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六百六十章 范文泉的预言
    观众也来了精神了,一听有曲子听,大伙儿都活跃起来了,在很多观众心里向文社才是说传统相声最正宗的相声班子。

    现在说传统相声的班子也不少,可不只有向文社一家,尤其是今年向文社走红之后,这说传统相声的班子可就越来越多了。

    可观众们心目中排在第一位的还是向文社,这里面起了很大功劳的就是向文社唱的小曲小调。

    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看上去非常简单,会说中国话的人都能说。给一段传统相声的词儿,街上随便拉两个人,照着词儿一念,这都能说。

    说话这玩意好糊弄,是人都能说,而且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艺术这个东西是没有评价标准的,观众说你这个相声说的一点都不好笑,人家跟你来一句,相声是一门讽刺的艺术,不能用好不好笑来评判,你再还能说什么。

    所以单纯靠说的相声,容易糊弄,看上去好像都挺厉害的,都很有能耐。

    但是唱曲不一样,这是得见真功夫的,传统戏曲曲艺非常难唱,唱现代歌曲倒是简单了,唱点戏曲曲艺,你随便抓十个相声演员,有九个半得哭出来,这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了的。

    用现代化一点的词汇来说,唱曲大大提升了向文社的逼格,而且他们还经常整理出快要失传的段子、小曲小调,这逼格就更厉害了。

    所以很多观众就认为向文社才是传统相声的代言者,就这么厉害。

    自从薛果加入向文社,张先生就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整理失传的段子还有小曲小调上面了,正经演出反倒是很少了。

    今天这曲子就是他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今天是首秀。

    何向东继续道:“现在也六点好几了,等咱们唱完这段儿呢,大伙儿也就可以出去吃早饭了。”

    台下顿时响起了不情愿的声音。

    何向东当时便道:“昂,好好好,请我吃早饭是吧?好的好的,可是我恐怕没时间啊,不然你们把早饭钱给我也是一样的。”

    观众被逗笑了。

    张文海也笑了,拦着何向东道:“您这就不像话了啊,怎么还直接要钱呢。”

    何向东还一本正经道:“不能辜负观众的好意。”

    张文海笑道:“说的也是,记得把给我的那份早饭钱留出来啊。”

    何向东指着张文海哈哈大笑。

    台下也是笑作一团。

    苟启福双眼泛着血丝,但是瞪得特别大,他是从开场一直听到现在,一直没肯走。

    何向东对观众说道:“这样吧,我们把后台演员们都叫上来跟大家伙儿见个面吧。来来来来,都出来吧。”

    后台一众演员们都出来了,在后面站成一排,何向东给观众一个一个介绍过去。

    这里面有资深演员,名家大腕儿也有,像顾柏墨这样的文哽巨匠也有,但是最受观众喜欢的还是何向东的大徒弟陈军。

    这一点从观众的掌声和叫好声中就可以听得出来,陈军这孩子相声火候还是很嫩的,但是这台缘儿倒是好的很啊。

    何向东把向文社后台演员们都介绍一遍给观众认识了,高刚龙就在上场门看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他还是学徒,不是演员,从来都没上过场,跟他一起来的陈博现在也在台上了,他师父还在拿陈博的名字打趣,他心中就越发难受了。

    他多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天像他们一样站在舞台之上啊,接受那么多观众的掌声,可是自己现在却是这副样子。

    高刚龙蹲了下来,心疼地抱住了自己,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

    “爷们儿,躲这儿哭呢。”

    一听声音,高刚龙迅速擦擦眼泪,低着脑袋,不敢抬头,他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他的范师爷,范文泉。

    范文泉没上台,他现在比张文海还不管事呢,张文海偶尔还上台一下,他现在就基本不上台了,他所有精力都放在下一代的教育上面了。

    反正向文社的孩子多,所有向文社的孩子进来,第一个给他们开蒙的就是范文泉。

    这些孩子的情况,范文泉是最清楚不过的,当时范文泉就道:“干什么呢,一个大男人蹲在地上,不嫌丢人的慌,快起来。”

    高刚龙倒是也听话,扭扭捏捏就起来了。

    范文泉是老成精的家伙了,哪里不清楚高刚龙的想法,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怎么?眼瞧着台上面没你,这心里不舒服了吧?”

    高刚龙低着头,不说话。

    范文泉道:“不舒服也没用,能上台的都是演员,想上台啊?抓紧努力吧。”

    高刚龙嗫嚅道:“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我真的学的很慢啊,他们都会了,我还不会,他们都还笑我。”

    范文泉摇摇头:“这么大一个人了,脸皮怎么这么薄啊,说相声啊,就得臭不要脸一点,要脸可不成啊。”

    高刚龙低着脑袋,还被范文泉逗笑了一下。

    范文泉道:“说相声呢,得有一个开窍的过程,有些人开窍的早,所以学的也快,也有那个开窍晚d,属于大器晚成类型,你呀,身上有股子说相声的劲儿,就是还没开窍呢。”

    高刚龙终于抬起来头,呆呆地看着范文泉,问道:“师爷,那怎么才能开窍啊?”

    范文泉看着高刚龙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说道:“那谁知道去啊,就你那亲师爷,方文岐,他开窍就晚。嗬,小时候别提多笨了,经常挨师父揍,每次都是我护着他,说相声都说好些年了,都没点能耐,这就是属于大器晚成型的。你呀,别着急,好好学,你师父是个有本事的人,平时多去请教伺候着,老没眼力见儿,你这孩子。”

    高刚龙脸一红:“师爷,您真的觉得我适合说相声啊?”

    范文泉盯着高刚龙的眼睛,微微一笑,正经说道:“保不齐啊,你说不好还是何向东徒弟里面最有出息的一个。”

    听到这话,高刚龙眼珠子都瞪大了。

    而台上,相声大会末尾的曲子也要唱响了。