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八十八章 老不正经
    节目一场跟着一场,方文岐还跟范文泉上场说了一段儿,不长,也就十来分钟时间,可还是让老范同志老泪纵横。

    恐怕这场相声说完,他再也见不到自己师兄了,这个人就没了,再遥想当年师兄弟一起学艺的场景,范文泉再也忍不住了,悲从心来。

    众人也叹,方文岐却还是乐呵呵的,要众人不要如此,今天毕竟是演出呢,哭哭啼啼可不像话。

    唉……

    节目一直演到了最后,何向东和薛果也上去说了一场,最后师徒搭档说了一场,何向东逗哏,方文岐给他量活儿。

    今儿晚上这场相声,方文岐是逗哏、捧哏、腻缝儿的活儿都来了一遍,可是让全场同行好好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做旧时代的艺人。

    功力就是这么全面,能捧能逗能腻缝,相声舞台上只要是出现的,人家就能来,这就是本事。

    最后就到了返场了,此时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也早就超过上面批下来的三个小时了。

    方文岐的体力也快到极限了,可是老爷子人很兴奋,所以还能撑得住,这一夜,他很尽兴。

    何向东心中的内疚也减轻了不少,总算是没有让老爷子带着遗憾离开,他先前还担心自己的选择会不会不好,毕竟这是拿老爷子的命来做演出啊。

    现在看来,是自己多想了。也是,对老爷子来说,相声可比他的命重要多了,死前能痛痛快快说上一场相声,也就没有遗憾了。

    何向东站在逗哏位置上,方文岐在桌子里面给他量活儿,不知道为何,何向东的思绪又飘到了当年的连城曲艺俱乐部,当年的最后一场告别演出也是如此的。

    一晃二十年了。

    唉……

    何向东压下心中纷杂的情绪,看着观众说道:“接下来是返场了,什么是返场呢?”

    方文岐双手撑着桌子,捧着道:“嗯,您给说说。”

    何向东道:“返场就是把场子给翻过来,您等会儿,我去拿家伙。”

    方文岐拉住何向东:“你等会儿,返场敢情就是把场子给掀过来啊?”

    何向东站好了,笑了一下:“这是跟您开个小小玩笑,返场是说相声小段儿,前面是大段儿正活儿,说完了,开始说小段儿了,这小段儿是我们赠送给您各位的。”

    方文岐道:“哎,对。”

    何向东扭头看着方文岐,说道:“哎,师父,单咱俩人说不热闹,要不咱们叫个人一起出来玩吧。”

    “好啊。“方文岐应了。

    何向东便转过身喊:“薛果,薛果呢,薛果,快来。”

    薛果笑眯眯就从上场门出来了,观众轰然叫好。

    方文岐也往旁边撤了一步,把中间的位置让给他了。

    薛果上台鞠躬。

    何向东介绍道:“这是我向文社一姐,薛果。”

    薛果一挥手:“去。”

    方文岐还在一边揣着手,眯着老眼,啧啧称奇道:“原来这个是女的啊,难怪头发烫的这么好看了。”

    全场观众笑喷出来。

    薛果都要无语了,回过头对方文岐道:“您别听他瞎说,我是男的。”

    何向东不乐意了:“什么瞎说,你说你是男的,那你把你是男人的证据拿出来给我们瞧瞧。”

    “噫……”观众都嫌弃死了。

    方文岐搓着手,猥琐说道:“我也想瞧瞧。”

    薛果一挥手,大声喝骂道:“去,没你们师徒这样的啊。”

    “哈哈……”台下笑翻一片。

    何向东道:“好好,不玩笑不玩笑,这是男的,这一点我很清楚。”

    方文岐搭茬问了一句:“这你怎么这么清楚呢?”

    何向东回道:“嗨,他媳妇告诉我的。”

    薛果瞪着眼睛说道:“她干嘛告诉你这个啊。”

    “嘿嘿……”何向东舔着嘴,猥琐笑着。

    “噫……”观众嘘声起。

    薛果道:“你有事儿说事儿,别来这套。”

    何向东笑道:“好吧好吧,就是这么一提,你要不是男的,你娶媳妇干嘛呀。”

    薛果点头道:“哎,这话对。”

    谁知何向东又来了一句:“总不可能是为我娶的吧,虽然我也不介意。”

    薛果骂道:“去,没听说过。”

    方文岐也义正言辞指责道:“你这孩子,这叫什么话,也不知道孝敬孝敬师父。”

    “哈哈哈哈……”方文岐又抖了一个包袱,全场大笑。

    薛果都要崩溃了:“得,我今天倒霉就倒霉在你们师徒手上了。”

    何向东也笑了笑,这一番儿要过去了,接下来要说点别的了,他道:“刚才都是玩笑话,我们薛老师人不错,爱交朋友,爱喝酒。”

    薛果点头:“对,爱喝点。”

    何向东道:“说到喝酒啊,我还是最喜欢文人的方式。”

    薛果问道:“哦,这文人的方式是怎么样的?”

    何向东道:“就是行酒令啊。”

    薛果道:“行酒令,这我会。”

    何向东道:“行酒令有很多种啊,古代有对诗文的,也有划拳的,现代还有什么两只小蜜蜂什么的……”

    方文岐打断道:“这小蜜蜂是什么?”

    何向东反问道:“您不知道啊?”

    方文岐摇头:“不知道啊。”

    薛果对何向东道:“您给老爷子介绍介绍。”

    何向东撸起袖子道,恶狠狠就道:“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啪啪……”

    何向东抡圆了胳膊在薛果面前扇了两下。

    薛果都傻了:“嚯,您这两巴掌下来,我得死这儿。”

    方文岐也吓够呛:“这酒令也太狠了吧,这不得把人打死啊。”

    何向东道:“也有不一样的,我们在后台老玩这个,喝酒的时候。有一回薛果他媳妇来了,我们也玩这个。”

    “嗯?”薛果一愣。

    方文岐惊讶道:“也玩这个啊?”

    何向东点点头:“是啊,我们就坐着喝酒,玩这个。就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

    薛果推了何向东一把,骂道:“去,有这么玩的吗?不像话了,这好玩吗?”

    方文岐在一旁揣着手,拼命点头:“好玩好玩,我也想玩。”

    “哈哈哈……”全场笑翻。

    何向东也笑:“师父,您真是人老心不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