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悲催的小高
    到了傍晚,演员们都到位了,肚子里面稍微垫点东西,就在后台准备着了。

    高刚龙这孩子手上拿着快板,嘴里念念叨叨的,一直在来回走着,这是在背词儿呢。

    范文泉就在一旁看着,看了好一会儿了,老范眼睛都看累了,他喊住了高刚龙:“小高啊,你干嘛呢,来来回回的,我都要被你给晃晕了。行了,歇会儿吧,你不累啊?”

    高刚龙苦着脸:“师爷,我紧张。”

    范文泉摇摇头,劝道:“都有这么一遭的,第一次上场都这样,我当年也好不到哪儿去,熬过去就好了。哎,你师父来了。”

    何向东刚走到后台,这家是向文社在大栅栏的德庆楼的分社,何向东每周都会来演出的,他两个场子都会有在跑的。

    何向东走过来,跟范文泉问了一声好:“师叔,您歇着呢。”

    范文泉点点头:“是啊,小高这孩子说他紧张。”

    何向东扭头看高刚龙,看见他脸都红了,神色局促不安:“怎么了,紧张吗?”

    高刚龙点点头。

    何向东就道:“行,那你别上了,换人。”

    “啊?”高刚龙当时就给愣住了。

    范文泉苦笑摇头。

    何向东看着高刚龙道:“你不是说紧张吗?不上就好了,这样就不会紧张了。”

    高刚龙脸色通红一片,尴尬加紧张,他这师父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他自己说紧张,师父不是应该安慰自己才对嘛,怎么一张嘴就是别上了。

    何向东再问道:“还要不要上了?”

    高刚龙咬咬牙:“要上。”

    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他怎么舍得还没上场就直接放弃呢。

    何向东点点头道:“好,那既然要上场,那就好好演出,别来这个没用的。”

    “是师父,我知道了。”高刚龙委屈地低下了头。

    另一边,洪晓鹤和管洪两个人也把衣服都换好了,随时准备上场。瞧这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何向东心中就有点数了,看来洪晓鹤这人还是有点本事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淡定。

    这就是成熟演员跟小学徒的区别,人家在这里谈笑风生的,高刚龙那边都紧张地快要尿裤子了,这就是差距。

    何向东也过去人家聊了两句,跟他们说了一下安排,他们的节目放在第二个上,洪晓鹤也点头应下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小剧场是七点钟开场的,主持人是何向东的徒弟小虎,学徒学艺不能闭门造车,就要在茶馆园子里面帮忙,要有耳濡目染的这种环境才行。

    “欢迎大家来观看我们北京向文社的相声大会,下面请您欣赏快板《诸葛亮押宝》,表演者高有成。”

    高刚龙在上场门那边听到台上报了自己的名字,本来已经被何向东挤兑的不怎么紧张的心一下子又提起来了,高刚龙感觉自己呼吸都要变得困难了。

    小虎报完场就下来了,瞧见高刚龙还能在当场,他赶紧催促道:“你干嘛呢,愣着干嘛啊,赶紧上去啊。”

    高刚龙还扭头看他一眼,竟然有点茫然:“啊?”

    小虎推了他一把:“赶紧上去啊。”

    高刚龙被推了出去,一眼瞧见台下坐的密密麻麻的观众,他脸都白了,脚步也变得虚浮无力,就跟踩在棉花上似得。这一刻,高刚龙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连自己上台是干嘛来的都给忘了。

    高刚龙晕晕乎乎走到台中央,呆呆看着台下观众,总算是没忘记鞠躬,可是这一躬又太用力,他又把立式话筒给砸了一下,把话筒都给砸下来了。

    高刚空手忙脚乱捡起话筒,弄了好久才把话筒安上去。他更紧张了,他现在能很清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跳动着,扑通扑通的,都快要跳出来了。

    何向东就在下场门看着,事实上他的每个徒弟刚能上场的那段时间他都是盯着的,得要看着他们的状态才行。

    看见这一幕,何向东也失望地摇了摇头,都不用接着往下听了,这孩子指定得死在台上了。

    陈军这场也在,他就在何向东身边,他对何向东道:“师父,你看吧,我就说把他赶走您还不肯,还非得要收他为徒。这人就不是吃这碗饭的,把他留在向文社这是在耽误他。”

    何向东没好气道:“行了,闭嘴,有你什么事儿啊。”

    陈军耸肩无奈一笑。

    台上,高刚龙都已经傻了。

    观众都等着不耐烦了,有人喊道:“嘛呢,还唱不唱快板了,瞎杵着干嘛呢?”

    高刚龙这才魂归身窍,双手抓着板打了起来:“咵哩哩咵哩哩……啪……”

    错了一拍,这错误连台下观众都听出来了。

    “噫……”嘘声一片。

    “噫”是相声里面独特的叫好声,不过现在就不是了,现在是典型的起哄加喝倒彩。

    高刚龙都快要哭了,脸涨的跟猴子屁股似得,还他还没肯下台,还在勉强打着板:“咵哩哩咵哩哩咵,咵哩哩咵哩哩咵。小小的宝盒一块铜,能工……能工巧匠将他造成……”

    一段快板唱的磕磕绊绊的,没唱两句他就给忘词了,完全不记得后面是什么了。

    高刚龙心都凉了,他都感觉自己的心脏一阵阵发凉,像是被人狠狠揪了好几下。

    自己明明已经背的很熟了,上了台怎么会变成这样啊?高刚龙眼角眼泪水都出来了。

    观众早已不耐烦了,当时就有人喊:“行了,不会唱就下去了,别在台上干站着了。”

    高刚龙用力抓着快板,眼泪都出来了,他也不敢让人看见,立马扭头就跑了,一边跑还一边擦着眼泪。

    “师父。”陈军叫了一声,无奈地看着何向东。

    何向东也皱着眉头,神色凝重。

    ……

    何向东还专门出来跟观众道了个歉,这毕竟是舞台事故,他这个做班主的不出来说一下可不行。

    观众见何向东都出来解释了,他们也就大度地原谅了这件事情,他们也就开开心心看演出了。

    开场演出是苏生德和蔡生意师兄弟的,两人活儿不错,现场观众反应很好。

    再接下来第二场节目,就是新来的洪晓鹤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