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方文岐相声研习社
    富连成是一个京剧科班,是1904年建立的,最初的名字叫“喜连成”,后来才改名叫富连成的。番▽□茄小☆说网  w`w`.com

    富连成是旧社会的京剧圣地,真正的圣地,可以堪称是京剧界的清华北大,京剧行当那些响当当的大角儿有一大半人是从这里出来的。

    富连成开科收徒,一般只招收六到十一岁的男性孩童,见天赋尚可,便收入门墙,坐科学艺,坐科期限为七年,七年一科。

    富连成一共准备开八科,喜、连、富、盛、世、元、韵、庆,待到1948年,庆字科刚刚开科不久,富连成就经营不下去了,宣布停办了。

    所以庆字科是只开了一半的,所以富连成只收了七科半的学徒。从1904年开班到1948年停办,富连成一共存在了44年,招收七科半学徒共八百多人。

    44年,八百多人,这个数字看起来很少,平均一年也就二十个。但传统艺术从来都是贵精不贵多的,他不可能像普通学校那样填鸭式的教学,这种玩艺儿肯定是得一个学生一个教法,学曲艺学相声,也是一样的。

    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一科弟子要学七年,所以人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现在也有曲艺学校,也有戏曲学校,但是却没能出角儿,可能跟教学方式也有一定关系吧。

    富连成每科学员都出来过响当当的大角儿,而且也出了许多开宗立派的人物,比如马连良先生,就是连字科学员;谭富英,富字科学员;裘盛戎,盛字科学员;侯喜瑞,喜字科学员;袁世海,世字科学员……

    包括梅兰芳、周信芳、九龄童等先生也都曾带艺到富连成去进修过,这里就是京剧界的圣地,为京剧界培养出了许多人才。

    所以听到何向东想要办相声界的富连成,张文海当时就愣住了,石磊则是不明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富连成是什么。

    张文海怔怔出神,又深深看了何向东一眼,满意点点头,说道:“好啊,好啊,你果然是好样的,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何向东。”

    何向东笑笑。

    张文海扭头看着这栋小房子,他眯起了眼睛,目露思索:“我还记得那一年,老范带着你来找我,这都要九年了吧,九年前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嚯,好家伙,一个大胖子。”

    何向东摇头无奈一笑。

    张文海干瘦的脸庞上也露出笑容:“那时候你身上穿着一件洗了很多次的地摊货白衬衫,虽然很旧,但是很整洁。那时候的你就是穷小子一个,什么东西都没有,但你有一身的才华,还有满腔的热血,一心要为复兴相声而努力。我和老范就是被你的这股子精神所感动,才愿意放下退休好生活不要,陪你一起干的。”

    “这一干,就是九年。你也的确没有让我们失望过,这九年的风风雨雨,你都扛过来了,哪怕是再难再没办法的时候,你都没有放弃,也没有抛下向文社,很好,真的很好。”

    张文海慷慨不已,叹了一声:“但更好的是现在,现在你有名誉了,也有大把的金钱了,难得的是你没有被名利眯了眼睛,你还是当年那个何向东,还是那个一腔热血努力复兴相声的何向东。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你很好。”

    何向东也露出追忆的笑容:“是啊,都九年了,足足九年,我们向文社才有了今天。向文社是我的根,也是我的梦想,这一点永远不会变。钱财名利对我来说,是蛮重要的,我也是一个凡人,但名利跟我复兴相声没有什么大冲突。但若是让我二者只能选其一,我选相声,当年如此,现在依然如此。”

    张文海感慨道:“好,好啊,不枉我帮你一场,趁着我老头子这把老骨头还能撑几年,再帮你几年吧。”

    何向东重重点头:“好,以后还得仰仗您呢。不过您也得顾着您的身体,可不能垮了,我们这一大家子可都得瞧着您呢。相声复兴就在眼前了,您一定得要瞧见了,这可是我们这么些年打拼的成果啊。”

    张文海顿了顿,把目光从何向东脸上挪开,再次看着面前小屋,脸上有笑意,目光有遗憾:“好啊,我们一起见证。”

    何向东重重点头。

    石磊也笑道:“我也要见证。”

    何向东道:“当然少不了你石大老板了,你上次说捐助的那一百万,什么时候到账啊?”

    石磊扭头就走,边走边道:“哎,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这里老板租金问题哈。”

    何向东笑着摇摇头,他也就是跟石磊逗着玩,石磊要是真给他钱,他也肯定不会要的。

    何向东再看小屋,他露出骄傲的神情道:“现在北京城民间小剧场已经成立不少了,各家买卖也都起来了,体制内的那些演员也都坐不住了。相声终究还是回归到剧场了,回归到民间了,随着我们向文社的持续影响,民间小剧场会越来越多的,这相声界的格局终究还是被我们撬动了。”

    “再接下来就是收徒传艺了,说相声的多,能卖钱的少,我要在有生之年努力开科授艺,为相声界贡献人才,也把我师父的一生所学都传下去,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他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

    张文海点点头:“照着你的想法去做吧,你做事,我们都放心,有什么需要尽管张嘴。”

    “好。”何向东也笑着应了下来。

    张文海问道:“对了,人家科班叫富连成,你这科班叫什么名字啊?”

    何向东道:“就叫方文岐相声研习社吧,用我师父的名字命名,第一笔资金就用我师父告别演出的分成,以后向文社每年的收入都要支出一定比例来投入到研习社中。”

    “好事啊,你这也开科了,也像富连成那样吗,有科班字号吗?”张文海又问。

    何向东道:“他们是七年一科,咱们学相声不需要那么久,两三年一科就好了,至于科班字号,张先生,您请赐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