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梦想和现实
    天津有一家颇有规模的服装贸易公司,这家公司成立十来年了,最初是老板摆地摊卖服装的,后来才慢慢做大的,也有今天的规模。

    大老板今年快六十了,虽然还担任着董事长的职务,但其实很少管事了,他把担子交给了自己儿子了,现在一个星期也就过来几趟看看而已。

    今天一早,大老板坐着自己的专车来到了公司大楼下面,大老板拄着拐杖走了出来,大老板其实身体还不错的,但就是喜欢拄拐,说是这样有气派,谁劝也不听。

    大老板拄着拐杖一步步慢慢晃到了前台,前台小姐立马鞠躬问好:“董事长好。”

    大老板点点头,问道:“公司这两天有什么新鲜事吗?”

    前台小姐知道大老板就喜欢跟他们这些小员工聊天,她当即也就笑着说道:“没有什么特别新鲜的。”

    大老板很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心态,只见他摇了摇头,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年纪轻轻的一点创造力都没有,搞不出新花样。”

    前台小姐也就是笑笑,没有答话。

    大老板也没心思多聊,本来是就打算直接上楼去的,刚刚转身的时候就瞧见前台小姐摊在桌子上的报纸,他乐了,打趣道:“哟,你还看报呢?”

    前台小姐笑的有点羞涩,因为她平时根本不看报,也不爱看书,她这里就没有带着文字的东西的,她道:“不是,就看看最近的大新闻。”

    大老板问道:“什么新闻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前台小姐道:“就向文社来天津商演的事情,那太一波三折了,我都好悔没去看现场,也怪他们票价要太高了,工资负担不起啊。”

    说完,前台小姐隐晦地看了大老板一眼,她可是已经暗示自己工资过低了。

    可惜,大老板完全不吃她这套,大老板直接问道:“什么向文社啊?我怎么没听说过。”

    前台小姐有些气馁,便道:“就是那个现在很红的说相声的社团啊,他们班主叫何向东,他的相声说的很好诶,董事长,您有空可以听听诶。”

    说完之后,前台小姐却发现她的大老板脸色都变了。

    大老板声音都有些颤抖,看着前台小姐问道:“你说那人叫什么?”

    前台小姐有些纳闷,但还是说道:“他叫何向东。”

    大老板语气急促道:“把报纸给我。”

    前台小姐吓了一跳,赶紧把报纸递了过去。

    大老板接过报纸,看着上面的人物照片,尽管已经二十年没见了,他还是在照片上依稀辨认出了当年那个孩子的模样。

    一时间无数画面涌上心头,从最初做局请来方文岐坐镇,再到后来盘活连城曲艺俱乐部,两个大角儿养活了班子里面所有人。

    他们经历了很多事情,有被人砸场过,也有被人举报过,也有后来遇事散伙,一直到后来剧场彻底经营不下去。

    现在他的生意做得比当初大了多了,身家也很丰厚,可是他最开心最难忘的还是那段时光,可惜时过境迁,当年那些人他却连联系都没有了。

    林正军心头万千感慨,老眼早已泪目。

    其实在何向东和方文岐离开天津之后,他们也请了别的说相声的来了,也约定了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连城曲艺俱乐部撑下去,因为他们坚信这爷俩是会回来的。

    可惜后来,园子里的生意实在是太差了,大家伙儿连饭都没有了,演员也跑了不少,林正军被逼无奈只能关张,白凤山和杨三却一定死也要坚持,后来几人大吵一架,就散了伙了,连城最终也还是不得不关张了。

    林正军老眼含泪,看着照片上的何向东,颤抖着声音说道:“小东子啊,你是回来了,你可终于回来了,可是连城却没有了,没有了。是我先跑了,我先跑了,我先跑了啊……”

    说罢之后,一把年纪的林正军嚎啕大哭起来。

    他哭的是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他屈服了冰冷残酷的现实,他做的是对的,可也是错的。

    ……

    天津,另一处老小区屋子里面。

    一个年轻的女人急匆匆跑了进来,手上拿着报纸,满脸兴高采烈问道:“爸爸爸,你快来看。”

    “菲菲,都是当妈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躁呢。”

    那年轻女人却一点不管,继续兴奋道:“不是,爸,您快看您快看,报纸上说的这个何向东是不是我小时候的那个玩伴东子哥哥啊?”

    “谁?”

    “何向东。”

    黄华一把把报纸抓到手里,看见翻看,头皮都发麻了,脸上的鸡皮疙瘩也都起来了,连黄华现在都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

    黄华把报纸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看了好多遍,连女儿叫他都没有听见,这报纸上面既有这次天津商演的报道,也有向文社发展史的内容。

    看罢之后,黄华苦笑,长叹好几声。

    “爸……”黄菲菲有些担心地叫了一声。

    黄华摇摇头,没有理黄菲菲,转身就回了卧室,步伐非常沉重。黄菲菲也不敢跟进去,就在门口等着。

    黄华在衣柜里面把一件黑色大褂拿了出来,伸出手把大褂抖了开了,又熟练地把大褂叠了起来。

    一遍又一遍。

    一铺三叠,对襟磨缝,一点点细细整理,孔雀里,马蹄袖也都显露了出来,叠完之后如同一块方砖,非常整齐。

    直到累了之后,黄华才坐了下来,神色颓然,往事在眼前浮现,当年他一心为了自己相声梦,抛家舍业,整个家里全靠着他老婆养活着,日子过的很困难,他也一度是别人眼里的笑话。

    跟方文岐搭档之后,他也才能赚到一口饭吃,后来女儿要上学了,可是他却连学费都拿不出来,直到那时,现实才击倒了梦想。

    而他最终也没有跟着方文岐去天津城里,反倒是一心把相声给戒了,这么多年了,他都没有再听过相声,不是不爱了,而是不敢了。

    而他眼前这大褂,就是当初分别时候方文岐送给他的。

    黄华擦擦眼角泪水,万千感慨,颤声道:“老方哥,我会叠大褂了,我学会了,我真学会了,您什么时候来看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