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打哽
    一番玩笑过后,何向东稍微正经了一些:“好,咱不闹,咱们还是应该要玩一点高雅的东西,咱们要拒绝低俗。”

    “呵呵……”薛果冷笑两声。

    “噫……”全场观众又开始起哄了。

    何向东挥挥手:“别闹,等会儿我们又要挨骂了。”

    听得此话,全场再起哄。

    方文岐也是一乐,劝道:“所以你得收敛收敛。”

    何向东张嘴就道:“你闭嘴,你再说,我等下又给你喂颗药,把你绑去卖钱了。”

    “哈哈哈……”全场观众笑得是前俯后仰的。

    别人对那些争议点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恨不得全世界人都赶紧把这茬给忘了,可何向东却是正好相反。

    他就爱拿这些东西找包袱,只要他一惹上事儿,甭管好的坏的,他的相声里面准有这样的包袱,而且全都是调侃自己的,此人非常擅长自黑。

    台下媒体朋友们也有些悻悻然,他们之前可没少喷何向东,现在却又跑过来搞采访了。

    钱国生在楼上听得也是直摇头,颇有些无奈。

    何向东等观众笑完了之后,他才道:“好,不闹啊。咱们还是说回行酒令,这个酒令有很多种,咱们今晚上就来一回报节日的。”

    薛果问道:“哦,您给说说,这怎么来?”

    何向东道:“就是咱们轮着报单双月的节日,要是没报上来的,或者报错的,就罚酒。”

    薛果疑惑道:“罚酒?可是咱这儿也没酒啊,这怎么喝啊?”

    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折扇,说道:“这就是酒。”

    薛果一愣:“这是酒?”

    方文岐也问:“是啊,这怎么喝?”

    薛果扭头问何向东:“老爷子问你怎么喝?”

    何向东抄起扇子就在薛果头上来了一下:“啪,就这么喝。”

    薛果转头对方文岐说:“老爷子就这么喝的。”

    方文岐这会儿装老糊涂了,他双手揣着,迷迷糊糊说道:“啊?我没瞧见啊,老花眼。”

    “哈哈哈……”观众顿时笑出声。

    “得。”薛果无奈转过身子,对何向东说道:“你师父说他没看着。”

    何向东拿起扇子又给薛果头上敲了一下,大喝道:“就这么喝。”

    薛果搓着发疼的脑袋,转过身子对方文岐说:“老爷子,这回您可看清了吧?”

    方文岐又开始装老糊涂了:“啊?没瞧见啊,我老花眼。”

    薛果傻了。

    观众笑喷了。

    薛果急道:“不是,老爷子,您不能这样啊,刚前面两只小蜜蜂的时候,您不还挺灵醒的吗?”

    方文岐摇头叹道:“嗨,就这么一阵一阵的。”

    “哈哈哈……”全场观众放声狂笑。

    薛果都快哭了:“老爷子,咱们可不带这么玩的。”

    何向东抢着说道:“没看见简单,师父您可瞧好了。”

    说着,何向东又给了薛果脑袋上敲了一下。

    “啪……”

    相声里面的打哽。

    全场观众大笑出声,这对倒霉师父联起手想法子坑薛果呢。

    薛果眼泪水都快掉出来了,扭过头委屈地看着方文岐:“老爷子,这回您总看清了吧?”

    “啊?”方文岐迷迷糊糊看过来。

    薛果脸一黑:“老爷子,您要是再说没瞧见,我今儿就把你弄死在这儿。”

    方文岐立马改口:“老……老……老花眼也该看清了。”

    薛果道:“得,还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主儿。”

    方文岐再道:“可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找单双月嘛,比如说他找单月,我们找双月,他要是找上来了,那怎么办?”

    “行,我问问。”薛果转头问何向东:“老爷子问了,您要是找上来了,那怎么办?”

    何向东抄起扇子,就道:“那你们就罚酒三杯。”

    “啪……啪……啪……”何向东又在薛果头上敲了三下。

    薛果捂着脑袋,龇牙咧嘴对方文岐说道:“老爷子,他说咱得罚酒三杯。”

    方文岐揣着手,想了想,又道:“那我又不明白了。”

    听了这句话,观众又开始笑了,这对师徒是把人往死里坑啊。

    薛果一愣:“不明白什么?”

    方文岐说道:“那要是我们答上来了,那怎么算呢。”

    薛果点点头:“这倒也是。”

    他又转过身问何向东:“如果说我们答上来了,那这该怎么算?”

    何向东撸撸袖子,道:“可喜可贺,敬酒三杯。”

    薛果明白了,转身对方文岐说道:“他说要敬酒三杯。”

    方文岐摇摇头:“我还是不明白,这敬酒三杯怎么敬啊?”

    薛果转身问道:“怎么敬酒啊?”

    何向东抄起扇子又来了三下:“就这么敬。”

    薛果都要哭了,转过身哭丧着脸:“老爷子,他说就这么敬。”

    方文岐看看他,又道:“可是我又不明白了。”

    “哈哈哈……”全场大笑。

    “噫……”嘘声一阵一阵。

    薛果愣了:“怎么又不明白了。”

    方文岐道:“你想啊,比如咱们要找双月的节日,要是咱们找不上来,那怎么办呢?“

    “是啊。”薛果一想还挺有道理的,他又问转身问何向东:“我问你,要是我们找不上来,那该怎么办?”

    何向东道:“找不上来?这算乱令,需要罚酒三杯。”

    薛果再跟方文岐道:“他说需要罚酒三杯。”

    方文岐道:“是啊,那怎么罚呢?”

    还不等薛果转过身,何向东抄起扇子又给他来了三下:“就这么罚。”

    薛果都要哭了:“就这么罚。”

    方文岐点点头,又迷糊道:“这我又不明白了。”

    “哈哈哈……”观众大笑。

    薛果脖子一梗,怒了:“不明白啊?我明白了,你们这是师徒合起伙来涮我玩啊?什么都还没来呢,我这脑浆子都快被打出来了。”

    何向东赶紧劝道:“哎,别别别,别生气。”

    薛果怒道:“我能不生气吗?好家伙,我脑袋疼的,都快裂了。你们今儿得给我一解释,不然没完。”

    一听这话,方文岐立马装死,他茫然道:“啊?我年纪大了,我老花眼,啥都瞧不见。”

    薛果把方文岐推出去:“去去去,你上那边玩去。”

    薛果怒气冲冲回来,质问何向东:“你,你给我个解释。”

    何向东双手一揣,眼睛一眯,也开始装死了:“啊?我……”

    薛果毫不客气打断道:“你干嘛?你也老花眼啊?”

    “哈哈哈……”

    “噫……”

    笑声起哄声乱做一团,观众就喜欢看这种热闹场面。

    何向东被噎了,砸吧砸吧嘴,说道:“额……其实……其实我是个哑巴。”

    “哈哈哈……”

    薛果没好气道:“我都没听说过。”

    何向东讪笑着:“跟您开个玩笑嘛,就是把规则跟您说一下,怕您不清楚嘛,您别见怪。”

    “真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