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张先生使坏
    相声演员在台上忘词的事情应该是很常见的,倒不是说某个相声演员一天忘七八回的,没那样的,要是忘成那样也甭说相声了。

    这是说一个相声演员他这一生肯定会经历过忘词儿的时候,有多有少,但肯定会有,这个很正常,一辈子演出的次数多了去了,遇上事儿也多了。

    忘词并不可怕,怕的是被观众瞧出来了,这就尴尬了,容易砸招牌,也容易被同行同业瞧不起。

    所以忘词不要紧,得圆回来才行,要圆的全场所有人都没一个发现的,这才叫本事。

    这样就算日后大家都知道你那天演出是忘词儿了,也会夸你一句脑子机灵,反倒是会成为一桩美谈。

    忘词这事儿呢,有逗哏演员自己找补回来的,也有他自己想不起来,旁边捧哏演员帮他托过去的。

    所以捧哏演员在这种环节就显得很重要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徒弟刚刚能上场没多久的时候,一般都是师父师叔给捧的,因为这活儿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了的。

    像在旧社会时期,我们相声泰斗张寿臣先生就给自己的爱徒于世德先生量过活儿,那时候于世德先生还小呢,刚上台没多久。

    有次他在台上背贯口背地理图的时候,正好瞧见了台下有小偷在偷客人的东西,一下子分了神了,忘词儿了。

    张寿臣这样的一代高人一眼就瞧出来了,当时就给捧了一句:“嗯,不错,马上到石家庄了。”

    于世德先生一听就想起来了,接着往下背,一点没耽误。全场观众更是一个发现的都没有,这是能耐。

    这会儿就轮到何向东了。

    何向东忘词儿可是人生头一回啊,他可算是经历上了,也委实是他的精力体力脑力都到极限了,不然也不至于如此。

    何向东是老江湖了,可不跟那些刚能上台的毛孩子一样,那些毛孩子要是忘词儿了,估计就得直接傻在台上了。

    何向东就算忘词了,也不会允许自己死在台上的,他当时就扭过头问张文海:“嘿,你乐什么呢,这么开心?”

    说完之后,一个努嘴。

    张文海全程是斜着身子看何向东的,一眼就瞧见何向东的小动作了。他跟何向东搭档很多年了,看见这个小动作,他立马就知道了,这小子是忘词了呀。

    张先生的第一反应不是想着怎么去补救,而是幸灾乐祸,这个牛*哄哄奇才居然也有今天?

    张先生差点没笑出声来。

    你说这老头得多坏啊。

    何向东瞧见张文海嘴角的坏笑,心里头就知道坏事了。何向东心头悲呼,不带这么玩儿的啊。

    张文海更是乐开了花:“啊?你说我乐什么啊?我很开心我就乐了啊。”

    捧哏在台上也是有要求的,不能刨逗哏的活儿,不能抢逗哏的包袱,不能把逗哏晾在台上。

    这是艺德要求,不允许违背的。

    要是逗哏的换做别人,张先生早就给人家托过去了,生怕人家出事儿。

    但是今儿逗哏的何向东啊,这可是个奇才啊,张文海跟何向东搭档多年,从来没见过这小子在台上出过岔子,今儿可太难得了,这不过把瘾多可惜啊。

    另外,张先生很清楚何向东的能力,他就算不给何向东托过去,何向东自己也能在台上跟他扯半个小时闲篇,而且还能保证台下观众没有一个厌烦不满的。

    别以为这是说着玩的,这是有真事儿的。

    像评书门有一位前辈叫双厚坪,旧社会时期是传统曲艺最辉煌的年代,名家辈出,高手如云。

    但是此人却是那个年代说评书最好的艺人,这一点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包括评书门本门也是承认的。

    甚至是有人把双厚坪和评书门另外三位非常出名的前辈,合成为评书四大祖师,可见人家的能耐啊。

    何向东也还保留着人家用过的折扇和醒木呢。

    双厚坪先生擅长说《封神榜》,有一回开书说到一半了,有一位老观众来找他,说是他要出趟远门做生意,可能要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但是又不想把听书落下,怕错过情节。

    双厚坪先生就跟人家说了,你踏踏实实走,我保准你回来的时候,正好能跟你走时候的情节接上。

    就这样,老观众走了足足三个月,再回来的时候,听的正好是他那天走的那里。

    也有观众从一开始听到结束的,这三个月他们也来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抱怨不满的,照样听得有滋有味,听书钱照给不误,还很开心。

    足足三个月啊,你说这能耐得有多大。

    现在就轮到何向东了,何向东知道张文海使坏了,他心里是骂翻了街,老头儿太坏了,但是何向东的能耐可不是盖的。

    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他忘记唱到哪儿了,前面一笑,脑子很累,一懵之后就忘记了,只要提点他一句就能想起来了。

    何向东半点都没慌,对张文海没好气道:“乐什么呢,吃蜜蜂屎了吧?”

    张文海更是乐不可支,笑道:“我乐意,管得着嘛?”

    何向东转头问观众:“诸位,张先生笑什么呢,都快要飞起来咬人了?”

    今晚观众兴奋啊,台下哈哈大笑,台下果然有人搭茬的:“找着小蜜了。”

    何向东心里头明朗了,原来是唱到小蜜这儿了。

    张文海见状也不再晾何向东了,就道:“嘿,我就不能听这个,一听就得犯病,你还没告诉我这小蜜亲不亲呢,这小蜜总亲了吧?”

    何向东这回都想起来了,摇了摇头,张嘴唱:“小蜜可不算亲。”

    张文海捧着问道:“这怎么了?”

    何向东唱道:“你拿出金银财宝她献了身,有朝马死黄金尽。”

    张文海问道:“怎么样?”

    何向东唱道:“她归置东西进了张文海家的门呐。”

    张文海也来了个神回复:“我媳妇刚跑了,别来这个啊。”

    台下观众哈哈大笑。

    忘词儿这个舞台小事故就这么过去了,台下观众没有一个发现的,台上后面站着这么多演员也没有一个察觉的。

    台下一直盯着何向东看的苟启福也没有觉着奇怪,一旁摄像的记者媒体也都是认为这是原本就设计好的情节呢。

    台上何向东状态找回来了,就继续唱:“要说亲,观众们亲。”

    《大实话》前面这么多不亲的,就是为了突出后面观众亲,这是感谢观众的曲子。

    “好……”观众轰然叫好。

    何向东继续唱着:“观众演员心连着心呐,曾记得早年间有那么句古话,没有君子不养艺人。”

    张文海点点头:“没错。”

    何向东一转身来,一撩袍,来了一个京剧的蹁月亮门,嘴上在唱:“昨日里趟风冒雪来呀到塞北。”

    再一转身,扇子抖开,摇扇出扇子功,唱道:“今日里下江南桃杏争春。”

    张文海捧道:“江南美景啊。”

    何向东收扇放手,看着观众唱道:“我是劝诸位酒色财气呐君莫沾。”

    张文海也道:“别碰啊。”

    何向东唱道:“吃喝嫖赌也莫沾身。”

    张文海捧道:“这个更别碰。”

    何向东唱道:“没事儿就把这向文社来进,听两段相声您就散散心。”

    张文海说道:“没事就常来。”

    何向东最后收尾调门再度翻了上去:“抱拳拱手尊列为。愿诸位,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呐。”

    全场所有人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