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七百零四章 两岸文化交流
    曲协办公大楼的一号会议厅里面坐着许多相声界人士,细细一看,这些人在相声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里面还包括几位宝字辈的老前辈。

    宽敞的会议厅里坐了不少人,除了相声界人士,曲协领导也在,还有上级文化主管部门也派了人过来。

    这些人难得没有在会议室里面抽烟,这帮说相声的里面可是有好几个老烟枪的,他们开会的时候也不闲着,总是吞云吐雾,好不自在,今天倒是老实多了。

    在会议室里面,这些人喝茶聊天,时不时有笑声传出来,看上去倒是蛮和谐的。

    侯三爷石先生也都在,张宝库老爷子也在,他是作为宝字辈前辈来出席的,楚城倒是没来,他现在已经退休了,也不管事了,就天天在家带孙子。

    稍过一会儿,一杯茶还没放凉的时间,客人就来了,打头的是曲协的一个理事,是他领着这些人进来的。

    理事后面跟着的就是昨天机场的那帮人,领头的就是高玉培高团长,后面则是他们团里的演员,还有来自台湾的美女记者陈妍。

    曲协理事笑盈盈把人迎进来,对屋内众人笑着言道:“来,各位相声界的老师们,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来欢迎来自的宝岛台湾的相声社团高笑相声团前来交流相声艺术。”

    会议室里面的相声前辈们也纷纷起身,微笑着给予了掌声。

    高玉培高团长笑着向众人问好:“各位,谢谢谢谢,客气客气,很荣幸能到北京,也很荣幸能跟我们相声界的诸位前辈大咖们交流,鄙人高玉培,是台湾高笑相声团的团长。”

    介绍完了自己之后,高玉培开始介绍团里其他演员:“这是阿冰,我们团里的青年相声演员,对,他的艺名就叫阿冰,他是逗哏的。”

    阿冰现在也正经了不少,换上了一身西装,也不嬉皮笑脸了,对着房内众人鞠躬道:“各位老师好,我是阿冰啦,请多多指教昂。”

    高玉培继续介绍道:“这是大曹,他跟阿冰两个人是搭档,一起说相声的,他是捧哏,阿冰跟大曹现在是我们团里面最受欢迎的两位年轻相声演员。”

    大曹也上前问了一声好。

    高玉培待到把团里人员介绍完了,然后也把跟随前来的美女记者陈妍介绍了一下,说记者也会把这次的相声交流在台湾进行报道的。

    高笑相声团这边的演员们都介绍完了,现在轮到北京相声界了,说实话,现在还是05年,三通都还没实现呢,两岸文化交流不畅通,虽然大家都是说相声的,但北京相声界的这些腕儿,高玉培还真没几个是认识的。

    但是相声界三大家族的名头他还是知道的,马家来了少马爷,侯家来了侯三爷,常家常四爷来了,还有常贵田老师也来了。

    他见着的时候也是非常兴奋的,尤其是见到了几位宝字辈的老前辈的时候,他更是惊喜莫名。

    这接待规格已经很高了,因为现在大陆跟台湾那边的文化交流很少,国家也一直在致力于两岸的文化交流,都是中国人,总有很多能聊的东西,毕竟文化底蕴都是一样的嘛。

    这次台湾相声界来北京做交流,上面领导也是非常重视的,这可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传统艺术,台湾相声界来人了,大家都是同宗同门,这就是回家了。所以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文化交流,对增进两岸人民的感情很有意义。

    相声界其实也是很兴奋的,上面领导很重视这次交流,给的资源很多,要是做的好了,这对自己的名气是很有帮助的。

    另外台湾那边也来记者了,也会把报道还有演出录像拿到台湾去,说不好还能在台湾同胞面前露露脸呢。

    还有这种文化交流毕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他们能参与进去也是与有荣焉啊。

    中国大陆的相声界都是一脉传承下来的,往上翻都能翻到一个祖宗上去,各门各派都是有血脉联系的。

    但是台湾相声界是没有的,相声是没有传到台湾去的,纯靠当年几个相声票友根据自己当年在大陆听的相声,自己琢磨了一下,然后就上台演出了,这才在那边留下了香火。

    包括后来还有不少台湾相声演员偷偷用广播收听大陆的相声节目,在广播里面学习,如此苦心钻研,才有了今天的台湾相声界,着实不易啊。

    双方介绍完了之后也就在会议室里面坐下来了,这种会议,套路都是一样的,先是领导发言,然后是小领导发言,最后是双方代表发言。

    单单这发言就弄掉差不多两个小时了,阿冰都有点坐不住了,毕竟是年轻人,性子还是有些毛躁的,他的搭档大曹就好多了,这人长相敦厚,性子也比较稳重。

    发言完了之后,又把这几天的行程安排说一下,去哪儿参观啊,去哪儿录节目啊,在哪个文工团看演出啊,然后台湾的相声演员在哪天给北京的观众做演出啊。

    这一切工作安排都弄完了之后,接下来就是自由讨论的时间了,反正都是说相声的,都是同行,也都有话聊。

    北京的相声同行对台湾的相声市场非常感兴趣,特别想知道他们在台湾是怎么说相声的,还有倒口问题。

    因为相声艺术是北京音为主音的,不管传到哪儿去,这一点都是不会变的,但是因为台湾相声界是没有接受过相声完整传承的,而且那边的语言习惯跟大陆这边不一样,他们倒是很好奇。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帮人的北京话说的特别正宗,不知道还以为这就是土生土长的老北京呢,他们的演出也是以北京音为主音的,但是用到台湾普通话的倒口特别多。

    台湾相声界也对大陆曲艺界很感兴趣,大陆这边曲艺种类多,传承完整,台湾那边也没传过去几样,他们都很好奇。

    阿冰则是对相声界的辈分很感兴趣,德寿宝文明的辈分排序,他在台湾都听说好多次了。

    聊了好一会儿之后,高玉培对曲协理事说道:“哎,理事先生,这次的行程安排有向文社吗?我们想去拜访一下向文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