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大实话
    何向东站在台前,目光看着全场观众,充满了感动感激之情。

    何向东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艺人,他和那些演员不一样,那些演员是肩负着教育教导观众的重任的,而旧社会的艺人是想着自己要去伺候观众的。

    何向东的想法处在两者之间,他跟观众的关系倾向于朋友,也倾向于买卖,他负责把观众逗乐了逗笑了,让人家享受了,人家给两个钱,他也能获得收入,他是出卖了自己的艺术。

    另外,他跟观众也是朋友,大家是交朋友来的,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没有说教育谁讽刺谁的,听相声图一乐呵也就是了,不然还能上天啊?

    传统曲艺里面是有劝人向善的东西,包括相声里面也有,比如劝人方,但这种东西也还是以娱乐为前提的,劝善次之,本末倒置了可不行。

    接下来的这个曲子,何向东原本就是打算拿到天津商演上来唱的,做首发,相声大会上是有开场小唱的,这个曲子当成是末尾小曲,正好收尾呼应。

    本来他也就是打算说完相声就唱的,可是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演员们迟到,演出都差点进行不下去。

    观众又是玩了命的捧场,从北京一步一坎坷来到了天津,而且今天晚上还跟发了疯一样捧着自己,听了整整一晚上呢,返场二十多次,试问相声界谁还能如此啊?

    遇上了这么捧的观众,真是说死在台上都值了,没有君子不养艺人,有这么好的观众,夫复何求啊。

    何向东也有些动情,他本来就是性情中人:“节目最后一首小曲献给现场所有的观众,感谢诸位衣食父母如此支持我们向文社,能给你们说相声,是我何向东的荣幸,你们是天底下最好的观众,感谢诸位。”

    何向东一躬而下。

    台上所有演员齐齐而躬。

    “好……”观众席上顿时便爆发了震天响的叫好声。

    何向东认为他的观众是天底下最好的观众,可他的观众何尝不是认为何向东才是全世界最好的艺人呢。

    其他的演员明星有哪个像何向东这样尊敬尊重观众的啊,那些人都恨不得当观众的父母了,也只有何向东真真切切是把观众视作了衣食父母。

    所以他们今天能有如此表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台下,还有没走的媒体朋友们也很是感慨,何向东跟他们接触到的艺人是真的不一样。天津电视台广播台也都在录着像呢,这场商演到时候也是要播出的,他们现在是充着电录得,因为摄像机都快没电了。

    何向东在台上说道:“我们张先生写的这首《大实话》,献给所有的朋友。”

    张文海点点头,侧过了身子,大实话其实原本是个相声段子,张先生在参考了文王卦、公道老爷劝善歌等一系列曲子之后,把这个段子给整理成曲子了。

    整理成曲子就整理成曲子吧,关键稀奇的是他这首曲子居然还可以配上捧哏,这就有意思了。

    何向东把扇子拿在手上,调门非常高,唱道:“说天亲。”

    张先生顺势捧了一句:“诶,天亲。”

    何向东一摇头:“天也不算亲,天有日月和星辰呐。日月穿梭催人老,带走世上多少的人。”

    “好……”观众大声鼓掌叫好。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啊。苟启福就给吓一跳了,这首曲子确实好听啊,很有感染力啊,而且很通俗,通俗就容易被观众接受和喜欢。他把目光投在了张文海身上,这人大才啊。

    何向东接着往下唱:“说地亲。”

    张文海捧道:“哎,地生万物。”

    何向东却摇摇手:“地也不算亲。”

    张文海问道:“怎么呢?”

    何向东唱道:“地长万物似黄金呐。”

    “是啊。”

    何向东苦笑一声,唱道:“争名夺利多少载啊,看罢新坟看旧坟。”

    张文海也捧着说:“是啊,难逃名利啊。”

    何向东再唱:“说爹妈亲。”

    张文海道:“父母啊。”

    何向东唱:“爹妈可不算个亲。”

    “怎么呢。”

    何向东唱:“爹妈不能永生存啊。”

    “这不假。”

    何向东唱道:“满堂的儿女留也留不住,一捧黄土雨泪纷纷。”

    张文海叹声道:“是啊,都得走。”

    何向东唱:“说亲戚亲。”

    张文海捧道:“诶,到亲戚了。”

    何向东却又摆手:“亲戚不算亲。”

    张文海问道:“为什么呢?”

    何向东唱着解释:“你有我富才算亲,有朝一日那日子过穷了。”

    张文海问道:“怎么样。”

    何向东唱着说:“富者不登穷家的门。”

    张文海解释道:“这是嫌贫爱富。”

    《大实话》是唱曲,可也跟相声类似,有唱有捧,有问有答,又好听又好玩,倒是蛮有意思的。

    大实话的形式也跟公道老爷劝善歌比较类似,公道老爷劝善歌是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劝善下来的,大实话是一个身份一个身份说下来的。

    何向东再唱:“说朋友亲。”

    张文海捧道:“哎,到朋友了。”

    何向东唱道:“朋友可不算亲。”

    张文海问道:“这怎么呢?”

    何向东唱:“朋友本是路遇的人呐,人心不足这蛇吞象啊,朋友翻脸就是仇人。”

    张文海感慨:“是啊,利欲熏心啊。”

    何向东唱:“说哥们亲。”

    张文海帮着解释了一下:“哎,这是家里兄弟。”

    何向东唱道:“不算个亲呐。”

    张文海问道:“这怎么呢?”

    何向东唱道:“吵吵闹闹要把家分,兄如豺狼弟似猛虎,弟兄翻脸狠上三分。”

    张文海应了一句:“就是那么点拆迁费给闹得哟。”

    “哎?”何向东扭过头看张文海。

    观众瞬间被逗笑了。

    张文海还很无辜道:“你琢磨这个理儿是不是。”

    何向东没理他,张先生就是个碎嘴子,他接着唱道:“说丈夫亲。”

    张文海道:“两口子。”

    何向东唱道:“不算个亲。”

    张文海讶异道:“这都还不算亲啊?”

    何向东唱着解释:“背着妻子外面找情人,沾花惹草得下了病,回家之后还得闹离婚。”

    张文海道:“嗨,这能不离吗?”

    何向东唱道:“说媳妇亲。”

    张文海点点头:“女的这头好一点。”

    何向东又唱:“不算个亲。”

    张文海惊讶问道:“哎,这怎么了?”

    何向东唱道:“背着丈夫外面找情人。”

    张文海恨恨道:“嘿,我最恨这路人了。”

    何向东唱道:“她跟小白脸俩人嗯嗯哼啊。”

    观众笑了。

    张文海似笑而非道:“还嗯哼。”

    何向东却唱道:“全忘了张文海的那点好啊。”

    张文海傻眼了:“啊?我媳妇啊?”

    “噫……”台下好一阵起哄。

    何向东坏笑一下,接着唱:“说小蜜亲。”

    张文海高兴了:“这个好,你一提这个我浑身都舒坦了,感觉都年轻了好几岁。”

    “哈哈……”全场哄笑。

    何向东也在笑,等观众笑完了,他却傻住了。

    因为他忘词了。

    他居然被张文海给捧的忘词了,他从艺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按说放在平时也不会如此的。

    主要是今天太累了,他这里面说了六七个小时了,体力脑力都到了极限了,所以反应跟不上了。

    被张文海这么一逗,悲剧就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