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不怪你了
    酒令小段返场完毕了,几人往回走,第二次返场开始,第二次返场方文岐逗哏,何向东给他量活儿,爷俩又说了一个小段儿。

    这场就是他们师徒的相声秀,逗哏捧哏腻缝,随意组配,效果皆是奇佳,可算是让同行们好好瞧了一把什么是相声艺人的自身素养了。

    今晚上就没有要返场很多次了,何向东最怕的就是自己师父的身体吃不消,现在看师父的神情就知道老头儿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可不能再说下去了,不然指定得倒在台上。

    所以第三次返场,就没有要说什么段子了,就把后台的几个老朋友叫出来跟大家见个面聊上几句就行了。

    楚城也是这个时候出来的,大家一起开了几个玩笑,也就是了。楚城见着方文岐的身体状况,也不敢抱怨什么,能一起说上一个小笑话也就知足了。

    别的演员倒是也没怎么出来的,就是杨三被方文岐叫了出来,这是方文岐最后一次登台,恐怕也应该是杨三的最后一次了。

    杨三颤颤巍巍上了舞台,尽管很努力,可他还是无法直起身子,稍稍有些佝偻着。

    方文岐将他引到了桌子里面,杨三扶着桌子冲着观众鞠了一躬,说是鞠躬,其实跟点头没有什么大区别。

    饶是如此,观众还是被感动坏了,掌声连连。

    见到杨三要说话,何向东赶紧把话筒给他往下压了压。

    杨三对着话筒,颤颤巍巍说道:“相声艺人杨三,向观众……观众致敬。”

    “好……”观众对这个年迈的老人给予了极大的宽容,这个颤颤巍巍的老艺人在台上只要还能说得出话来,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杨三摆摆手,慢吞吞:“别那么大声,我年纪也大了,胆子也小。”

    “哈哈哈……”观众非常给面子。

    何向东在旁边来了一句:“您年轻那会儿偷摸跑进人家家里,偷会人家姑娘的时候,也没见您胆子小啊?”

    “哈哈哈……”观众大笑。

    杨三没好气道:“一边玩去,那是爱情。”

    何向东赶紧点头:“是是是,被人家家长追着打的爱情。”

    现在方文岐是站在逗哏位置上的,他道:“行了行了,别闹别闹,你杨叔是正经人。”

    杨三道:“是,就你师父不正经。”

    方文岐不满了:“我这儿还帮着你呢。”

    “噫……”观众嘘声起。

    方文岐摇摇头,给观众介绍杨三:“诸位,这是杨三,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了。这是个爱相声的人,解放前他就说相声,后来蹬了几十年三轮,也算是改了行了,可他就没有一天把相声放下的,每日必练基本功。”

    “好……”观众大声叫好。

    方文岐接着道:“在二十年前吧,我和杨三还有小东子在天津的连城曲艺俱乐部一起说相声,那时候就我们爷仨,还有一帮唱戏的,小东子那时候才九岁,可他非常受观众喜欢,比我们两个老头子可受欢迎多了,那时候我们都得靠这个孩子养着呢。”

    这话一出,全场都笑了,大家都是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当事人却都知道,这是真的。

    何向东低下了头,怀念且又复杂地笑了。连城曲艺俱乐部永远都是他心中的那一块最柔软的地方,太多回忆,太多过去了。

    说到了连城曲艺俱乐部,站在上场门的林正军目光萧瑟,他又回想起了那段激情澎湃的峥嵘岁月,只是可惜啊。时移世易,岁月不饶人,他亦不曾饶过岁月。

    楼上的钱国生也是长叹一声,他上一次见着师父就是在连城曲艺俱乐部,就是二十年前,足足二十年了。

    方文岐长叹一声,动情道:“连城是个正经说相声的好地儿,向文社也是个说相声的好地儿;连城的观众是最懂相声的观众,向文社的观众也是最懂相声的观众。能为你们演出,是我方文岐此生莫大的荣幸。”

    一躬而下。

    “好……”全场轰然叫好。

    起身后,方文岐看着全场观众,又叹了一声:“只恨苍天不饶人,我怕是没命再给诸位说相声了。”

    “别走。”也不是台下谁人带着哭腔喊了一声,随即瞬间全场掌声都响起来了。

    这位老艺人在临死之前还想着为观众演出,这份真挚这份虔诚,他们还能说什么呢,怎能让人不深受感动啊。

    在场许多记者媒体也羞愧地低下了头,之前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该如此揣度这位老艺人,不该啊。

    钱国生更是难受不已,恐怕今日之后,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师父了,师父要没了,没了……

    何向东也是强忍着悲痛,眼眶却是红了起来。

    方文岐仰着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相信此刻他心中也是极为复杂的。

    过了良久之后,方文岐低了下头,看着全场观众,他幽幽叹道:“马三立先生几年前也办了一场告别演出,他在台上问观众说‘我值吗?”,就这三个字,但这三个字却是对一个相声艺人的一生艺术生涯最好的评价,这个评价是你们给的。”

    “我方文岐说了一辈子相声了,没红过,临了临了办了这场告别演出,还是场商演。先前好些人都说我是不是临死捞钱,我徒弟是不是用师父的死来赚钱?其实不是的,相声本来就是一个花钱听得玩艺儿。至于捞不捞钱,这场相声值不值这些钱,这得你们说了算。”

    “所以……”方文岐仿佛是用了毕生的力气,问道:“我值吗?”

    “值。”全场观众嘶吼着声音回答。

    方文岐一边笑一边流泪。

    何向东早已泪流满脸了,不忍面对观众,他低着头不敢作声。

    方文岐笑着擦着自己的眼泪:“值了值了,这是我方文岐这辈子得到过的最高评价,但愿还有来生,我还给你们说相声。”

    全场观众也是湿着眼眶鼓着掌,这是他们和方文岐的约定,一个横跨来世今生的约定,也一个虔诚的相声艺人跟他最爱的观众的约定。

    默然了许久,观众的情绪才终于恢复了正常,方文岐自己的情绪也稍稍恢复了些正常。

    他抬头看着,却总觉得哪儿也看不够,看看前排,看看后排,再看看远处几个区,边看边流着清泪。

    最终他的眼睛停留了三楼,他伸手擦擦眼角泪水,长出一口气,颤声道:“国生啊,我知道你来了。”

    此话一出,三楼钱国生瞬间用力抓住了身前的窗沿,眼前早已模糊了一片,脖子上青筋都起来了。

    陶秘书更是傻在当场。

    何向东始终低着头,不说话。

    方文岐自嘲笑笑,陷入了回忆:“国生啊,咱们爷俩多像啊,他们都说咱们爷俩像呢,还有好多人问你是不是我的私生子。嗬,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是很高兴的,我这辈子就没有孩子,也是真正把你当成我的亲儿子的。”

    “师父……”钱国生感觉自己喉咙像是卡着了一根巨骨,万语千言都说不出来,他只觉自己胸腔很难受,难受地要爆炸。

    说着说着,方文岐也流下了眼泪:“其实不该怪你,也怪我脾气太倔,我要是能稍微软一点,咱们爷俩也不至于如此。几十年都过去了,大半辈儿都过去了,我的儿啊,我的国生啊,师父不怪你了,不怪了。”

    “师父。”钱国生大喊一声,跪倒在地,以头抢地,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