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摆知仪式
    开场小唱结束之后,演员们也就纷纷退场了,告别演出正式开始了,第一个节目是陈军和老三的,向文社的商演里面他们基本上都是做开场。

    这两个年轻人非常活泼,使活儿也不错,很适合做开场,他们能把场子热起来。

    现在向文社形势一片大好,何向东也愿意去捧下面这些人,所以向文社这些本事比较好的演员现在都已经有几分名气了。

    包括陈军,现在都有综艺节目邀请陈军去参加了,也有电影剧组邀请他去演出,反正是挺红的。

    台上相声在说,后台的何向东心里头有些腻歪,他早就猜到钱国生会来,可是真的当人家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心里头不舒服。

    偷偷瞧了师父一眼,何向东发现方文岐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何向东默叹一声。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陈军和老三也开场结束了,这两人都挺兴奋的,这下面足足坐着一万多人呢,台底下还有那么多记者媒体都在拍照,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啊。

    他们能站在这上面说相声,恐怕整个相声界人都要艳羡不已了吧,陈军也喜滋滋的,这就是向文社演员的待遇,你们这些外人是羡慕不来的。

    按照一般的商演,第一个节目演完,第二个节目也紧接着上了,但是今晚还有一个小仪式,是插在第一个节目之后的。

    这就是何向东的收徒仪式,摆知仪式。

    主持人出去宣布了。

    何向东重重吐出一口气,先把心中纷杂的情绪都给压下去,对这些徒弟说道:“把衣服换了,准备拜师。”

    主持人在台上说道:“接下来是我们向文社班主收徒的摆知仪式,也是方文岐收徒孙仪式,请现场诸位观众见证。”

    说完,她就下去了。

    捡场的上来了,搬上来椅子。

    最先出场的是向文社的郭庆、薛果还有顾柏墨三个人,这三人在旁边座位上坐下,他们三个是引保代三位老师,郭庆是引师,引导师徒认识拜师的。

    顾柏墨是保师,是保证师父好好教导徒弟,也是保证徒弟好好学艺的;薛果是代师,代师有两层含义,以前艺人大多都是文盲,不认识字,代师是帮写门生贴的,后来也有在师父没空的时候帮师父教一下徒弟的意思,所以代师跟徒弟们关系是比较亲近的。

    引保代三位老师坐好,再后面出场的就是方文岐和何向东了,两人一出来,观众便轰然叫好。

    何向东搀着师父过来,坐在了左边的椅子上,何向东坐在右边椅子上。

    现在的拜师已经不跟旧社会那样规矩重了,何向东当年拜师张阔如的时候还是遵照老礼儿的,要头顶门生贴跪在师父面前,再念门生誓,入得门下。

    以前门生贴里面还经常会写有一句话,“徒弟在跟师父学艺期间,无论投河上吊,皆与师父无关”,你看这话多狠。

    现在就没这种东西了,现在连跪拜都不敢,徒弟只要一跪,社会那帮吃饱没事情干的正义天使就要爆发了。

    他们瞬间就感觉这帮徒弟一定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被人逼着下跪啊,大清早就亡了,怎么还可以有这样封建老戏班呢。于是,正义天使们瞬间炸毛开喷了。

    不说别的,东北的赵家班拜师的时候,就被喷的够惨。

    这群人就是闲的蛋疼,一群自以为是的智障。

    ……

    拜师的时候也是有主持人的,当年何向东拜张阔如的时候,林正军就是主持人,这一次摆知拜师的主持人是丁锦洋。

    主持人最好跟何向东是同辈人,再把长辈扥进来就有点不像话了。老丁是自己人,也是场面人,能说会道的,再说这场演出来了多少媒体、观众啊,把老丁拉过来露露脸,也算是帮衬自己人了。

    三楼上的钱国生目光迷离,遥想到了许久许久之前,当年的自己是怎么拜师的?是了,自己都没正经拜师过,也不需要正经拜师,是的,不需要。

    只是在自己准备出去闯荡之时,那时候才邀请了同行们,师父拿酒敬同行,请求同行前辈们多多照拂自己。

    钱国生知道自己师父是不喝酒的,可是在那一天师父却和人喝酒喝到吐出来,就只是为了自己出去之后的日子能好过一些啊。

    想着想着,钱国生鼻头越来越酸,眼前早已模糊了一片。

    ……

    丁锦洋今天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头上更是抹了腊,非常风骚,他拿着话筒走到台前,冲着全场观众鞠躬,起身说道:“欢迎各位来宾,各位好朋友来参加我们向文社班主何向东收徒,方文岐老先生收徒孙的仪式,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丁锦洋。在收徒仪式开始之前,请允许我用三个小时候来介绍一下我自己。”

    这话一出,全场都笑了。

    何向东也在笑着摇头,老丁这货真是够了。

    方文岐也在微微笑着,露出一副老怀大慰的样子。

    丁锦洋自己也笑:“好了,不开玩笑了,今天是何向东的收徒仪式,咱们还是应该正经一点。嗨,说相声的能正经的起来吗?

    他倒是自己翻包袱了。

    丁锦洋继续道:“咱们方文岐方先生这一枝儿的相声传承从来都是人丁单薄的,每一辈儿都没几个传人,方文岐老先生徒孙一辈的传人更是没有,所以今天也是我们老先生传承香火开枝散叶的日子。”

    “好……”观众大声鼓掌叫好。

    楼上钱国生长叹一声,人丁单薄,人丁单薄,那自己还有被算在这人丁里面吗?

    钱国生惆怅非常,花白头发下的饱经风霜的脸庞更添了几分苍老之意。

    台上,丁锦洋说道:“请允许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方文岐老先生,相声界文字辈老前辈。”

    方文岐起身鞠躬,观众全场叫好。

    丁锦洋继续介绍:“何向东,向文社班主,方文岐老先生的爱徒。”

    “好……”

    丁锦洋再走到一旁,说道:“这三位是引保代老师,嗯,无所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