上特别厌恶,就是冷眼旁观吧,只要他们在何向东规划好的范围做事就好,别太过分就行。

    就像有些外地来的观众,人家跑那么远就是为了听一场向文社相声,他们买不着票怎么办,白跑一趟?这年头又没有网络订票,只能靠黄牛啊。

    但是黄牛不能泛滥化,不然北京当地观众都变得不得不买高价票了,那向文社也就要完了。所以何向东可以允许有黄牛存在,但绝对不允许他们做大。

    事实上何向东也出了好多办法限制黄牛了,他时不时也把这帮人拿出来打压一下,就像这次和台湾的高笑相声团一起的演出,他知道这次门票肯定火爆,但是他没想给黄牛留票,所以何向东来了个狠招,他直接来了个实名制购票,实名制进场。

    要知道现在可没人搞实名制这一套的,现在买火车票都还是不用实名制的呢,他一个小小的剧场演出居然还敢搞这一套。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没人觉得这种做法不正常,甚至连黄牛也表示理解,原因是这次合作演出的是台湾客人啊,涉及这种事情,一般都是比较谨慎的,北京人民表示很正常,能理解。

    所以何向东又哭笑不得了,他本来是想借此机会打压一下黄牛的,结果也什么都没弄成,得,算是白瞎了。

    这种实名制购票也就能搞一两次,要是长期搞,向文社这买卖就开张不了了,迟早得臭了街。

    但不管怎么说,这场演出的售票非常好,何向东和高笑相声团那边商议过后,打算一切都按照向文社的老规矩来,那就是卖加坐,走廊过道,包括台上都是人。

    现在四方茶馆也专门订购了一批塑料板凳了,就是给这些加坐的观众坐的,倒是也方便。

    不过舞台前面这一块,何向东还是把地方给留出来了,这主要是给电视台摄制组留的,这里的演出到时候也是会播出的,毕竟上面给的资源相当多。

    演出是在晚上,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北京秋天的夜里就已经很有凉意了,这些台湾人都还有些不习惯,直呼太冷。

    这一晚,观众来了许多,高笑相声团的人也非常兴奋,他们在台湾演出的时候可没这么多人来看,向文社果然是向文社,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相声界的大腕儿们也来了一箩筐,这一次主接待台湾相声演员的就是他们啊,这一场是轮到在向文社演出了,他们也不得不来,尽管他们也挺不想来向文社的,看着人家这热闹场面,太闹心了。

    不只是他们,曲协上次作陪的程理事也来了,还来了一位副主席,西城区文化局也来了一位副局长,局长徐四海倒是没来,但是这规格就已经很可以了。

    演员们前前后后在忙着,这一次央视和北京台的摄制组都来了,但是因为向文社小剧场就这么屁点大,容不下两个摄制组,所以他们商量了一下就把北京台的摄制组留下了,到时候录制完了之后,两家都拿原片回去自己剪辑制作。

    广播台的大彭自然也是不能缺席的啦,何向东现在是很红了,可是他也没忘记自己这个老朋友,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他,这次音频录制也交给了他。

    向文社的商演演出时间一般是七点半,小剧场的演出时间则是在晚上七点,到了六点半了,演员们的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

    何向东站在前面,手奉着清香,带着全社所有在场演员祭拜祖师爷,高笑相声团的人也跟他们一样,拿着清香祭拜。

    相声祖师爷东方朔是全体说相声人的祖师爷,他们自然也拜得,只是平时他们都没有这种想法和做法罢了。

    事实上,现在整个中国,唯一一个把这种习惯保留下来的也就只有向文社一家而已。

    祭拜完了祖师爷之后,何向东又领着自己徒弟们祭拜自己师父方文岐,方文岐的牌位是放在东方朔神位旁边的。

    向文社其他演员也都拿着清香一同祭拜,按理说方文岐是何向东这枝儿的师门长辈,他们这些人是可以不用祭拜的,但是他们都很敬佩方文岐这个老艺人,所以也都执香敬礼了。

    高笑相声团的那边的演员都看着他们团长高玉培,想让他们的团长做出决定,他们这些人到底要不要参与祭拜。

    高玉培还是发话了,他说方文岐是相声前辈,也是一个值得他们尊重的相声艺人,今日见到牌位理应祭拜。

    所以高笑相声团的人也跟着向文社的演员们一起对着方文岐的牌位鞠了三个躬,奉上了清香。

    何向东也带着徒弟们冲他们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起身之后,众人相视而笑。这一刻,他们感受到的是传承与传统。

    尤其是高笑相声团,台湾相声界是没有得到相声完整传承的,更加没有经历和体会过这种传统班子的规矩。

    这一刻,他们感触颇多。

    这一刻,他们体会到了相声这门艺术的历史厚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