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老人的心思
    何向东一愣,不明白这老爷子怎么突然就发飙了,他也只当是童文声老爷子爱逗着玩,也没往心里去。

    何向东端着杯子,笑了一下,嗓子难受,他话就说的很慢:“我这不是给您认错来了嘛,要不您把我吊起来打一顿好了,我保准不还手。”

    童文声显然没有就这样揭过去的意思,就道:“嗬,那你找根绳子来啊,还敢还手?反了你了。”

    何向东还在乐,道:“您下手可得轻点,我这身子骨可单薄。”

    童文声差点没给气的笑出来,就何向东这180斤的大胖子居然还有脸说自己身子骨单薄,太臭不要脸了。

    何向东也是大笑,他倒是全程欢乐。

    童文声脸一板,道:“你少来这套,你把我们演员扥到你台上,你还没给我们一个解释呢。”

    何向东终于收敛了笑意,说一次两次可以当成是逗着玩,可是这老是说这话,那就是认真了。

    可是何向东心里头也很奇怪,按理说不应该啊,解释?什么解释?向文社发生的状况他们现在也都知道了,这是帮忙救场啊。

    按理说,何向东是欠了人家人情了,可他也在那么多观众还有媒体面前好好捧了蔡生意和苏生德了,这也算是还了人情了。

    尤其是苏生德,后面向文社演员们都来了,他都还把苏生德叫了上去,要知道这种商演资源可都是很宝贵的,向文社里面都还有多少人等着被捧呢。

    再说何向东跟他们天笑堂的人相处的也挺好的,刚刚郭文强老爷子还说熬凉茶给他治嗓子呢。

    怎么回事啊?

    这怎么还兴师问罪了?

    不应该啊。

    何向东扭头看看一边站着的郭文强,郭文强躲开何向东的眼睛,看向了别处,看样子他完全不想搭这茬。

    何向东再看蔡生意和苏生德,这哥俩也是一脸纳闷,看着童文声的眼神有些发愣。

    何向东摸摸鼻子,稍一思忖,说道:“老爷子,前面我们向文社发生了点状况,演员一时没有赶回来。生意还有生德两位都很仗义,帮衬我救了一下场子。事情紧急没有问过您意见,是我的错,还请您多谅解。”

    按说何向东都这么说了,这篇也就翻过去了。

    谁知童文声还是不依不饶:“你还没说呢,咱们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这下子就连蔡生意和苏生德都觉得童文声有点过分了,蔡生意拉拉童文声的衣角,小声说道:“师父,您干嘛呢。”

    童文声对蔡生意没好气道:“没你的事儿,一边玩去。”

    蔡生意说不出话来了。

    苏生德也不敢劝。

    再看郭文强,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就假装没听到。

    何向东把手中的杯子放下,心中疑惑不减,就对童文声说道:“老爷子,要不您给个章程?”

    童文声道:“你把我们的人扥到舞台上了,还让这么多观众瞧见了,再有那么多媒体一报道,你让观众怎么想,他们是认为这俩不成器的小子是你们向文社的人,还是我们天笑堂的人?”

    何向东毕竟是久经江湖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哪里还不明白啊,这两位老爷子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何向东笑了一声,认栽道:“这都误会了,那我们也没辙了,那实在不行的话,不然就让生意和生德去我们向文社算了,不然再回去,等会儿大家还误会你们天笑堂抢我们向文社的演员呢。”

    童文声嘴角终于露出隐秘的笑意了,他道:“哼,我们天笑堂才不需要蹭你们向文社的名声呢,这俩不成器的小子我们早不想带了,你要拿就拿去。”

    苏生德和蔡生意两人都懵了,什么鬼啊?

    童文声老爷子很洒脱,一大杯白酒入肚,说道:“酒足饭饱,走了,来日再会。”

    说完,扭头就走。

    郭文强老爷子也端起酒来,灌了一大杯之后,也说:“告辞了。”

    何向东也拿白水饮了一杯。

    蔡生意和苏生德都傻了。

    这什么玩意儿啊?

    不是好好来参加庆功宴吗?怎么来这一出,而且他们师父怎么甩脸就走了啊?

    蔡生意满脸尴尬,对何向东道:“对不住啊,何老师,我也不知道我们老爷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您多见谅啊。”

    苏生德也道:“是啊,您别见怪,他们可能就是跟您逗着玩吧?”

    何向东点点头:“没事,去瞧瞧你们师父,你们若是真要来向文社呢,等你们这边事情处理好了,直接去北京找我就好了。”

    苏生德摆摆手:“别别,老爷子开玩笑呢,您别当真。”

    何向东挥了挥手:“行了,去瞧瞧你们师父吧,外面路黑还天寒地冻的,可别摔着。”

    两人应了一声就匆匆就出去了。

    何向东摇摇头,苦笑一声,这两老爷子……

    蔡生意和苏生德毕竟是年轻小伙子,俩老头刚出酒店大门,他们就追上了。

    两人上前,默默跟在后头。

    蔡生意没忍住,有些埋怨道:“师父,您说您干什么呢,人家那是帮衬我们,您怎么还怪上人家了,这不好吧?”

    童文声没说话。

    郭文强叹了一口气,身子也佝偻了一些,他道:“年前啊,你们去趟向文社,把事情弄一下,年后就去那边说相声吧。”

    “啊?”蔡生意吓了一跳。

    苏生德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若有所思。

    蔡生意急了:“别呀,我们就上去帮了个场,您就不要我们了啊,别呀。”

    童文声长叹一声,说道:“生意啊。”

    蔡生意应道:“师父。”

    童文声道:“好孩子,来。”

    蔡生意上前搀着师父。

    童文声道:“不是师父不要你啊,而是我们天笑堂的庙太小了。你和生德都是好孩子,相声说的也好,人性也好,只是没机会啊。你看我们在我们天笑堂说相声连饭钱都挣不出来,埋没了你们啊。都是大小伙子的,到现在连对象都不敢找,可怜的哟。”

    这回蔡生意也低下了头,眼眶通红,不说话了。

    童文声继续道:“向文社呢,是现在最火的班子,他们人少资源多,你们进去呢,也有很好的发展。他们班主何向东我们也见过,是个有本事的人,而且人品也好,很仗义,有天津这档子事情打底,你们过去,他肯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嗬,现在向文社可是个香饽饽呢,不知道多少人争着抢着进去呢,我就不求他,也拉不下这脸,就怼他怎么了。哼,我还就把话头给他拿住了,就让他不得不用我的人。别人得自己求着进去,我的人他得请着进。”

    “挨骂就挨骂吧,我们年纪大了,不怕被他骂,你们好也就是了。不过那小子肯定是看穿我们心思了,不然他最后也不会来上那一杯,看破不说破,顾了我们面子,这人仁义啊。”

    郭文强摇摇头,叹了一声,对两人说:“知道你们舍不得天笑堂,我们也舍不得,可天笑堂确实太不景气了,就我们爷四个,也没人来听相声,可不能耽误你们咯。”

    “反正都是说相声,在哪儿不能说啊,更何况向文社还是个说相声的好地儿,去吧。不用担心我们,忙忙活活一辈子了,现在上台都嫌累了,你们也该让我们歇歇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