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七十章 有没有这样的药
    何向东一夜未眠,陪了师父一夜,田佳妮也在门口陪了一晚上,她想进去的,可是却觉得自己会打扰他们,所以便待在了门口。

    次日,张家人很早就来了,张书白的妻子还送了早饭过来,自己家熬得白粥,还有一些点心包子之类的。

    何向东也吃了一些,师父也不知道还要在病床上躺多久,他自己的身体可不能垮了,不然谁来照顾自己师父啊。

    何向东和田佳妮在病房门口吃着早饭,张家人进去看老爷子了,外面就站着何向东一家三口。

    何向东皱着眉头,吃着包子,问小何:“你吃早饭了吗?”

    小何点点头:“我吃过了,我想进去看看爷爷。”

    何向东点点头,说道:“去吧。”

    小何立刻跑进去了。

    田佳妮拿出两个小碗,从保温瓶里面倒出一碗粥来,递给了何向东,何向东接过白粥,什么都没要,就直接一口气全喝下去了。

    刚刚咽下去,就听得病房里面小何激动的声音:“爸爸,爸爸,爷爷醒了爷爷醒了。”

    听得此话,何向东赶忙把碗筷扔下,立刻冲进了病房,只见得方文岐虚弱地睁开了眼睛,他一把冲到床前,抓起了方文岐的手,看着方文岐的眼睛喊道:“师父师父,我是东子,我回来了,师父,您看看我,我回来了。”

    方文岐听到声音扭过了头,看着何向东,可是眼神却迟迟没有聚焦,神态也没有反应。

    张玉树也在颤声喊道:“方老哥,方老哥,你醒醒啊。”

    张书白瞧了一看,没有多话,马上扭头出门找医生了。

    “师父……”

    “爷爷,爷爷……”小何也在叫。

    过了一会儿,方文岐逐渐恢复清明了,脑子清楚了起来,眼睛也有了光亮,他张了张嘴,声音很哑很低很无力:“东子……你回来了。”

    何向东眼泪都出来了,忙不迭道:“是是,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方文岐想笑,咧嘴咧半天,也没有露出笑容,他眼睛抬抬看看围着的众人。

    张玉树又喊:“方老哥。”

    方文岐虚弱喊道:“张……张儿,这是张儿。”

    “是我是我。”张玉树忙点头,看着自己老伙计变成这样子,他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师父……”田佳妮也紧张喊了一声。

    方文岐现在能认人了:“呵……呵……咳……小佳妮……来了。”

    就这一句话就让田佳妮瞬间泪奔。

    “爷爷爷爷,还有我,我也来看您了,您快点好起来吧。”小何也在说。

    方文岐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点笑意:“小家伙……来了。”

    何向东见着师父气色好一些了,他心头也稍稍放松了一点,道:“师父,不要紧的,您好好养着,等过些日子您好一点了,我带您去北京看看我们向文社,看看您的徒子徒孙们。看看咱们相声,咱们相声又活起来了。”

    “嗯……”方文岐鼻头嗯了一声,但他现在太虚弱了,整个人都没了神色,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何向东又唤了一声:“师父。”

    方文岐鼻头虚弱地呼吸着,嘴里说:“好……孩子……小东子……你做的好,好。”

    何向东慌忙点头,他自从走红到现在,经历了许多批评,也得到了无数赞扬,甚至有很多媒体,艺界前辈都把他奉为曲艺界的救星,相声复兴的领军人。

    无数的赞美,无尽的称赞,都比不上眼前师父说的这一句“你做得好”来的更为重要。对何向东来说,这才是最高荣誉。

    何向东忙道:“是是,您可要撑住了,相声的复兴就在眼前了,没您看着可不成,你那些徒孙们都等着你去教他们本事呢。”

    方文岐却是眼瞧着天花板,眼神渐渐没有凝聚的光泽,他的脑子又要不清醒了,嘴里却还在轻声念着:“好想……好想……看看……好想……好想……说相声……”

    何向东眼泪已经绷不住了,老爷子都已经这样了,可还是放不下他的相声舞台。

    这时,医生也来了,病人都退到外面去了。

    半晌后,医生检查完毕出来了,看着众人问道:“谁是家属?”

    何向东站了出来,说道:“我是。”

    医生很明显一愣,问道:“您是何向东,何老师?”

    何向东点点头。

    医生看看他,又扭头看看病房,问道:“里面的是您的什么人?”

    何向东道:“我师父。”

    默了默,何向东又补充了一句:“也是我父亲。”

    医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就道:“哦,好好,我也没想到老爷子原来是您的亲人,我们一定好好照顾。”

    看来这医生还是何向东的粉丝。

    何向东也道:“谢谢,说说老爷子的情况吧。”

    医生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病人这回应该是……”

    众人心中猛地一沉。

    饶是何向东已经料到这个结果了,可还是感觉到自己这心脏像是被狠狠扭了一把。

    田佳妮早已眼泪婆娑,眼泪都下来了。

    张玉树急忙道:“医生,您给想想办法,甭管多贵的药,多难弄的东西,您都可以说,只能要保住我老哥哥的命就行。”

    医生劝慰道:“您别激动,您的心情我很能理解,我也很想治好老爷子,可是这已经不是药不药的问题了,病人的身体机能已经很衰弱了,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换句话说病人已经到限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失声了,真到大限了。

    医生又叹一口:“唉……其实我也看过老人的病例,老人的身体底子很差,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恐怕是不行了。”

    医生抬头看看众人,然后又看着何向东说道:“现在有两个方案,一个是让老人留在医院,我们会给他用很好的药,可以吊着他的命,大概能多撑一两个月,但是药品都有副作用,病人会很不舒服。第二个,就是带回家,你们自己好好照顾。”

    医生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方文岐的寿命已经到界限了,如果服药的话,能多撑一两个月,但是药品有副作用,老人会遭罪,在寿命最后一两个月还要吃那么多苦头。

    另外一个就是带回家,不用药了,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走了,那样能少遭罪,但是也少活一段时间。

    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这真的是一个很难的选择,怎么选都是对,可怎么选也都是错的。

    众人皆低头不语。

    医生对何向东说:“何老师,您慢慢考虑,等有结果您再告诉我,我们院方尊重家属的意见。”

    何向东面色凝重,眉头紧锁,抬着头看着医生的眼睛问道:“医生,有没有法子让我师父短暂恢复气力,哪怕只有一两天,有没有这样的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