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八十一章 义子干儿
    杨三进来之后,众人也是好一番洒泪叙旧,方文岐也老怀大慰,在临死前还能见到这么多好朋友,真是值了,死了也值了。

    最后的告别演出也要开始了,观众在外面挤得满满当当的,后台演员们也开始准备起来了,不是演员的也就不去打扰他们了,他们一般在别的屋待着,或者是到观众席上等着看演出去了。

    晚上演出是七点半开始,上面批的时间是三个小时,但何向东估摸着这点时间肯定不够用,以他师父的尿性,只要身体还能撑得住,他是绝对不肯下来的。

    不过这时候的何向东也就不说什么了,只要老头儿开心尽兴了,那也就够了。

    六点半的时候,外面开始检票放人了,因为这场子能坐一万多人呢,可得早点开始检票,不然到时候都不一定来得及。

    剧场里面的安保警察也都进来了,在各个岗位维持秩序,他们就怕出点什么事儿。

    观众席上的灯是都打开了,但是舞台上的还是一片漆黑,只能隐约瞧见上面摆着一张桌子,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后台方文岐今天换上了一声纯黑色的大褂,方文岐站直了身子,弹了弹衣服上褶皱,露出笑意,感叹道:“终于又换上了这身衣服了。”

    何向东帮着师父把衣服理了一下,听到这句话他鼻头就是一酸,说道:“是啊,您穿这身衣裳最好看了。”

    方文岐也道:“那行,我死之后就不用给我准备寿衣了,穿这就行了。”

    何向东怪道:“师父,您看您这说的叫什么话,什么死不死的。”

    方文岐大笑:“哈哈,瞧瞧,还不让我说了。”

    后台演员们也在强笑着,多好的老人啊,时光为何薄待他如斯啊。

    有些情感细腻之人此刻眼眶都湿了。

    “方先生……”楚城唤了一声。

    方文岐笑了一下:“咱俩也有几十年没见了,当初咱们还撂地说过几场呢。这么多年过去了,咱们还能站在一个台上说上一场相声,这就挺够的了,我蛮知足的。待会儿,咱们好好说一场,说痛快的。”

    楚城用力点头。

    杨三大叹一口气,背脊佝偻,他早年间遭的罪也很多,现在身体也是差的都不行了:“唉,我是上不了台了,说不成了,只能是看着你们了。”

    方文岐摇摇头,苍老的眼神中透露出感性的色彩:“甭管能不能说,只要爱相声就够了。三儿,你蹬了几十年三轮车也没把相声放下,有这份心足够了。”

    “嗯。”杨三点点头,感慨非常。

    方文岐再扭头看侯三爷说道:“三爷。”

    侯三爷急忙摆手:“别别,别这么叫,太捧了。”

    方文岐看着侯三爷,叹了一声,说道:“当得起,我虽年长于你,但咱们是同辈人,三爷也是江湖称呼,您当得起。”

    侯三爷摆摆手:“您客气您客气,方先生咱们虽说是同辈人,但您闯荡江湖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您可别这么叫我,我可受不起。”

    方文岐点点头,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就道:“不管如何,老头子我今天还是要谢您对小徒何向东多年的照拂,您受累了。”

    说着,方文岐一躬而下。

    侯三爷大吃一惊,赶忙上前两步扶住了方文岐,急道:“哎呀,方先生,您这是干嘛?何向东是您徒弟,可也是我的晚辈,我很喜欢这个孩子,照拂他是应有之意,您可别这样啊。”

    在场其他人见着也有点纳闷,这方文岐的礼数未免也太足了吧。

    何向东也是愣愣看着,心中却隐隐痛了起来。

    方文岐被扶了起来,大声叹息,眼角也泛起了泪光,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在此刻显得如此孤独无力:“小东子这孩子可怜啊,从小就无父无母的,还落在人贩子手里吃尽了苦头,就算被我救出来之后,他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是我方文岐无能啊。”

    众人皆默,何向东更是扭开了头,不忍把自己的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

    方文岐继续叹着气说着,单薄的身子也颤了起来,声音悲凉:“我们江湖艺人从来都是走江湖卖艺,饥一顿饱一顿的,这孩子这么年跟着我受了不少罪。他一天学都没上过,一天正经日子都没过过。他能有今天这些成绩,全都是靠着他自己打拼,还有你们各位的帮衬,我只是一个没用的老头子。”

    “我这个没本事的老头也就是占了他的一个师父名字而已,帮不上他什么。而现在我也没几天活头了,小东子这孩子无父无母的,恐怕以后更没人能帮他。三爷,老头子问您一句,您是不是真的喜欢这孩子?”

    侯三爷顿了一下,看着方文岐的眼睛,重重点头:“是,我特别喜欢这孩子,就跟喜欢家里的孩子一样喜欢他。”

    方文岐恳切道:“好,那我这个没本事的老头子就为我这徒弟最后求您一件事。三爷,你既然喜欢这孩子,是否愿意收他做您的义子干儿?”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动容了,这个单薄的老人在生命尽头还在为自己的徒弟着想。

    那些真正熟悉方文岐的人更是泪眼婆娑,他们都知道方文岐是一个多么倔强的人啊,这是真正的宁舍不弯,死都不肯低头的人。

    他这一辈子都没求过人,他这一辈人都没认过错,当初宁愿退出曲艺团,也不肯低头认上一声错,这是一个连呼吸都硬气的人啊。

    可是他在生命尽头的时候,居然如此低声求人,为自己徒弟的未来求人了,这个连呼吸都硬气的男人求人了。

    何向东更是已经哭得都不成样子了,他已经完全忍不住了。

    侯三爷也是动容非常,眼眶里面也满是感动的泪水,他颤声道:“方先生,只要这孩子愿意,他以后就跟我的亲儿子是一样的。以后,他就是我侯家人。”

    方文岐缓缓点头,他伸手搭在了桌子之上,撑住了自己单薄清瘦的身子,他缓缓闭上眼,喊道:“何向东,跪下。”

    何向东跪倒在候三爷面前,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