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九十章 行酒令
    薛果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规则我都懂了,你别再说了。更新快无广告。”

    何向东还拱着手:“懂了就好,我还是得多谢我师父啊,您多帮忙,他懂了。”

    方文岐摆摆手:“嗨,没事没事,我就这么乐于助人。”

    “哈哈哈……”观众都笑得不行了。

    薛果黑着脸:“行了行了,你们师徒没完了是吧?”

    何向东赶紧道:“好好好,咱们赶紧开始游戏。”

    薛果道:“我对中国的节日不熟,我容易输给你,等会儿又要被你打了。”

    何向东问道:“那您打算怎么着?”

    薛果指指旁边的方文岐:“我跟你师父一对儿,你一对二,行不行?”

    何向东无所谓道:“行啊,我都可以,说吧,你们要单月还是双月?”

    方文岐给他出主意:“咱要双月,一来呢,双月节日多;二来呢,让他先说,咱们可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咱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薛果应承下来了:“好,我听您的。我们要双月,你要单月。”

    何向东抄起折扇来:“好,那我就开始单月了。”

    薛果吓一跳,急道:“你干嘛,这还没来呢,你就打算让我喝酒啊?”

    何向东把扇子放下,讪笑道:“习惯了习惯了,别见怪。”

    薛果道:“好嘛,还打我打习惯了。”

    何向东道:“正经来了啊,单月,正月里,额……正月十五,元宵节。”

    薛果一愣,然后问方文岐:“他说元宵节,有这么个节日吗?”

    方文岐点头道:“有啊,正月十五闹元宵,这是小年啊,有这个节。”

    薛果转身对何向东说道:“行了,你找上来了,你说怎么办?”

    何向东朗声而道:“敬酒三杯。”

    薛果一听乐了。

    方文岐赶紧催促道:“快快快,敬他酒。”

    薛果乐滋滋地一把抄起了桌上的折扇。

    何向东赶紧拦他:“你干嘛?”

    薛果乐道:“敬酒啊。”

    何向东不乐意了:“我答上来的,你们敬我酒啊?我答上来了,你们喝。”

    薛果傻了,对方文岐说道:“他说咱们喝。”

    方文岐把薛果挤到身后,他站到桌子里面了,质问何向东:“这不像话了啊,这怎么我们喝了?”

    何向东道:“我回答上来了,当然得你们喝了,难不成还得我喝啊?”

    方文岐又问:“那要是等会儿我们答上来了,怎么办?”

    何向东一撸袖子,梗着脖子道:“我喝。”

    方文岐一竖大拇指,赞道:“好,是条汉子。”

    然后他往旁边一撤,对薛果道:“快,上前领酒。”

    薛果都懵了。

    “哈哈哈哈……”全场大笑。

    薛果不愿意了:“不是,干嘛又是我啊?咱俩是一对的啊,怎么喝酒又到我了?”

    方文岐这回可理直气壮了:“废话,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再喝出个好歹来怎么办?就得是你,赶紧上。”

    “得,没辙了。”薛果认命往前。

    何向东抄起扇子给他来了三下。

    薛果摸着头,说道:“这回到我们了吧?”

    何向东点头道:“对,双月了,到你们了。”

    薛果转身问方文岐:“老爷子,这可到咱们了。你可得想出个好的来,咱们也敬他三杯。”

    方文岐想了想:“好,二月……嗯,简单,有了,二月二,龙抬头。”

    薛果立刻笑嘻嘻对何向东道:“二月二,龙抬头。来吧,你呐。”

    薛果又想抓扇子。

    何向东拦他:“你干嘛呢,你回答上来了吗?二月二,龙抬头,龙抬头是节吗?”

    薛果扭头问方文岐:“龙台头是节日吗?”

    方文岐非常果断道:“肯定不是。”

    薛果都傻了:“不是,你跟我说什么?”

    方文岐很无奈道:“我这人年纪大了,脑子不清楚,老糊涂了。”

    薛果都快哭了:“那您这会儿怎么这么清楚了。”

    方文岐挥挥手:“嗨,就这么一阵一阵的。”

    “噫……”观众都快嫌弃死了。

    薛果也认命了:“行吧,我们没答上来了,您说怎么着吧?”

    何向东答道:“你答错了,此为乱令,需要罚酒三杯。”

    薛果有气无力道:“都不用说了呗,肯定得我罚酒呗。”

    何向东赞道:“你的判断很准确。”

    薛果翻翻白眼:“那管什么呀?”

    “啪啪啪……”又来三下。

    薛果挨了三下之后,道:“行,接着来,我就不信你喝不着了。到三月了,你再来。”

    何向东朗声道:“三月初九,寒食节。”

    薛果扭头问:“老爷子,他说……”

    方文岐迫不及待点头:“有有有,有这节。”

    “哈哈哈……”观众都笑出声了,没这么坑人的啊。

    薛果都傻了:“那怎么办?”

    方文岐笑眯眯道:“还能怎么办,咱们敬酒三杯啊。”

    薛果不满道:“你怎么这么开心啊?”

    方文岐乐滋滋道:“能喝是福气啊。”

    薛果无奈道:“得,我迟早得死在你们师徒手上。行,来吧。”

    “啪啪啪……”又是三下。

    何向东道:“行,又是双月了,到你们了。”

    薛果转身对方文岐道:“老爷子,这回您可得认真找了,您要是再找不出来,我这脑瓜子就要裂开了。”

    方文岐大包大揽道:“你放心你放心,有我呢,不怕不怕。四月,四月,四月二十八,乱穿纱。”

    薛果乐了,转过身来:“嘿嘿,四月二十八,乱穿纱。来吧,您呐。”

    何向东压住了他:“你等会儿吧,干嘛呢?说的这都是人话吗?乱穿纱,有这节吗?”

    薛果也扭头问方文岐:“有这节吗?”

    方文岐果断摇头:“绝对没有。”

    观众都笑喷出来了。

    薛果都要疯了:“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啊?”

    方文岐也很无奈道:“老糊涂了嘛,年纪大了,脑子不清楚了。”

    薛果质问:“那你现在怎么又明白了?”

    方文岐挥挥手道:“没办法,就这么一阵一阵的。”

    “哈哈哈……”观众再笑。

    薛果傻了。

    何向东抄起扇子给他来了三下:“哈哈哈,敬酒三杯。”

    薛果道:“行吧行吧,又到你了是吧。”

    何向东点头:“五月初五,端午节。”

    薛果点点头:“行,那我也甭问了,这位准说有,我就自己认命了。来来来,敬酒三杯。”

    何向东笑道:“还挺热情,来了啊,啪啪啪……”

    又是三下。

    薛果忍着痛,龇牙咧嘴对方文岐:“老爷子,我都喝半年酒了,您要是再找不出来,我今儿弄死你不可。”

    方文岐拍着胸脯:“你放心,六月准有,六月,额,六月二十三。”

    薛果还问了一句:“这准有节s吧?”

    方文岐道:“你放心,准有。”

    薛果这才转身对何向东道:“六月二十三。”

    何向东问道:“什么节?”

    薛果也扭头问:“什么节?”

    方文岐拍着胸脯,高声道:“我媳妇过生日。”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