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零五章 合理要求
    高玉培这话一出,现场气氛就有些微妙起来了。

    向文社啊。

    向文社。

    怎么老有向文社啊?

    这向文社在京津两地出的风头还不够吗?怎么台湾人民也知道了?

    曲协作陪的理事姓程,程理事看看他身边这帮说相声那微妙的神色,他头也大起来了,怎么提出这么个要求啊。

    程理事干笑几声,问道:“高团长是怎么知道向文社的,难不成向文社的大名已经传到我们宝岛去了?”

    高玉培点点头:“现在台北也有他们的相声碟片、卡带,而且网上也有他们的演出视频,我们都看过,也特地找过一些报道,他们现在好像很红的是吧?”

    众人心中腹诽不已。

    红,太他妈红了,现在相声界就没比他们更红的了,连他们这些国有大团的风头也比不过这个民间小班子。

    高玉培矜持地笑着:“所以啊,我们也想拜访一下向文社,跟他们探讨一下传统相声艺术。”

    阿冰此时也插了一句嘴:“对,我们听说他们是大陆唯一一家专门说传统相声的社团,而且他们还办过濒临失传相声专场诶。”

    废话,要你说?我们还能不知道吗?他们办专场的时候,我们还骂过街呢。

    有几位坐着的大腕儿差点没骂出声,他们跟向文社的关系可不好,当初蔡国强振臂一呼的时候,他们可都上过战场,他们是跟向文社有过节的。

    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跟向文社没什么交集,但是他们此时的脸色也不好看,原因很简单,台湾相声界过来不跟他们这些国有大团的相声大腕儿们交流,跑到向文社去干嘛?

    这次上面给的资源很多,媒体曝光率很高,据说还有春晚名额留给他们,春晚节目组打算来一个大陆台湾相声演员合说的相声,这多好的事情啊,难不成都留给何向东了?

    凭什么好事都是他的啊,当时就有好些人心里不平衡了。现在爆红的向文社已经威胁到他们了,现在还来这一出?

    侯三爷和石先生相视一眼,皆是摇了摇头,得,真是哪儿也不消停,台湾朋友都嚷着要找何向东,这事儿闹得。

    高玉培见这些人不怎么说话,他疑惑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程理事干笑着道:“哈哈……额……没有没有,额,只是事出突然罢了。”

    他看了一眼周围人的脸色,还是硬着头皮道:“其实传统相声我们这些文工团的相声演员也都会,他们都是国家一级演员,演出经验很丰富,你们也可以交流的嘛。”

    高玉培道:“是,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跟向文社交流一下,毕竟我们都是民间团体,对民间演出肯定有很多话聊的。哦,我还知道他们办了很多场商演,我们也想向他们学习学习。”

    阿冰也道:“对哦,现在也就只有他们能办商演,别人又办不了,我们只能找他们交流啦。”

    那帮子大腕儿们想掐死阿冰的心思都有了,要你废话。

    高玉培也扭过回来,瞪了阿冰一眼,阿冰一缩脖子,就低头喝茶,不敢再胡乱开口了。

    程理事算是知道了,这帮人是铁了心要去向文社了,他想了想道:“嗯……行,因为行程里面没有安排嘛,我去跟领导商量一下,然后尽快给你答复,好吗?”

    “好的,辛苦了。”高玉培客气了一声。

    提到了向文社这茬了,会议桌上气氛就尴尬了,原本挺融洽的气氛,现在也变得微妙起来了,都没什么话聊了。

    高笑相声团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的,不明所以。就只有阿冰低着脑袋的脸上露出了讥诮的神情,不屑地笑了一下。

    待到高笑相声团的人都出去了之后,这里面当时就炸窝了。

    方格志拍了桌子就站了起来,怒道:“不是说好我们接待的吗?怎么又跑去向文社了,这不是政治任务吗?他们一个民间小剧场捣什么乱?”

    侯三爷揣着手,反驳道:“这话说的,民间小剧场怎么了,就不能为两岸文化交流做贡献了?再者说了,这是人家高团长提出的请求,又不是何向东说的,你骂向文社干嘛?”

    方格志道:“老侯,你少来这套,你就知道帮着向文社说话,你都跟他们穿一条裤子了。”

    侯三爷却道:“谁帮了,我说的不是实话么?”

    方格志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实话?这次是两岸文化交流,也有很强的政治味道在,包括怎么接待,怎么演出,怎么交流,上面都是有指导的,咱们国有团好说,都做过这类事情,有经验。可向文社不一样,他们就一个民间班子,一点经验没有,还有就何向东那个脾气,万一跟高笑相声团的人弄僵了怎么办?”

    石先生都瞧不过眼了:“这叫什么话,何向东什么脾气?他是疯狗啊,见人就咬?别胡说。”

    也有人帮腔方格志的:“还有向文社说的段子,他们什么脏臭段子都往上放,你觉得这种相声在台湾朋友面前适合说吗?这是一次很重要相声文化交流,向文社难等大雅之堂啊。”

    侯三爷脸都青了:“何向东的能力有目共睹,人家点名要看向文社了,要看传统相声,现在相声界有几人会的传统段子比何向东多?”

    方格志道:“老侯,话不能这么说啊,传统段子会的人也不少,他何向东会的是多,但是人家也不一定非得看生僻的,咱们把精华的展示一下不就好了嘛。”

    侯三爷绷着个脸,这还没怎么样呢,高笑相声团也就这么一说,他们就这么拦着,真是够了。

    严亮默默看了好久,他等双方暂歇了,才说的话:“你们别忘了,上面领导的指示是什么样的。高笑相声团提出的合理要求,我们都要尽量满足。还有,他们不归我们管,他们可以自由拜访。我们不安排,他们就不去了吗?与其等他们自己去,还不如我们大方点安排好,省的被人说道。”

    这话一出,众人皆默。

    侯三爷深深看了严亮一眼,脸上露出了笑意。

    程理事这时候终于说话,这孙子也是真会挑时间,真会躲避战火,等人家打完了他才出来收拾残局。

    他道:“对嘛,高笑相声团本来就是就来做相声交流的嘛,他们去向文社也是理所应当的要求,这就是正当要求,我们没理由反对的。”

    “不过啊,老方考虑的也在理,这次相声交流毕竟也是政治任务,所以一定要嘱咐好向文社,演出的节目一定要慎重,要能体现相声的魅力,也要体现我们共同的文化底蕴。所以啊,我们要找人去给向文社做一下规划。”

    说完,程理事扭头看着侯三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